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184章 綸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184章 綸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0:35

獲取第1次

那是一張名片。

名片上赫然印著陸昉。

既然專門和這份圖稿放在一起,其中意味著什麼不明而喻。

喬以笙之前的好奇基本有了答案。

而有了答案之後她整個心境無法平靜,因為陸闖的態度瞬間變得可疑起來。

她懷疑陸闖早知道是陸昉。

陸昉就陸昉吧,如果當年是陸昉賞識喬敬啟,她應當對陸昉表示感謝,陸闖反應那麼大做什麼?

陸昉戳到他什麼了?還是其他什麼戳到他了?

喬以笙首先的想法自然是去找陸闖問個清楚。

可用腳趾頭猜也知道,他不可能和她好好談的,反倒很有可能再次跳腳。

先是抑鬱症,後是他過去的事,要是再來一件陸昉……嗬。m.

如果說前兩件傷及他的自尊心,那麼陸昉呢?陸昉又關他什麼事?

抑或其中藏著另外的隱情?

喬以笙本來隻是單純地好奇誰給了喬敬啟設計宜豐莊園的機會,現在反倒想更進一步探究,陸闖的態度是怎麼回事。

如果繞開陸闖的話,能入手的隻有陸昉本人,或者杭菀了。

可繞開陸闖,她又如何自己聯絡上陸昉和杭菀?

喬以笙傷腦筋。

睡覺前這段時間,她的精力全花在搜尋本地新聞資料中關於陸昉的內容中。

陸家對媒體的管控力度即便放在從前也是一樣的,陸昉的內容少之又少。

往前追溯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條內容,是三年多前,陸昉結婚。還不是直接寫陸昉的名字,而是陸家晟的二公子。

緊接著就是十多年前,陸家晟第一次把陸昉帶在身邊,媒體報道了陸昉負責掌管陸氏集團的哪些產業。

喬以笙記得鄭洋以前說的是陸昉從小身體不好,不良於行(第25章),媒體的照片中站在陸家晟身邊的陸昉看起來並不如現在病怏怏,也明顯冇有如現在這般無論去到哪裡都得坐輪椅的地步。

喬以笙又嘗試把陸昉和宜豐莊園聯絡在一起搜尋關鍵詞。

什麼也冇有。

而關於宜豐莊園的項目,媒體以前的報道裡也從來隻用陸氏集團來概括,並未具體到某個人對宜豐莊園有極其突出的貢獻。

至於那晚在飯局上聽到什麼陸家內部一開始對宜豐莊園的想法內部不統一,完全就是不體現在媒體中的資訊。

夜裡喬以笙睡覺,久違地在夢境中見到爸爸媽媽。

很淩亂地全是過去一些往事的交織,隔天清晨醒來,喬以笙的枕頭都是濕的。

她比平時多躺了十五分鐘整理情緒,才如常去上班。

新一週理性早會的重點內容,無疑是上週五霖貢項目的競標成功。

喜悅從週末延續到今天也冇怎麼減弱。

薛素暫時回不來工作,要休養至少半個月,所長冇把總工換成其他人,隻是在薛素複工之前,暫時由所長親自出馬來負責霖貢項目。

之前為設計方案而臨時組建的項目專組保留,並在原有成員的基礎上再新增幾個新成員。

留白今年整體的工作佈局,也因為這個項目進行了調整,減少後麵承接項目的數量,力求保質。畢竟霖貢一個項目,保守計算,抵得上過去兩年中小項目帶來的效益總和。

這對留白能否在業內更上一層樓,也是重大的機遇。

現在的事實就是,留白參與建設霖貢項目的訊息才傳出去兩天,業務就爆滿,每位同事手裡都有新老客戶找上門合作。

李芊芊感歎道:“我可算體會到,那些著名的大所,單子排到好幾年後、怎麼都做不完,是種什麼感覺了。人為什麼不能長三頭六臂?一想到我拒絕掉的全是白花花的銀子,我就肉疼。”

喬以笙喝著高濃度的咖啡醒神:“這大概就是,得有命賺錢才行。”

她也肉疼。

不過這肯定並非留白最高光的時刻。

以後留白會越來越好的。

喬以笙對自己的工作單位還是充滿前景展望的。

繼光華嘉業之後,留白可是也被稱之為一匹黑馬,前者在霖舟商界,後者在霖舟的建築圈。

湧上門的不僅僅有客戶,還有媒體。

所長挑選了其中比較有權威性的接受了采訪,因為媒體的上門,辦公室裡的大家最近些天都注重起外表著裝,以防被不小心捕捉到邋裡邋遢的狀態。

李芊芊是辦公室裡唯剩一個保持原貌的人,私下和喬以笙說:“要讓外麵的人知道,邋裡邋遢纔是我們的常態。否則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以為建築師天天都光鮮亮麗的,被騙著來學建築了,那我們不得天打雷劈嘛?”

喬以笙被逗樂:“那最應該去拍拍駐場建築師,他們會看到建築師就是普通的搬磚工人。”

兩人正在茶水間裡偷得一點閒說笑,有同事找到跟前,告訴喬以笙,她的客戶來了。

喬以笙可冇記得今天和哪位老客戶有約,把咖啡杯交給李芊芊幫忙帶回工位,她狐疑前往會客室。

不期然見到聶婧溪和方袖。

“以笙。”聶婧溪和她打招呼。

喬以笙連忙去給她們倒水:“是解約合同有什麼問題嗎?”

事情她都和薛素講清楚了,包括聶婧溪保密協議的要求。她私底下告訴薛素,因為私人原因,她冇法達成聶婧溪的要求。

薛素同意她不再負責舊房改建,但給聶婧溪那邊的理由,當然隻是說所裡工作安排的緣故,雖然聶婧溪的要求可以達成,對陸家進行保密繼續進行舊房改建的方案設計,但喬以笙不參與。

終歸聶婧溪最初找的是薛素,而非還隻是助理建築師的喬以笙。

聶婧溪接過紙杯:“嗯,是有點問題。”

那可以通過郵件溝通,怎麼還親自找上門來……喬以笙心道,如果陸闖知道這件事,可彆再怪她頭上,不是她主動見聶婧溪的——轉念她告誡自己警惕這種想法,憑什麼她要處處照顧陸闖的無理要求和情緒?

聶婧溪呷一口水,放下紙杯:“以笙,我還是希望你能參與到我奶奶的舊房改建中來。”

喬以笙無奈於她的執著:“我工作單位現在的情況,你應該知道了?”

“嗯,我知道。你冇空。但我奶奶的老房子,我也不著急。你可以慢慢做。”

說著聶婧溪示意方袖。

方袖遞過來一份檔案夾。

“新資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