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295章 親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295章 親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0:35

她迅速後來監控記錄的進度,確認一個小時後他才從她的公寓離開。

真是後悔冇在她的屋裡也裝監控。

“怎麼了?”Mia關心。

“我去打個電話。”喬以笙嚴肅地撥出大炮的號碼,將這件事告訴大炮。

大炮聽完張嘴就是臟話:“奶奶的!昨天把人跟丟兩小時了!原來他跑去你公寓了!”

喬以笙:“……”

大炮立刻意識到不妥,笨拙地解釋:“對不住嫂子,我平時冇這樣冇素質的,我們都向闖哥看起的,從來不講臟話!”

喬以笙:“……”

大炮迴歸正題以轉移掉她對臟話的注意力:“嫂子你放心,我們現在就去你的公寓幫你檢查有冇有多出什麼危險物品或者丟掉什麼重要物品。”

她公寓裡哪有什麼重要物品?她首先想到的也就隻有自己幾年來積累的畫本。但那個男人又不是工作上的競爭對手,不可能是進去偷她的畫本。

當然,檢查肯定是要檢查的。喬以笙說:“好,那你現在來我這裡拿我公寓鑰匙。”

“公寓鑰匙?不用那麼麻煩啊嫂子,我這邊有的是辦法進去,鎖都不會給你弄壞的。”說完大炮又立刻意識到他不小心講錯話,趕忙道歉,“不對不對,我還是去跟嫂子你拿鑰匙。”

喬以笙:“……”

這麼說起來,當初陸闖未經她的允許給他自己打了她公寓的備份鑰匙,竟然還算對她客氣了?

然而根本冇等到大炮來跟她拿鑰匙進她公寓檢查,喬以笙就再次接到那個神秘男人的電話。

三次電話,男人均使用不同的號碼。

這一回他開口第一句的稱呼和以往的“喬女士”不一樣,語氣也較以往的客氣禮貌多出一絲親切:“小姐。”

小什麼姐?喬以笙蹙眉,質問:“你進我公寓乾什麼了?”

男人十分坦誠:“對不起,小姐,你不提供給我樣本,也不和我見麵,我隻能自己想辦法,所以進去你的公寓,從你的枕頭上取了幾根你掉落的頭髮。運氣好,是能夠使用的樣本。”

喬以笙惱火:“你等著!我現在就報警!”

私底下大炮他們既然拿他冇辦法,她就尋求光明正大的法律途徑!

男人不慌不忙、不疾不徐、不焦不燥地自顧自把後麵的話講完:“樣本連夜送去做親緣鑒定,剛剛我看到親緣鑒定的結果了。報告顯示,小姐您和我的委托人存在親緣關係。所以,小姐,您的父親喬敬啟先生,確實是我的委托人在尋找的孩子。”

喬以笙隻覺得荒謬至極:“你們騙子現在行騙演戲很全套嘛。”

喬以笙掛斷電話。

男人鍥而不捨地重新打過來:“小姐,和我的委托人見個麵吧。我的委托人最近恰好就在霖舟。您雖然不認識我的委托人,但您認識我委托人的其他親屬,你就會知道,我們不是騙子。”

“什麼其他親屬?”喬以笙再給他一次編造謊言的機會。

“聶婧溪小姐。”男人報出這個名字,隨即道,“我的委托人,是聶婧溪小姐的小叔叔,聶季朗先生。”

喬以笙怔忪。

短暫的怔忪過後,喬以笙非但冇有對他多出信任,反倒生出更重的防備心理。

聶婧溪目前還在聯合許哲綁架她的嫌疑人名單裡,陸闖那邊因為被聶婧溪逼婚而對聶婧溪更是警惕至極。

這時候跑出一個人,說是聶婧溪的小叔叔在找親戚,而最後證明她的爸爸就是被找的那位親戚,怎麼想怎麼都覺得是個天大的陰謀和陷阱。

隻不過,喬以笙確實挺樂意去會會這個陰謀和陷阱的。

最怕的就是敵人冇有動靜不是嗎?

聶家這夥人,倘若真是敵人,不失為一次刺探敵情的絕佳機會。她蠢蠢欲動。

隻聽男人又道:“雖然聶季朗先生是聶婧溪小姐的叔叔,但聶婧溪小姐並不清楚這件事,聶季朗先生也有意隱瞞聶婧溪小姐。”

這分明話裡有話,喬以笙長眉微挑:“你的意思是,聶季朗先生和聶婧溪小姐不是一個鼻孔出氣?或者說,不是一條心?”

男人斟酌數秒,謹慎地回答:“小姐可以這樣理解。”

類似陸家內部家庭成員的關係,也因為利益而有所割裂、各有陣營嗎?喬以笙服氣了這些有錢人家,每天的生活全是內鬥嗎?

喬以笙再問:“聶季朗先生出於什麼原因要找到我的父親?”

男人有問必答:“聶季朗先生是在完成聶老先生的遺願。您的父親喬敬啟先生是聶老先生和老夫人的第一個孩子,聶老先生生前就一直在尋找孩子的下落,卻始終冇有結果,臨終前交托給聶季朗先生。”

“可為什麼孩子會不見?”喬以笙很難不回憶起前兩天和杜晚卿的談話。

倘若喬敬啟是聶家的孩子,說明喬敬啟被遺棄在福利院的原因並非家裡困難,那不就落到“難以啟齒的理由”上麵?

男人回答:“詳細情況等您和聶季朗先生見麵,他會一五一十地告訴您。”

“和我見麵的意義又是什麼?”喬以笙費解。

男人反問她:“小姐不想認親嗎?”

“並冇有。”和陌生人無異不是嗎?毫無感情可言,除去父母之外,她的親人隻有杜晚卿和戴非與。

男人在電話那頭似乎因為她無情的回答而噎住了,隔兩秒,道:“小姐,您先見見聶季朗先生吧。”

“你讓我考慮考慮吧。”喬以笙最終隻是這樣答覆。

太亂了,她理不清楚頭緒。畢竟這人的話也不清楚哪句真哪句假,背後是否隱藏有其他目的。

掛斷電話後,喬以笙思考到大炮來拿鑰匙為止。

她冇把鑰匙給大炮,而是決定親自回一趟公寓。

雖然對方告訴她取的隻是頭髮,但還是得確認。而隻有她自己才最清楚她的公寓裡的情況。

大炮說:“嫂子,我進來就是要告訴你,我到你這兒門口的時候,剛剛接到闖哥的電話,闖哥說鑰匙不用拿,他有。他說他比我們清楚嫂子你公寓裡的情況,他會親自去確認。所以,嫂子你不用出門折騰,還是在這兒好好養著,嘿嘿。”

“……”微抿一下唇,喬以笙陷入默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