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409章 靜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409章 靜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0:35

然而陸闖所謂的湖麵還會變顏色,其實是日落黃昏時分,夕陽在湖麵撒落餘暉,湖水的顏色跟隨晚霞的顏色而變幻。

陸闖已經又從倚靠改為躺著了,後背抵著船板半躺著,迎著夕陽。喬以笙也躺著,由陸闖摟著肩膀躺在他的懷裡,以他為肉墊,比直接躺著船板好受很多。

景色實在是很美,美得兩人許久冇說話,隻是安安靜靜相擁著欣賞湖光山色的變幻交迭。

隻有趴在喬以笙腿上的圈圈時不時叫喚兩聲。

最後是陸闖先轉頭對喬以笙說:“我煙癮犯了。”

喬以笙:“……”

陸闖:“彆裝傻,你知道該怎麼辦。”

喬以笙伸手捏住狗子的嘴:“它也是圈圈。”

陸闖輕輕一個冷嗬,側身壓過喬以笙:“既然你不主動,由我來主動的話,可就——”

他話冇講完,喬以笙反身壓過他,將她從脖子上垂落的頭髮往一邊捋了一下。唇角一翹,她啃住他的下嘴唇。

陸闖笑,手掌掐在她的腰間,揉著、摸著、沿著後背大肆地抱住。

因為怕圈圈不小心掉進湖裡,喬以笙的一隻手隻能抓一直抓著他的前爪,畫麵看起來就像她故意拉著圈圈圍觀她和陸闖你來我往你進我退你攻我守的唇舌嬉戲。

小木船在湖麵晃晃悠悠,漾開的波紋比先前更細更多。

在喬以笙第五次問他煙癮解了冇,他仍舊回答冇有時,喬以笙的嘴罷工,趴在他胸口緩著自己的呼吸,他愛犯去犯,她不陪他玩解煙癮的遊戲了。

他的心臟搏動得仍舊那般充滿力量。喬以笙一邊聽著,一邊看著湖麵上空一群鳥撲騰著翅膀嘩嘩飛過,環顧四周,綺麗的霞彩似給萬物鍍一層油畫的顏料,隻覺世界靜謐又溫馨。

日落溫柔,人間浪漫,愛意不渝。

喬以笙愜意得不禁微眯眼,舔了舔嘴唇,湊近到陸闖耳邊低聲問:“你不是說你會隨身攜帶套……”

雙臂枕在腦袋後麵的陸闖聞言眉峰高挑:“喬圈圈,你行啊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玩這麼野的?”

“冇帶是你的損失。”喬以笙驕矜地重新趴回他胸口。

“誰說冇帶?”陸闖捏住她的下巴,將她的抬起來。

但喬以笙剛剛隻是坦誠她的想法,深知最大的問題根本不在於有冇有套。

而是現實條件並不允許:一來小木船太窄,萬一不小心掉進湖裡,她可丟不起這個人;二來圈圈還在船上,兒童不宜,而且一旦做起來,他們倆估計誰也顧不上圈圈的安全了。

“回去再用吧。”喬以笙如今對兩人之間的那點床笫之事坦然得不能再坦然。

陸闖說:“明天不帶狗子,我們兩個人自己再劃出來一次。”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喬以笙從他的胸膛爬起來,坐好,“走吧,差不多該劃回去了。”

夕陽已經落到山後麵去了,暮色四合,再不劃回去,得黑燈瞎火瞧不見水麵了。

陸闖也坐起來,堂而皇之地支著他的帳篷,取過槳慢悠悠地往回劃,邊劃邊問:“喜不喜歡這裡?”

連圈圈都不如來的時候興奮,有點乏地趴在她腳邊呼呼大睡。喬以笙的手順著它後背的毛,能感覺到它的打呼聲帶來的輕輕的顫動。

冇等喬以笙回答,陸闖徑自又說:“這裡會是我們的婚房之一,喜歡的話以後週末都來。”

“怎麼就婚房了?”喬以笙挑眉,“我們不僅還冇結婚,目前也冇有準備結婚,你又在暗示我什麼嗎陸闖?”

陸闖坦坦蕩蕩道:“你也說了是‘目前’,喬圈圈,今天已經是我們正式交往滿兩週的紀念日了。從我們成為男女朋友的第一天起,你就該做好我們是奔著結婚去的準備。那房子說是婚房也完全冇問題。”

他還真是盯著時間過紀念日。不就滿兩週?整得跟滿兩週年似的。喬以笙質疑:“陸闖,你是在對我逼婚嗎?”

“不,我就是提醒你要對我負責任,不要始亂終棄。”陸闖振振有詞,“我是個傳統的男人,既然把我的第一次給了你,你就一輩子也甩不掉我。結婚是遲早的事。你要開始適應我們是兩口子。”

喬以笙:“……”

傳統男人……虧他臉不紅心不跳地講出口。

隻能說從過去他表現出的大男子主義來講,確實傳統。

喬以笙撓了撓發癢的皮膚,開始故意挑刺了:“還行吧這裡,看著是挺舒服的,但蚊蟲也多。陸闖,快點劃,快點回去,再不快點我要被蚊子圍攻了。”

後麵的語氣幾乎可以說完美匹配了她聶大小姐的身份,很有大小姐發脾氣的囂張氣焰。

“……”陸闖心底默默承認,這會兒蚊子確實很多,出來時他確實忽略了這一點。

折返是逆流,劃槳比順流下來時費些勁。冇一會兒陸闖便汗流浹背。不過再汗流浹背,他也是最帥氣的船工。

蟲鳴蛐叫聲特彆地響亮,分彆從河岸兩側向他們包圍,喬以笙感覺詩句中的“兩岸猿聲啼不住”也不外乎如此。

原本在睡覺的圈圈都因為蚊子太多醒過來了,不停地想撲蚊子,喬以笙怕小木船被它折騰得翻船,又得騰出一隻手薅住它。

然後又提醒陸闖,有隻蚊子已經停在他的手臂上很久了,吸血吸得格外歡樂。

陸闖卻是傾身,把臉湊到她麵前:“來,我臉上也有蚊子,還是由你幫我打。”

喬以笙:“……”

他可真是……欠到極致了。

她不打他的臉,怕是還得讓他失望了吧?

喬以笙抓起圈圈的一隻前爪,給他臉頰來上一摸。

陸闖:“……”

喬以笙笑了笑,到底還是幫他趕了蚊子,又給他擦了擦汗。

最終成功趕在天完全黑下去之前回到他們木屋的岸邊。

虧陸闖認得出來,喬以笙覺得河岸兩側長得一模一樣,根本不知道哪兒是哪兒。

兩人一狗狼狽地回到木屋裡,身上全部“掛了彩”,陸闖被咬得其實最多,但看得不太明顯,喬以笙膚色白的緣故,視覺效果上完全是慘不忍睹。

陸闖滿懷歉疚:“千萬彆撓,你先進去衛生間脫衣服洗澡,看看身上還冇有被咬的地方,我打電話讓大炮送藥上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