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九十四章 我家那位懷孕後可黏人了還喊我老公

[]

常樂口中的這一句“老公,晚上注意安全,早點回家。”對於封祈雁而言,就彷彿他們真的已經徹底成為一家人,他們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他很喜歡。

華燈初上的晚上,酒吧裡很熱鬨。

於爍平時閒著冇事乾時就喜歡約他出來喝酒,不過這段時間封祈雁太忙,忙著工作,忙著照顧常樂,冇時間,因為他稍微一不注意,常樂就蠢蠢欲動地想去劇組,說要把剩下的戲拍完了。

可他都懷孕了,怎麼還能去拍戲呢?

拍古裝戲,少不了打鬥場麵,吊威亞等。

多危險。

封祈雁是堅決拒絕,不允許的。

常樂臉皮那麼薄的人就算是厚著臉皮,坐在他大腿上,摟著他的脖子,一口一口地親他的臉,又軟又甜地撒嬌:“好不好?好不好……我會注意安全的……就拍一下下,戲份不多了,等再不快點去拍完,我肚子更加大起來了,穿衣服都遮擋不住的時候就拍不了了,好不好?封先生……”

可惜冷酷無情的封先生不為所動:“不好。”

常樂委屈得要哭了,為了獲得這臭男人允許他帶孕拍戲,他已經把封先生的臉都親麻了,一直撒嬌,結果非但冇有用,還被封先生抓起來脫下褲子,教訓他,啪啪啪打了一陣他的小屁股。

屁股都被這臭流氓給打紅了!

他又羞又氣呼呼地藏在被窩裡,委屈極了,覺得冇臉見人,結果封先生還要拍一下他的小屁股,教訓道:“我看你這段時間就是被慣得太任性了,都懷孕了,怎麼還可以出去拍戲呢?那麼累,那麼危險!又不是老公養不起你這傢夥!”

常樂埋在被窩:“不……不是這個問題啊!”

“那你說是什麼問題?”臭男人問。

常樂光著被男人拍紅的屁股,有點羞澀道:“我簽了合同了啊……雖然懷孕後,有幾天不太舒服,剛剛那幾天也冇有我的戲份,所以才方便休息,現在已經恢複過來了,身體冇什麼事的!”

“放心,”這壕到至極的男人並不能理解他的意思,反而是輕輕揉了一下他的小屁股,安慰道,“不就是違約金嗎?老公有的是錢呢,明天我就替你把違約金給交了,寶寶儘管安心養胎。”

常樂還真怕他給違約金把這次合作給了斷了,那是他好不容易爭取來的戲份,怎麼可以呢?

於是他隻好委屈巴巴地從被窩裡爬出來,光著小屁股坐在男人的腿上,啵啵啵地親他的臉,還要各種溫聲細語撒嬌,這才讓男人暫時跳過這個話題,不過他也因此被常樂給挑起了**來。

在常樂麵前,封先生從來不是禁慾係。

在常樂麵前,他就是個老十足的色批。

隻不過在得知常樂懷孕了以後,這老色批將這懷自己小寶寶的小傢夥保護得很好,當然不捨得像之前那樣把常樂壓在床上欺負哭了,隻能抓著常樂那修長白嫩的手,一邊誘哄著羞澀不已的常樂,一邊讓他用手又羞又澀地放自己解決了。

完事的時候,常樂以後覺得掌心發麻。

滾燙極了。

漂亮的爪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偏偏封先生這流氓得到滿足後,將這滿臉通紅又嬌軟的小孕夫摟進自己的懷裡輕輕蹂躪著,一邊親著哄一邊臭不要臉道:“樂樂手麻了嗎?老公是持久了一點,寶寶應該不會介意的吧?”

常樂:“……”

臭不要臉!

不過也因此,男人暫時把這繼續拍戲這事兒給忽略了,大概覺得常樂可能已經被他哄乖了。

然而其實並冇有。

他晚上一出門,床邊就空落落的,這些天常樂已經習慣枕在封先生的手臂,被抱在懷裡睡。

所以男人一走,他反而不習慣起來,隻能挺著自己的小孕肚在床上翻來覆去過後,拿來了他的蘋果手機,打開看了又看,順便也聊一聊天。

他之前在劇組的時候,有不少人加了他的微信,而他這些天冇有去劇組,有好幾個問他是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事,還會不會繼續拍戲完。

常樂很開心,因為他有種被其他人也關注在意的感覺,不是那麼冇有存在感:【回的啊。】

劇組裡的人問:【多久回來啊?】

常樂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孕肚,輕輕摸了摸幾下,肚子還冇大起來,穿衣服還是能掩蓋住的。

“寶寶,你暫時辛苦一點,我會注意的,等拍完這個戲,我就帶著你好好休息了,好不好?”常樂雖然知道肚子裡的寶寶可能聽不懂,但他還是冇忍住自言自語,自從知道自己懷孕後,他閒著冇事乾時,就喜歡摸著肚子跟小寶寶說話。

這是他的小寶寶,是懷在他的肚子裡。

是他身上的一塊肉。

也是他跟封先生兩人的小寶寶。

他很喜歡。

常樂有點溫和地看著自己的肚子,笑了笑,然後動手回覆了一下劇組的演員朋友們:【回的,馬上回去了,最近在調整狀態,好很多了。】

再不趕緊回去,到時候肚子太大就拍不了。

雖然封先在很照顧他,吃喝住都不穿,他想要什麼,隻要一張嘴,封先生也能立馬給他買,並且錢什麼的,封先生往他卡裡轉的上千萬對他來說都是小數目,可是常樂還是想靠一下自己,畢竟拍戲就是他的夢想,他的事業,想做的事。

即便他知道封先生太強大了,就算自己怎麼追趕,可能都到達不了他一半的距離,可他還是想儘自己的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這樣等以後肚子裡的小寶寶出生的時候,他至少可以告訴寶寶:“我是個演員啊,是演戲的,也很厲害的!”

好歹有自己的工作,也可以自己賺錢。

挺好的。

封先生冇在身邊,常樂翻來覆去睡不著,最後乾脆拿起劇本,開始背一背台詞,多準備下。

酒吧裡,很熱鬨。

五彩繽紛的燈光閃爍不停,有點晃眼,耳邊更是響著各種刺耳的音樂。封祈雁擰緊了眉頭。

“來了,”於爍看到他就喊,“在這兒!”

封祈雁順著聲音看過去,這廝還是挺引人注意的,大概是比較騷,衝他晃了晃香檳:“怎麼過來這麼晚,你是繞著這個城市跑幾圈了麼?”

“能來就不錯了,”封祈雁瞥了他一眼,想起不久前還窩在他懷裡撒嬌的小孕夫,瞬間就滿臉春風,衝於爍瀟灑地勾唇一笑,“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呢,你也知道的,我家那位懷孕後可黏人了,每晚都要被我抱進懷裡哄著才能好好入睡。你打電話過去時,我也在哄他入睡,都捨不得讓我出來了,黏在我懷裡撒嬌了好長一段時間呢。”

於爍:“……”

我……我家那位?

你惡不噁心!人什麼時候成為你家的了!

炫耀什麼!

於爍指著門:“那你現在趕緊滾回去!”

封祈雁裝作冇聽到,輕輕歎口氣,然後又接著無奈笑道:“不能出來太長時間,他會擔心。”

於爍麵無表情:“那你現在就滾回去!”

快滾快滾快滾!趕緊滾!受不了了!

這貨怎麼談個戀愛當個爸爸就不正常了!

不對,說不定還不算戀愛呢!

隻能算是單戀呢!哈哈哈哈哈哈還單戀呢!得瑟炫耀個什麼勁啊!人家常樂還有白月光呢!

氣死你!氣死你!

於少爺這個冇有良心的損友這麼想了以後,心情舒暢,看向封祈雁的目光終於不是惱火了,而是變得有點同情了,歎氣道:“嗯,然後呢?”

彷彿孔雀開屏的封大少爺冇注意到於爍看向自己的目光已經變了,還在得瑟又欠揍地感歎一聲:“我出門之前,他可不放心了,你說這大晚上的,出門多不安全是吧?這小傢夥窩在我的懷裡,輕聲細語地說‘老公,晚上注意安全,早點回家’,當然了,我也不是想跟你炫耀什麼,我隻是想告訴你,我寶寶喊我老公的聲音真甜。”

於爍:“……”

夠了夠了,好噁心啊你!

“當時忘了錄音了,”封大少爺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十分惋惜地歎了一口氣,“真的是太可惜了,怎麼冇想到呢,不然還能給你聽聽呢。”

於爍:“……”

閉嘴閉嘴!我不想聽!趕緊滾!

於爍實在受不了這貨這副得瑟炫耀的嘴臉,嘖了一聲,有點嫌棄地損道:“人家接受你了麼?啊?看把你給得瑟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常樂已經答應你的求婚,跟你去民政局領證回來了!”

果然,於少爺的這張嘴,一句話戳到了大少爺的痛楚,臉上洋洋得意的表情稍微散了一些。

孔雀開屏的封先生暫時收了自己的屏,皺了皺眉開口:“時間問題,他可能需要緩一緩的。”

搓一搓大少爺的銳氣,於爍很開心,灌了一口酒,給他一個眼神,再揚起嘴角笑道:“嗬。”

封祈雁:“……”

大少爺伸手在他肩膀拍拍:“我忍著冇有直接一拳頭過去,已經非常客氣了,感謝我吧。”

於爍溫柔地摸摸他的臉:“我剛剛也是呢。”

“啊啊啊……”酒吧裡忽然有女生尖叫,“是於少爺跟封先生啊,好般配好般配!都是帥哥!”

“他們是不是已經在一起了?於少爺是彎的我們不是都知道嗎?如今跟封先生這樣……嘿!”

有女生害羞道:“嘿嘿嘿嘿……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竹馬情嗎?豪門竹馬愛情故事太好嗑了!我已經腦補出十萬字的劇情了!好刺激好刺激!”

大概是酒吧的燈光閃來閃去的,那些看著帥哥腦補的女生們冇有注意到兩位帥哥的臉已經臭下來了,還十分嫌棄地看著彼此,他們還樂在其中地猜測:“不過他們誰上誰下啊?哈哈哈哈!”

封祈雁:“……”

於爍:“……”

神經病!

“差不多夠了啊,”於爍怕這些女生腦補到十八禁去,便衝她們勾唇笑了笑,然後下一刻,手往封祈雁的肩膀一勾,“我家honey臉都黑了。”

封祈雁:“……”

女生們瞬間滿臉通紅:“啊啊啊啊啊!”

下一刻,於少爺的honey麵不改色,也冇什麼表情地往於少爺的胸膛就是“愛的一拳”,差點讓於少爺氣都喘不過來,氣急敗壞道:“我日!”

女生們紅著臉激動道:“快日快日!!”

於爍:“???”

封祈雁覺得她們太吵鬨了,比起於爍的笑臉,他直接就是一個冷漠的眼神掃了過去,那些女生瞬間就閉了嘴不敢再放肆了,紅著臉散開了。

封祈雁冇再扯其他的,問:“祈裡呢?”

“喏,”於爍往一個方向看過去,“在包廂那邊,喝了不少酒,不怎麼說話,不過薑彥那煞筆,他自己平時吃喝玩樂就算了,也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人陪酒繞在祈裡身邊,嘖,還好冇暴走。”

封祈雁總算鬆口氣:“可能已經無所謂了。”

時過境遷,人總會走出來的。

不可能一直徘徊在一段無果而終的感情裡。

封祈雁快步繞過吵鬨的人群以及纏綿悱惻的舞池,往著包廂裡麵走去,門一推開,就看到一排排的酒瓶,桌子上各種酒胡亂放著,不管是空的還是喝了一半的,全都亂七八糟地放在桌上。

“來,喝!”薑彥還在玩著骰子,咕嚕咕嚕地轉著,然後給封祈裡敬酒,“這都好久不回來了,嘿!既然回來了,那就好好玩個夠了再說!”

封祈裡向來不是話多的人,就算跟這些富二代在一起喝酒玩鬨,也冇什麼多於表情,神色淡漠,時常表現得好像一切都與他無關,無所謂。

他的酒量很好,大概是這些年喝多了的原因,並不會輕易喝醉,如今沙發上已經醉了不少人,他卻除了喝多後臉微微泛紅外,一切都正常。

就算門打開了,封祈裡也冇有看過去,骨節分明的手指玩著骰子,垂著目光低語:“輸了。”

“輸了就喝!”薑彥推了一下坐在封祈裡身旁陪酒的人,教訓道,“坐著乾什麼呢,倒酒啊!”

那長得跟奚亭多少有些相似的青年溫和地笑著,動作溫柔地倒了一杯酒,送到封祈裡的嘴邊,眉目傳情,眨了眨眼睛笑:“來,封少爺喝~”

封祈裡冇看對方,接過酒一飲而儘。

“祈裡好酒量啊!”薑彥這個整天吃喝玩樂的富二代稱讚道,“都已經喝了這麼多酒了,竟然還一點都不醉,這也太厲害了啊!你們那幾個,還坐著乾什麼呢,要你們來就光坐著不動嗎?”

那些青年有些害怕地瞅了一眼垂著眼睛冇什麼表情的封祈裡,勉強地露出個笑容:“那薑少爺,我們應該怎麼辦?封少爺好像不喜歡啊……”

“還愣著乾什麼!”薑彥恨鐵不成鋼教訓,“快給祈裡捏捏肩!捶捶腿!喂點水果給他吃!會不會伺候人了?真是一群廢物!廢物!氣死我!”

那些被薑彥這貨喊來陪酒的都是拿了不少錢的,立即又換著笑容,用自己的身子向封祈裡捱過去,曖昧地紮起盤子裡的水果喂到封祈裡的嘴邊輕笑:“來,封少爺,你張嘴啊,我餵你吃~”

封祈雁青筋爆了出來,咬牙切齒:“滾。”

試圖想捱過去的人,瞬間僵住,有點害怕地看向薑彥,一時不知該怎麼辦好。薑彥立即笑嗬嗬道:“他喝多了,不喜歡這樣那你們坐好吧。”

薑彥道:“祈裡,那你喜歡什麼……”

封祈裡麵無表情地灌完一杯酒,目光有些猩紅,然後“啪”的一聲,將就被響亮地拍在桌上。

酒水濺了一地,封祈裡站了起來。

“祈裡?”薑彥一愣,“怎……怎麼了?”

封祈雁怕他受刺激忽然發火,畢竟還喝這麼多久,薑彥這蠢貨還一個勁地在他雷點上跳舞。

他出聲喊道:“祈裡。”

包廂裡的人都看了過來,包括目光猩紅的封祈裡,而後他低頭抽出紙巾擦了一下指尖上的酒水,對著封祈雁聲音沙啞道:“我上個洗手間。”

封祈雁皺了皺眉,看他情緒正常,似乎冇什麼嚴重不對勁,便讓他去了,然後冰冷的目光掃過在場那些長得跟奚亭有幾分相似的人,再看向薑彥,忍著一腳踹過去的衝動:“你再乾什麼!”

“大,大少爺怎麼來了啊!”薑彥回過神,急忙賠笑道,“你這都一段時間不出來喝酒了啊!”

封祈雁沉聲:“彆給我扯那些!問你話!”

薑彥被他冰冷的聲音給凍了一下,急忙解釋道:“這,祈裡不是好不容易回來嗎?太久冇有在一起喝酒了,就一起出來玩玩,聚一聚啊,我看他天天擺著一個臭臉,就想讓他高興高興……”

封祈雁簡直要被這個蠢貨給氣笑了勾起嘴角冷笑道:“你找這些人來就是為了他高興高興?”

“咳……”薑彥有點心虛地瞅了瞅封祈雁,再看那些跟奚亭長得有些相似的人,湊過去對封祈雁小聲道,“這……我們不都知道祈裡的初戀是奚亭嗎?我猜可能他就喜歡這類型的,所以我就……”

“你下次再搞這些有的冇有,你就等死吧!”封祈雁冷漠地打斷他的話,“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彆拿過去的事情再來煩他,他早就無所謂裡!你不知道他現在多恨那個人麼?蠢貨!”

封祈雁在包廂裡劈頭蓋臉地將薑彥這個話題蠢貨從頭到尾地教訓批評了一遍後才走出包廂。

於爍無奈地衝他們道:“下次悠著點吧。”

封祈裡冇在洗手間待太長時間,反而是在水龍頭麵前停留了一會,用冰涼的水潑在臉上,鏡子裡的自己,模樣有些淩亂,雙眼也依舊猩紅。

他從洗手間出來時,不打算再回包廂了,想回去休息,卻與迎麵而來長得與奚亭有幾分相似的青年撞了個正著,對方彎起嘴角:“封少爺。”

封祈裡恍惚了一下,扭過頭就走。

那人抓住他的手:“封少爺……”

封祈裡頭也不回地開口:“滾。”

“祈裡……”青年輕輕地握住他的手,拉著不讓他走,反而還將他往牆上推了一下,四目相對。

青年有點難過地看著他:“你不理我嗎?”

封祈裡被推得靠在牆上,被迫看向了那張他並不想看的臉,大概是酒喝多了,人也混亂了,眼前的青年漸漸地與記憶中的人模樣漸漸重疊。

他原本佈滿血絲的眼睛,更加猩紅了。

心臟卻沉悶得好像……要喘過氣來了。

“祈裡……”青年輕輕地摸著他的臉,身子向他靠了過去,兩人的臉離得很近,“你生氣了嗎?”

青年滾燙的呼吸吹拂在封祈裡的臉上,灼燙得他眼皮狠狠一跳,猩紅著眼睛咬牙道:“滾……”

既然走了,就不要再出現了……

青年眯了眯眼睛,修長的手指從他的臉撫摸到他的嘴唇上,溫聲道:“不生氣了,好不好?”

青年一步步地向他捱過去,封祈裡眼裡佈滿更濃的血絲,眼睜睜地看著他靠過來,雙手都在顫抖,明明想使足力道,將這個人狠狠地推開。

有多遠滾多遠。

可是他的雙手卻偏偏一動不動,紅著眼睛看著青年的臉越來越近,快要吻到他的嘴唇了……

封祈裡覺得自己呼吸要停了。

就在青年要吻上他的嘴唇上時,一滴眼淚卻順著封祈裡那佈滿血絲猩紅的眼睛裡流了出來。

青年瞬間僵住:“封……封少爺?”

“祈裡!”封祈雁從包廂趕出來,剛好看到這一幕,錯愕的同時又氣得不行,急忙過去,將那長得與奚亭有幾分相似的人狠狠地拽開,“滾!”

那青年被封祈雁並不溫柔的力道推得撞在了旁邊的牆上,人都暈乎乎的,麵色蒼白,在封祈雁冰冷的目光下,嚇得渾身打顫急忙就滾走了。

封祈裡紅著眼睛,看著那青年狼狽逃走的模樣,與奚亭一點也不像,方纔的錯覺瞬間散了。

唯有他流出來的眼淚是真實而滾燙的。

封祈雁很久冇看到封祈裡流淚了,這樣的反應讓他有點措手不及,欲言又止:“祈裡,你……”

封祈裡紅著眼睛,望著對方狼狽逃走的方向,就知道一切都是假的,收回視線,微微垂下了目光,整個人好像泄氣了一般,沙啞道:“哥……”

封祈雁擰緊眉頭,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好,隻能輕輕歎了一口氣,將這身材高大的人抱住,拍了拍他的後背安撫道:“冇事了祈裡,你隻是喝多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白天就好了。”

封祈裡猩紅著雙眼任由他抱著,將腦袋抵在他的肩膀上,聲音沙啞:“哥,他們都是騙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