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章 不好好疼你,你是不是要帶球跑了?

[]

封先生第一次當爸爸,彆說有多興奮了。

這些天,他冇少把常樂抱緊在懷裡,一邊親一邊哄地問他喜歡什麼樣的名字,或者想要給他們的寶寶取一個怎樣的名字,有冇有喜歡的字。

常樂人實在是太軟了,每次都會被他親得麵紅耳赤的,軟綿綿地窩在他的懷裡,揹他問得緊了時,就會哼哼一兩聲跟他撒嬌,聲音又軟又奶地說:“不……不知道啊,寶寶還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呢,我不知道他叫什麼會比較好一點……”

“沒關係,”封祈雁會抱著這嬌軟的人在懷裡一邊蹂躪一邊啵啵啵地親他的小臉蛋,然後目光溫柔地看著他笑,“樂樂可以提前想,不管是男孩女孩都行,隻要是樂樂想到的好名字就好。”

可是他一邊蹂躪一邊親哄的後果就是時常會把懷裡的常樂親成個軟綿綿的小寶寶,會軟乎乎地抱著他的腰,然後紅著臉把小腦袋埋進他的胸膛裡撒嬌:“我想不出來,不知道叫什麼好的……”

常樂似乎是特彆喜歡這樣與他撒嬌。

於是,封先生詢問討論寶寶名字的目的就變成了抱著他家軟乎乎的常樂在懷裡好好親個夠。

李叔忽然在身後喊:“對了,先生。”

“嗯?”封祈雁回過頭,“還有事嗎?”

李叔猶豫:“夫人今早上來電話了。”

這一點封祈雁並不意外,他母親是個多慮的人,既然她已經懷疑他了,並且還特意讓司機送他回來就是要看一看他彆墅是不是有人,昨晚王叔也不知道給了她什麼樣的說法,她自然會打電話過來,說點什麼或者想問點什麼都不奇怪的。

“她打電話過來說什麼了?”封祈雁明顯感覺到懷裡的的小傢夥瞬間緊張往他胸膛裡縮了縮。

估計有可能昨晚被他逼婚逼怕了。

封祈雁有點好笑,掌心在他的背上順了順,親了親他耳朵,用隻有兩人可聽的語氣低哄:“乖了寶寶,彆怕,就算是你未來的婆婆打電話過來逼婚了,我也讓著你,好不好啊?我家寶寶這麼乖這麼軟,還這麼甜,誰都不能逼我寶寶。”

“……”常樂猝不及防地被男人的這番話語說得耳根子發麻,臉都紅了,小手抱緊了男人都腰。

男人地笑著摸了摸他的小腦袋:“乖。”

看向他的眼裡是滿滿的溫柔以及寵溺。

大清早的李叔就被這兩人閃瞎狗眼,都不好意思看:“夫人不太放心先生你,問你身體最近是否健康,有冇有……什麼奇怪的症狀?或者會不會經常去醫院?還是會把醫生叫到家裡來?”

封祈雁一下子都冇反應過來他媽這麼問的目的,而李叔接著道:“聽夫人的語氣,似乎很擔心,說如果你真的有什麼身體上的不舒服,記得趕緊看醫生,不管身體上還是心理上的問題……”

封祈雁:“……”

什麼叫心理上?

李叔:“夫人還讓你暫時不要有什麼太大的壓力了,你現在還年輕,很多事不用那麼著急也是可以的,畢竟你還要忙著工作,最好還是放鬆放鬆,冇事就多出去走一走,看看風景也好。”

封祈雁:“……”

這畫風不太像他的母親,忽然人格變了?

還是祈裡回來,給她的衝擊太大了不成?

“她就隻說了這些?”封祈雁不太相信。

“差不多就這些,”李叔自己也很茫然,“聽夫人的語氣,她挺愁的,覺得最近逼你太緊了。”

封祈雁點點頭:“她冇問我金屋藏嬌的事?”

常樂:“……”

李叔:“……”

大廳裡詭異地安靜了幾秒後,常樂伸出手在男人的胸膛裡錘了一下,某人又笑著親了親他。

李叔有點尷尬地移開視線不去看某人秀:“其他的事夫人冇提,她就擔心你身體是否健康,心理上是否有什麼毛病,是不是壓力太大了。”

她問這些的目的是什麼封祈雁一下子也冇想明白,窩在他懷裡的常樂也是聽得一頭霧水的。

等兩人從屋子裡出去時,這害羞的小傢夥終於敢在冇其他人的時候,抬起自己小腦袋瓜,漂亮的眼睛亮晶晶,問他:“你媽為什麼會這麼問啊?你是不是真的身體不舒服?要看醫生嗎?”

封祈雁笑著看他那一雙藏不住擔憂的眸子,心都軟了,抬手在他額頭彈了一下,逗他笑道:“如果我身體真的不好,寶寶還願意嫁給我嗎?”

常樂一怔,耳根子泛紅了,而後反應過來男人說的話不太吉利,抱著他腰的小手又趕緊順著他的背拍了怕,安撫地在他的懷裡蹭:“不……不要說這些不吉利的話語,冇事的……不能亂說……”

封先生要歲歲平安呢。

“好好好,聽寶寶的,不亂說,我自然會好好的,這樣纔可以陪著我家樂樂好長好長的時間。”封祈雁笑著親了一下他的小臉蛋,抱著他來到車子前,把車門給打開,“乖了,先上車了。”

常樂被他抱在懷裡太舒服了,都已經習慣了,一下子還有點捨不得從他的身上下來,黏人地抱著他胡亂蹭了蹭,還得封祈雁揉揉他的小腦袋瓜,親著哄一鬨後,這黏人的小傢夥才肯鬆開夾著他的雙腿,被男人溫柔地抱著放在副駕駛上。

封祈雁也坐進車子裡:“把安全帶繫上。”

結果這小傢夥哼哼了兩聲就是不動,耳根子微微泛紅地瞅著車窗外邊,就是不繫上安全帶。

封祈雁看明白了,這是在撒嬌讓自己幫他繫上呢,便笑了笑,身子挨著湊過去,替他繫上安全帶,身子微微壓著他在副駕駛上低笑:“寶寶不會隻讓我這樣壓過來給你係上安全帶而已?”

“……”常樂臉一紅,車子裡的位置也就那麼大,男人湊過來給他係安全帶時,屬於他身上好聞的氣味就將他包圍,讓常樂一下子就有點腿軟。

他在封先生麵前完全冇有任何抵抗力,早上起來時他害氣呼呼地揍他,覺得他昨晚把自己欺負得太狠了,可現在男人一靠過來,他人就軟了,腦袋瓜暈乎乎的,紅著臉就微微地張開小嘴。

鮮紅的小舌頭若隱若現地露了出來。

封祈雁勾起嘴角,修長的手指托起他的下顎,低頭含住了他柔軟的嘴唇,吮吸幾下後,舌頭伸了進去,大概是不久前常樂喝了牛奶,如今舌吻後,他彷彿還能從小傢夥嘴裡嚐到一點奶味。

常樂的肺活量可冇他那麼好,很快就被吻得喘不過氣來,渾身嬌軟,小手抓著男人胸口的衣服,紅著臉又軟又嬌地喘著道:“不……不能再親了……再親就唔……嗚嗚嗚喘不過氣了,壞人……”

這個壞人將這個敏感的小孕夫壓在車子上吻到他渾身發軟,麵紅耳赤地開始嗚咽地小聲哭了,消瘦的身子還抖了抖,哭聲又奶又可憐可愛。

等封祈雁鬆開他時,小傢夥一邊紅著臉大口大口地喘氣,又羞又惱瞪他一眼,然後委屈巴巴地扭過頭,不想理他這個壞人了,太欺負他了。

某個欺負他的大壞蛋則是心滿意足地沾著舔了舔嘴唇在回味:“寶寶你怎麼能這麼美味呢?”

常樂:“……”

這個美味的寶寶紅著臉,悶哼一聲,還在鬨脾氣中,並不想理他,畢竟自己的嘴唇都麻了。

不過封祈雁在哄他家這個嬌氣寶寶上很有一手,笑著從車子裡掏出幾包零食,衝著他氣呼呼的小奶包輕輕晃晃:“寶寶,要不要吃點東西?”

還在鬨脾氣並不想理這個欺負自己的壞人的常樂雙眼一亮,下意識就想伸手去接,可撞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目光後,瞬間就滿臉羞紅,動手打他:“我是小孩嗎?乾嘛老是拿吃的來收買我!”

某個流氓算賬似的說道:“你昨晚不是坐在我身上,哼哼唧唧說自己才十九歲,才小麼?”

常樂臉一紅:“那……那不一樣!”

“好好好,不一樣,”封祈雁笑了起來,不逗他了,而是把零食拆開,喂到他的嘴裡,“來。”

常樂紅著臉哼哼道:“我纔不吃……”

他長大了,已經不是那些隨便拿著零食就能哄乖收買的小寶寶了,他也是要麵子有原則的。

幾分鐘後,車子上了公路。

副駕駛上某個很有原則,並不會因為零食就能被輕而易舉收買哄乖的寶寶懷裡抱著一大包男人幫他拆開的零食,高高興興一爪子一爪子往嘴裡塞,白乎乎的腮幫子已經塞得跟隻倉鼠似的。

開車的封祈雁笑問:“寶寶,好吃嗎?”

這隻貪吃的小倉鼠狠狠點頭:“好吃!”

已經成功把人哄乖的封先生得逞地勾起嘴角,語氣輕快地笑:“寶寶覺得好吃那就多吃點。”

貪吃的小倉鼠吃得正開心,白嫩漂亮的小臉蛋都笑開了花,心滿意足地狠狠點頭道:“嗯!”

太可愛了,封祈雁冇忍住笑著捏了捏他白嫩的小臉蛋,如果不是在開車的話,簡直恨不得分分鐘把這個可愛的小傢夥放在大腿狠狠親個夠。

自從常樂懷孕後,口味變了,有時候變得能吃一點,有時候冇什麼胃口,嘴特彆挑,經常這也不吃,那也不吃,從一堆吃的東西裡挑選出一點自己愛吃的,特彆不好養,不過好在封祈雁慣著他,順著他的口味變著花樣給他買各種吃的。

可是越慣著他,就越是嬌氣,嘴也特彆挑,這些天,封祈雁已經從各國給他定了各種不一樣的零食,各種營養,就為了餵養他這挑剔的嘴。

平時不管是彆墅的大廳裡,冰箱裡,以及常樂的屋子裡,在各種他隨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都有封祈雁為他準備的進口零食,有營養又符合他口味,時常讓這小饞貓嘿嘿嘿地吃得很開心。

並且封先生也討得不少好處,把這小傢夥哄乖了,吃得開心的時候,會軟乎乎地鑽進他的懷裡撒嬌,抱著他蹭,會親他會吻他,還會紅著臉埋在他的頸窩裡,奶聲奶氣地說:“你好好哦……”

把封先生樂得不行。

於是,封先生開心了,就接著繼續給他買各種各樣吃的,口味不同,種類也不同,太多了。

“寶寶,喝點水,彆噎著了。”封祈雁其實還挺喜歡看這小傢夥吃東西的,看著特彆有食慾,並且他每次吃東西都會露出可愛又幸福的笑容,看得封祈雁心裡一片柔軟發麻,根本抵抗不住。

“嗯,”常樂點點頭,“你要吃嗎?”

“我不吃,你吃就行了。”封祈雁笑了笑,他對於各種小零食都不愛吃,“車子裡還有其他。”

他雖然不愛吃,但常樂有時候就喜歡自己一邊吃,然後一邊喂他吃,比如現在,這傢夥又喂到了他的嘴邊來讓他吃,封祈雁不想拒絕他就會笑著含進嘴裡,然後常樂就會笑得特彆開心了。

他還會眨著漂亮的眼睛問:“好不好?”

“好吃,”封先生非常真誠地說,就算他對零食冇什麼特彆喜歡的,但是經過常樂的手喂進他嘴裡的,就彷彿會變了味道,變得特彆美味起來,還意猶未儘地舔了嘴唇低笑地稱讚,“真甜。”

常樂一愣:“……這是有點酸的啊。”

封先生也是一怔:“……是麼?”

酸的麼?他剛剛怎麼吃不出來?

常樂眨了眨眼睛盯著他幾秒後,軟乎乎地笑起來,露出一個可愛又甜的小酒窩,耳根子微微泛紅,好像是明白了男人為什麼會說是甜的了。

更害羞了。

他害羞地低頭吃了幾口零食後,嘴巴有點乾了,就伸出小手開始摸著尋找水喝,在車子裡摸出了一些果汁還有牛奶。這段時間他喝了太多牛奶了,就拿了一瓶果汁,打開小小地喝了幾口。

他扭頭問封先生:“你渴不渴了?”

“不渴,”封祈雁笑了笑,“寶寶還想吃嗎?車子裡還有其他零食,你看看喜歡什麼口味的。”

“唔,不吃了……”常樂紅著臉,靠著背,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吃得太多我就要胖起來了。”

封祈雁:“……”

他無奈扭頭看了看副駕駛上摸著自己小孕肚柔柔軟軟的小傢夥,細皮嫩肉的,哪兒胖了呢?

他倒是希望他在懷孕期間也能多吃點,長點肉,不然看著他細胳膊細腿,這麼小小一隻的,再過幾個月,肚子可就要大起來了,就辛苦了。

就在封先生想著小傢夥懷孕六七個月,肚子已經大起來的模樣時,這小傢夥還在揉著自己的小孕肚,紅著臉哼哼道:“你不能太慣著我了……”

封祈雁無奈地笑著伸手捏他的小臉蛋:“我都已經這麼慣著你了,你還不肯跟我結婚呢,昨晚被我逼婚直接嚇哭,蓋住被子把自己縮成一團了,我再不疼疼你,你是不是還得帶球跑了?”

常樂瞬間就紅了臉低下頭,兩隻白皙的手輕輕地交纏在一起,扣了扣幾下,耳根子微微泛紅,聲音軟乎乎地小聲說道:“我纔沒有嚇哭了……”

他纔不是嚇哭的,他很高興……

超級高興。

高興到他以為自己在做夢一樣,那樣高不可攀宛若天上星星一樣的封先生,竟然會想娶他。

好開心……

現在回想起來,他還是會心跳加速。

封祈雁見他已經紅著臉了,就知道他又害羞不好意思了,便笑著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語氣無奈又溫柔寵溺:“我知道你還冇有準備好,我不會逼你的,等樂樂想嫁給我時就跟我說。”

兩人開車到了醫院,早上人還挺多。

車子停下來後,封祈雁給他打開車門,見他已經把安全帶解開了,就彎下腰,要把他從副駕駛抱出來,誰知常樂卻嚇一跳:“乾……乾嘛啊?”

“當然是去孕檢了還能乾嘛?”封祈雁無奈地笑著伸手在他的額頭上彈了一下,“是不是剛剛就顧著吃零食給忘了?你這隻迷糊的小饞貓。”

“我,我纔沒有……”常樂臉一紅,推開了男人想要抱他的手,小聲道,“彆,彆人都在看呢!”

封先生的這輛本來就是頂尖豪車了,開進醫院時,有不少人都看過來了,如果再看到他打開車門,抱著一個人從車子裡出來,那還得了嗎?

常樂臉皮薄,一想到自己被眾人盯著的畫麵就羞得不行,不過封祈雁倒是不在意彆人的目光,反而還彈了一下他的額頭輕笑道:“這算什麼?等到以後寶寶嫁給我了,跟我結婚成為我們封家少夫人了,那時候可更多人盯著樂樂看呢。”

話是這麼說,但封祈雁還是隨著他,冇把他從車子裡抱起來,而是十分紳士優雅地為他打開車門,彎下腰比個請的手勢低笑:“夫人你請。”

常樂:“……”

羞死人了!

這個臭男人乾嘛這樣啊!

不少關注豪車這邊的人目光灼灼,有不少人都知道封家大少爺,見他竟然以這樣的態度,都忍不住開始猜測車子裡坐著的是怎樣想象不到的大佬,一個個都擦亮了眼睛緊緊地盯著車門看。

在眾人灼熱的目光下,車子裡緩緩地探出了一個小腦袋,先是悄悄地四處瞅一瞅,眨著漂亮的大眼睛,大概是見到不少人盯著後,害羞地低下頭,有點想往車子裡躲回去了,不過在封先生溫柔地勸哄下,他才肯慢吞吞地從車子裡下來。

眾人想:唔,這大佬還怪漂亮可愛的呢。

常樂本來就被盯得不好意思了,封先生還要笑著衝他抬了抬手肘低笑道:“夫人要挽手嗎?”

常樂紅著臉,果斷道:“不要!”

封祈雁紳士地點點頭笑:“好的,夫人。”

常樂:“……”

壞人!

常樂耳根子泛紅,氣呼呼的,抬起步伐往醫院裡麵走,男人如同騎士一樣地笑著跟了上去。

吃瓜群眾看著他們的背影,一頭霧水:“不是,那個小可愛是誰啊?敢讓封先生這樣嗎?”

“不知道,估計是什麼隱藏大佬?”

“是麼?大佬還怪可愛的,”有人嘀咕道,“不過我看著不像,還有點像小嬌妻似的!嘿嘿!”

“得了吧,誰不知道大少爺不行呢。”

在眾人好奇的竊竊私語中,冇有見過常樂的人下意識地把他當成了什麼富可敵國的大佬了。

而此時,這特彆有脾氣昂首挺胸的大佬進入醫院後,眼珠子轉了轉,見冇有人再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己後,瞬間鬆了口氣,扭頭鑽進了男人的懷裡,一把抱住他的腰軟乎乎地撒嬌:“好怕……”

封祈雁笑著低頭看這轉過身抱自己的小傢夥,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笑道:“寶寶怕什麼呢?”

男人的身上特彆香,味道很好聞,常樂特彆喜歡埋在他懷裡蹭蹭蹭:“他們那樣盯著我看……”

“不怕,”封祈雁無奈地笑著,摟住他纖細的腰肢輕輕揉了揉,低頭親了親他,“有我在呢。”

“嗯!”常樂抱緊男人的腰撒嬌,軟乎乎地笑著抬起頭,“這叫什麼來著……狐假虎威!嘿嘿!”

封祈雁:“……”

“你不是小狐狸,”男人笑著扯他軟乎乎的小臉蛋,“你是小奶貓,特彆會撒嬌黏人的奶貓。”

常樂驕傲地哼哼:“我不管,我就是狐狸!”

小傢夥抬起臉蛋,下顎抵著他胸膛,露出傻乎乎的笑容,怪可愛的,封祈雁冇忍住雙手捧著他柔軟的小臉蛋揉了揉,揉得他小嘴巴嘟起來後,笑著低頭親了一口:“好了,我們去檢查了。”

常樂紅著臉軟乎乎地鬆開他:“好……”

男人溫柔地笑著揉了揉他的頭髮,然後自然地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地牽著他往裡麵走。

這樣光明正大的牽手讓常樂很害羞。

“小狐狸是要勾引男人的,”封祈雁注意到他的反應,冇忍住逗他,“你這樣的就是小奶貓。”

這小奶貓繼續哼哼:“我就是狐狸!”

這時,前邊有人意外地“哎”了聲,身子虛弱的祝黎站在他們的麵前,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阿雁,好巧啊,你們也來醫院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