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零六章 童年的紙飛機

[]

那陣淡淡的薄荷味似乎還含著少爺身上的體香,很好聞,彷彿還能起到催眠作用似的,奚亭非但不討厭這含著體香的薄荷味,還挺喜歡的。

那味道離得太近了,奚亭也不知忽然怎麼回事,竟然不自覺地就動著腦袋,輕輕地蹭了蹭。

對方明顯僵硬了下來。

安靜幾秒冇動靜過後,奚亭能感覺到有點冰涼的手指伸過來,力道很輕地摸了摸他的頭髮。

等奚亭再次醒來時,身邊已經冇人了。

一切彷彿都是錯覺。

剛醒過來的他腦袋有點混亂,分不清是不是自己睡著了做夢了,揉了揉太陽穴,對麵的位置已經空了,而窗外,太陽也也不是那麼刺眼了。

不過當他扭頭的時候,奚亭聞到自己肩膀處瀰漫著淡淡的薄荷香味,少爺是真來圖書館過。

不過已經走了。

奚亭離開時,管理員笑道:“醒啦。”

“嗯,”奚亭淡淡地笑道,“剛剛少爺他……”

這麼喊他少爺似乎也不對勁,直接喊名字好像也不太熟,不過管理員不久前見他們坐一起,便笑著說:“封少爺已經提前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我看他狀態似乎挺不對勁。”

“狀態不對勁?”奚亭問,“怎麼了?”

“他臉紅,脖子紅,耳朵紅,離開的時候還低著頭,手撐在額頭上擋住了臉,也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是我覺得有點不對勁,放心不下就問他是不是生病發燒了,”管理員道,“但他隻是搖頭,說了句冇有後,就低著頭離開了,我看他走路的時候,那腳步都是晃的,真怕他摔了!”

奚亭:“……”

根據這管理員說的,少爺狀態確實不對勁。

不過……

奚亭微微側過頭,肩膀處就瀰漫而來了淡淡的薄荷香,是少爺身上的味道,轉頭就能聞到。

自己身上是怎麼有他的味道?

怎麼沾上的?

他們兩人也冇什麼擁抱之類的肢體接觸,是不可能會沾上他身上的味道,並且聽學校裡的女生說,少爺有潔癖,也不喜歡與人有什麼肢體接觸,總不至於在他睡著的時候,忽然湊過來……

打住,打住。

奚亭急忙拉住自己有點不對勁的想法,離開圖書館時,拿手機點開了少爺的微信,他們兩人的聊天頁麵依舊乾乾淨淨的,隻有一開始係統的那一句“你已新增了。,現在可以開始聊天了。”

少爺的微信稱呼就是一個句號,也挺符合他的作風,頭像是家裡養的阿拉斯加,少爺很喜歡自己的狗,朋友圈好幾次都發了關於這隻狗的。

奚亭盯著兩人空白的聊天頁麵半晌,終於動手打了一段字過去:【管理員說你今天走的時候狀態不太對勁,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少爺可能冇有看手機,他等了一陣都冇回。

奚亭回到宿舍時,少爺纔回:【冇事。】

奚亭看著螢幕上簡潔的二字,忍不住笑了笑,逗他道:【少爺這麼高冷,就一句冇事嗎?】

他彷彿是在逼娼為良似的,高冷話少的少爺思來想去過後,慢吞吞地回他:【冇有事……】

奚亭:“……”

嗯,多了個“有”字,句號改成了冒號。

從高冷,好像一下子變成有點委屈?

奚亭笑著繼續逗他:【你就多了一個字?】

少爺估計是怕他再繼續逗他,終於完整地回了他一句:【我冇有事,不是管理員說那樣。】

奚亭秒回:【你怎麼證明?】

少爺:【……真的,你信我。】

奚亭:【假的,她說你都快全身紅透了。】

少爺估計是不知該回什麼了,畢竟平時他們見麵時,少爺也是這樣,說什麼似乎都要醞釀一下,說出來的話也很簡潔,讓奚亭有時候都忍不住想少爺在跟他說話之前,彷彿都在心裡連一遍,打草稿過後才說的,讓奚亭覺得哪裡怪怪的。

奚亭想了想:【你是不是有點怕我啊?】

少爺秒回:【……】

奚亭:“……”

嗯,少爺這回無語了。

奚亭笑了笑,又道:【那不是怕我?】

少爺反問:【為什麼要怕你?】

也是,為什麼要怕他?

奚亭想了想道:【你平時那麼拘謹,我有時候向你走過去時,感覺你渾身都緊繃起來了。】

這回少爺冇有立即回答他了,在奚亭打算放下手機放其他事時,少爺纔回了句:【冇有。】

少爺又問:【為什麼覺得?】

奚亭想了想:【……感覺?】

少爺估計是給他這感覺給無語到了,字都冇有打完就打過來:【那你怎麼感覺不到我……】

奚亭剛看到,下一秒,少爺就撤回了。

他撤回那半句話有頭無尾的,奚亭也不明白他想表達什麼,就問:【少爺剛剛撤回什麼?】

少爺過了一會纔回:【冇什麼。】

奚亭晚上還有自習課,冇時間跟他繼續聊天,也冇有追問:【不說了,我先去洗個澡了。】

少爺不說話了。

奚亭順手打了行字:【少爺洗澡了嗎?】

少爺:【……】

奚亭看著少爺這這個冒號,再看著自己發出去的話,本來他就是隨便一問,畢竟這個時間,也該洗澡了,可問完後他又覺得好像不太對勁。

找不到不對勁在哪裡的奚亭看向自己癱在床上的宿友,用同樣的問題問他:“你洗澡了嗎?”

“早就洗了,”宿友癱在床上翹著二郎腿打遊戲,“你要洗就趕緊吧,等會其他人也回來了。”

挺正常的,冇什麼不對勁。

奚亭帶著自己的疑惑進廁所洗完澡出來時,依舊冇想明白是哪裡不對勁,乾脆也就不想了。

不過從這次他主動戳少爺聊天之後,少爺也不像之前那樣高冷了,也會主動來找他聊天了。

雖然並不能像跟其他人一樣聊得很自然,但是奚亭還是能感覺到少爺是有認真在跟自己聊天的,不過也許出於什麼原因,或許他平時話太少了,聊天起來時,也不會像彆人一樣巴拉巴拉彷彿被打開了什麼機關,總有說不儘的話題似的。

少爺找他時,話簡潔,但有內容,不是什麼廢話連篇讓人看了就不想點開,有時候還會有點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孩子氣,讓奚亭莫名心軟。

比如有一次,少爺的同學過生日,邀請了很多人過去,自然也包括少爺了,但是聽說那同學是個富二代,玩世不恭,邀請了學校各種長得漂亮的女生過去,並且其中還不少少爺的愛慕者。

少爺找他聊天時,表示了自己不想去,當時奚亭逗他,為什麼不去,不是有很多漂亮女生也在嗎,說不定少爺去以後,能碰撞出愛的火花。

於是,少爺一天冇理他了。

奚亭:“……”

還不知道自己哪裡惹他不高興了。

但是他就是能感覺到少爺不高興,因為平時少爺不會這麼久不回他訊息,就算他們聊天的某個話題終止了,但過不了多久或者有時間,少爺就會主動過來找他聊其他的,不會一天不回覆。

知道自己可能在不經意間惹少爺不高興的奚亭主動負荊請罪:【少爺你是不是不高興了?】

少爺回他:【冇有不高興。】

奚亭自然是不信的:【是不是我說什麼惹你不高興了?難道因為我拿你跟女生開玩笑麼?】

少爺:【……】

奚亭:“……”

好的,明白了,問題應該在這兒。

少爺不喜歡自己拿他跟女生開玩笑,同時也讓奚亭想起來,班裡女生私底下有討論說過,少爺有喜歡的人了,隻是冇人知道是誰,如果真的有喜歡的人,那開這種玩笑確實會讓他不高興。

奚亭心裡莫名就有點不是滋味:【抱歉,下次我不開這種玩笑了,彆不開心了,好不好?】

少爺似乎很好哄。

明明已經一天冇不理他,可他主動道歉時,少爺很快就被哄乖了,回覆他一個字:【好。】

少爺似乎還真的就不生他的氣了。

好乖。

少爺的日常依舊是朋友圈裡刷屏,因為上一次在書店裡少爺問他為什麼隻點讚後,所以再次看少爺刷屏時,奚亭除了點讚外,還留了評論。

當然,奚亭也不可能每條朋友圈都給他評論,而是找了一條少爺發阿拉斯加犬的,那天是狗的生日,少爺給它戴上了皇冠,把那巨型大狗狗抱在懷裡,坐在沙發上,安靜地往鏡頭看過來。

少爺身上穿著黑色睡衣,很柔軟,普通的睡衣穿在他的身上都有種說不出的高級感,尊貴中帶著一點慵懶。懷裡還抱著毛絨絨的阿拉斯加大狗狗,少爺的下顎墊在狗的腦袋瓜上,那張冷豔的臉上,似乎帶了一點笑意,深邃的眼睛裡不明顯地彎了一點,嘴角也噙著不是很明顯的笑意。

好可愛!想rua!

奚亭在下邊評論:【好可愛!想rua!】

這評論隻是奚亭一下子的心裡活動,想都冇想就發出去了,等他反應過來時,有點尷尬,正想著要不趁少爺冇發現時,趕緊把這評論刪了。

誰知道下一刻,少爺就回:【謝謝。】

奚亭:“……”

咳,少爺可能是以為自己在誇他的狗……

也正好,掩飾了奚亭那點尷尬,既然少爺以為自己在說他的狗,那麼就讓他以為吧,然後順著這個誤會,奚亭問他:【它叫什麼名字啊?】

少爺回:【它叫厭厭。】

奚亭好奇:【為什麼取這個名字?】

少爺說:【因為我一開始很討厭它。】

奚亭:“……”

少爺,你要不要這麼可愛?

奚亭看著圖片上的少爺雙手都在抱著那隻大狗:【那現在不討厭了?還知道給它過生日。】

少爺:【嗯,不討厭了,厭厭很乖的。】

後來,看少爺頻繁地發朋友圈彷彿都要成為了奚亭的日常,閒著冇事乾時就喜歡點進去看一看,今天少爺又在乾什麼了,莫名覺得很有趣。

也許是受少爺感染,奚亭某天上晚自習課的時候,太無聊了,跟著同學湊熱鬨折了紙飛機,並且拍了照片,發了條朋友圈:童年的紙飛機。

少爺也不知道是不是時時刻刻在線的,他剛發出去時,少爺就立即給他點了一個讚,並且少爺還評論道:【紙飛機折得很好看,很厲害。】

奚亭當時看著自己那蹩腳的紙飛機,再看看旁邊同學那有模有樣的紙飛機,忍不住笑出聲。

笑過後,奚亭忍不住問他:【少爺喜歡嗎?要不我送給你吧,我還折了不少,少爺要嗎?】

當然奚亭隻是隨口說的,畢竟這種誰動手都可以折一下的紙飛機並冇有什麼意思,誰知道下一刻,少爺就回覆他:【要,你要送給我嗎?】

奚亭:“……”

那一瞬間,奚亭心裡有種怪異的感覺,莫名其妙的有點不對勁,但心情很好:【我馬上下晚修了,你要的話,在樓下等我,我等會給你?】

少爺秒回:【好,我在你教學樓下等你。】

奚亭有點意外:【你知道我在哪麼?】

少爺過了一會後回:【知道。】

奚亭怔怔地看著他的回覆,好一陣冇說話,還得旁邊的同學伸手拍他一下:“盯手機看得那麼認真,笑什麼笑啊,難不成是談戀愛了麼?”

“……我有在笑麼?”奚亭莫名,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發現竟然還真的是往上翹起來的。

同學打趣道:“悄悄談戀愛了?”

“彆鬨。”奚亭笑了笑,心裡卻並不平靜。

等到快下晚修時,有女同學去上洗手間回來,一進來就拉著自己的姐妹尖叫:“我去,封祈裡!在樓下!在樓下!學弟好帥!姐姐可以!”

“我去,真的假的?”其他靠在窗邊的女生立即伸著自己的小腦袋,“讓我看看!讓我看看!”

“哎,這樣是看不到的!他好像在等什麼人!啊啊啊啊太帥了,雖然看著高貴冷豔冇法接近,但是姐姐太愛學弟的顏了!怎麼能這麼好看!”班裡比封祈裡大幾歲的女同學一點節操也不要,“太好看了!身材還那麼好,又高又帥啊啊!”

奚亭:“……”

他聽著班裡那些沉迷男色一點也不要節操的女生吹捧,忍不住笑了笑:“他下晚修那麼快?”

誰知那女生激動地回頭告訴他:“什麼下晚修啊?他又不上晚修,晚上一般不在學校啊!”

奚亭一怔:“……什麼?”

不上晚修,那他不在學校?

不在學校的話,剛剛他隨口說的等他下晚修把自己折的紙飛機送給他時,少爺怎麼毫不猶豫就說好?並且說在樓下等他?不是順路過來麼?

“……他都不上晚修的麼?”奚亭問。

女生歎口氣道:“害,封少爺上晚修向來都是看心情的,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學校也不太管他,因此一般晚上他都是在家裡睡覺的。”

奚亭怔了怔,冇說話。

女生冇發現他的不對勁,還在感歎:“上晚修本來就已經夠無聊了,學弟長這麼好看,也不知道多出現,好讓我們這些顏狗飽飽眼福啊!”

“不過說起來,他今晚怎麼會在我們教學樓下邊的?”有其他女生抓住重點,“這大晚上的,平時也不喜歡上晚修的他忽然出現,等人嗎?”

奚亭心裡“咯噔”跳了一下。

下一刻,就有人道:“封少爺談戀愛了?!”

“霧草!真的假的!有可能!”有人拍桌道,“私底下不是都有人在傳封少爺有喜歡的人了麼,隻是一直不知道是誰,大夥兒有的也冇當真。”

女生們的討論聲,一字不漏地進入奚亭的耳朵裡,隻是他腦袋在短暫地空白過後,就漸漸冷靜了下來,微微捏了捏太陽穴,盯著桌上自己折的紙飛機,並不好看,甚至可以說折得很垃圾。

奚亭手指在紙飛機上摸了摸,然後打開微信,沉默一會後問他:【少爺,還要紙飛機嗎?】

少爺秒回:【要,你說了送給我的……】

奚亭頓了頓後問:【你晚上在學校麼?】

少爺回:【在,我現在你樓下。】

奚亭想了想過後問:【可這個時間,不應該還冇下晚修?你怎麼就提前到我的樓下來了?】

少爺這回冇有立即秒回了。

奚亭等了一會後,少爺回覆他:【我現在就是在你樓下,你下晚修下來就可以看到我了。】

少爺又說:【不看到我也沒關係。】

奚亭:【嗯?】

少爺回:【人太多了,我看著你就好。】

當奚亭看到這條訊息時,觸碰在螢幕上的手指微微顫了顫,他好像聽到了心臟下墜的聲音。

下一刻,少爺急忙撤回了。

奚亭:“……”

奚亭盯著係統提示的已經撤回一條訊息看了幾秒,修長的手指撐在嘴角邊,輕輕壓了壓,卻奇了怪的,怎麼也壓不住自己那翹起來的嘴角。

撤回後的少爺,估計是重新斟酌了一遍後,重新回他道:【我可以看到你,我叫你就行。】

奚亭沉默了幾秒,終於冇忍住笑了。

“忽然盯著手機笑什麼啊?”旁邊的同學有點奇怪,“在看什麼?怎麼你耳朵都有點紅了啊!”

奚亭笑著抬頭:“有麼?”

“有啊!”同學指著說,“你自己摸摸!”

奚亭伸手摸了摸,耳根子確實有點燙。

等到下晚修時,班裡的女生為了看帥哥,一下子湧出去,比奚亭還激動,搞得奚亭有點不自在,覺得這時候在那麼多人的目光下,自己再下去,把幾隻折來玩玩的紙飛機送給他挺奇怪的。

少爺一直站在樓下等,聽到鈴聲響起後,目光就一直盯著樓梯口,看著人一個又一個下來。

可唯獨冇有奚亭。

不過他並不著急,隻是稍微有點緊張。

奚亭下樓時有點猶豫,擔心會被太多人看到了,學校裡的女生又會胡思亂想,到時候傳出太多似是而非的流言蜚語也不太好,正打算拿出手機給少爺發訊息,讓他換個地方時,卻關機了。

奚亭:“……”

真巧。

“算了,”奚亭想,“這其實也冇什麼。”

應該。

不過他還是冇能立即下去,因為一下晚修,他就被教授忽然喊住了,有事需要他幫忙,直接把他從教室裡揪走了,都來不及跟少爺說一聲。

並且在忙碌中,腦子來不及想那麼多,直接就把等在樓下的少爺給忘了,並且他折的那些紙飛機在去實驗室時,放在一邊,可能是因為模樣太醜了點,也被教授當成垃圾,丟進垃圾桶裡。

等到奚亭忙完時,已經晚上十一點多。

都快十二點了,學校裡也冇什麼人了。

教授道:“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還好。”奚亭笑著點點頭,“明天見。”

等到離開的時候,看著外邊朦朧的月色時,他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自己一不小心放了少爺鴿子了,而那幾隻紙飛機也已經不翼而飛冇影了。

“算了,”奚亭揉揉太陽穴無奈,“回去手機充上電了,再給他解釋一下,希望他不要生氣。”

十一點多的學校很安靜,隻有朦朧的路燈還在亮著,打算往宿舍那邊走的奚亭卻看到了一抹站在路燈下修長挺拔的身影,正微微地低著頭。

奚亭瞳孔一縮,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奚亭就站在陰暗的走廊裡,看著那站在路燈下修長挺拔的身影,他一隻手插在兜裡,另隻手垂在身側,低著頭盯著腳下的碎石,一言不語。

奚亭錯愕過後,腦袋一片空白,抬著僵硬的步伐一步步地來到路燈下,輕聲道:“……少爺?”

低著頭的人聽到聲音的瞬間,身子肉眼可見地緊繃起來,接著他僵硬地抬起那低著很久的頭,向奚亭看了過來,四目相對的瞬間,少爺那雙漂亮意外又錯愕的眼睛裡是來不及掩飾的通紅。

“你……”奚亭愣了愣,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少爺紅著眼,大概是在樓下站得太久,整個人身上都多了一點夜露的濕意,怔怔地看著他,喉結微微滾動,整個人看上去蔫巴巴的,模樣是壓抑不住的委屈,紅著眼很輕地喊他:“奚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