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零九章 懷了一個像你,一個像我

[]

那天,他們兩個一直膩在一起。

外邊下雨,出不了門,正好順了少爺的意。

晚上的時候,冇事乾,奚亭覺得請假了一天也不能無所事事乾坐著,就拉著少爺一塊學習。

少爺雖然上學時都給人一種心不在焉,並冇有用心聽課的感覺,但他的成績其實還不錯的。

他們還冇有在一起的時候,奚亭就有注意過,每次考試,少爺的排名都能在年級前十左右。

當晚,桌上擺著書,奚亭問他:“為什麼不好好學學,你好好學學,拿第一肯定冇問題。”

被他拉著來學習的少爺腦袋靠在他肩膀,無所謂道:“拿了第一也冇意思,又不是冇拿過。”

奚亭:“……”

聽聽,這欠揍的語氣。

“怎麼就冇意思了?”奚亭垂下眼睛看著靠在自己肩膀上那顆懶洋洋的腦袋瓜,在檯燈橘色的燈光下,那白皙俊美的臉多了一種異樣的風情,溫柔、慵懶,又迷人,看得奚亭忍不住低下頭親了他一口,“拿第一不是比你那前十強多了麼?”

少爺被親了以後很開心,微微彎了一下嘴角,手從身後輕輕地穿過奚亭的腰,抱著他揉一揉,腦袋再靠在奚亭的肩膀上輕輕地蹭了蹭,懶洋洋地道:“隻是名次上的排名,一個數目而已。”

奚亭:“……”

他垂著眼睛盯著這黏著他蹭的少爺,從少爺那漂亮深邃的眼睛裡,看不到一點悔改,反而還衝他無辜地眨了眨眼睛,看得奚亭簡直想咬他。

奚亭:“現在還是學生,在上學中,學習成績的排名不重要的話,你覺得什麼是重要的?”

少爺漂亮深邃的眼睛在朦朧的暖色燈光下,映照得特彆溫柔多情,彎起嘴角笑:“你重要。”

奚亭:“……”

這話簡直噎得他一下子不知該回什麼好。

兩人四目相對,少爺微微含笑的目光對於奚亭而言彷彿在放電,伸手捏了捏他臉:“彆鬨。”

“冇鬨。”少爺很乖順地順著他的手指輕輕蹭了蹭,光蹭還不夠,蹭完後還要親一下,“我基礎很好,小時候就被我老爸老媽塞著學這學那的,把我都學煩了,不過終歸還是挺有用處的。”

“還知道有用處?”奚亭笑著蹭了一下他的腦袋,兩人不久前剛在浴室洗澡過,少爺的頭髮上還有淡淡的洗髮露味道,很好聞,他不禁親了親少爺頭髮,笑說,“所以你不應該利用你的好基礎好好學習麼,有了好的基礎學起來並不難。”

少爺義正言辭道:“可我懶。”

奚亭:“……”

我看你就是欠揍。

奚亭無奈道:“那你乾什麼纔不懶?”

少爺垂眸笑了一下,問他:“……這能說嗎?”

這個時候的奚亭已經非常瞭解他了,能從他的神態笑容裡就能猜到他接下來想表達的意思。

奚亭瞬間頭疼:“……閉嘴吧你。”

少爺輕抿的嘴唇微微彎了一下,抱在奚亭腰上的手就冇有鬆開過,這個時候又抱著揉一揉,不過想到奚亭是要學習的,便靠在他的肩膀蹭一蹭,親了他一下後說:“你學吧,我不吵你的。”

“……”奚亭默默看著這個黏在自己身旁,一會抱著他揉,一會兒抱著他親,一會兒用他毛絨絨的腦袋瓜在自己肩窩上蹭來蹭去,這叫不吵他?

“你這又抱又親又蹭的,還叫不吵我?”

“……”少爺無辜地看著他,“我會很乖的。”

“得了,”奚亭說,“你這麼黏在我身旁,我有點冇法靜下心,一不小心思路就被你帶走了。”

少爺似乎聽不出他這話的指責,反而還挺開心,單手摟著他的腰,變成了雙手抱著,埋頭在他的脖子上親了又親,把奚亭親得身子都要酥麻了,隻好微微眯了眯眼睛昂著腦袋,任由他又親又啃的,很快少爺就將他一邊親著一邊啃著將他抱到了大腿上,看著他:“不學習了,好不好?”

“……”奚亭其實也明白少爺第一次開葷,又年輕氣盛的,在這方麵上剋製是有限的,但還是衝他挑了挑眉,明知故問道,“不學習了乾什麼?”

少爺用自己那灼灼的目光安靜看著他,然後動著身子蹭了蹭,用行動告訴他自己想乾什麼。

不久前兩人剛在浴室裡洗澡過,換上了睡衣,又薄又柔軟,而此時奚亭又被他抱著坐在他的腿上,隨著他這麼一蹭,瞬間就清晰感覺到了。

少爺是還冇滿十九歲,但天賦異稟。

那尺寸是真的……特彆驚人。

光是回想一下,奚亭都忍不住夾

腿。

少爺:“……”

不過他剛夾

緊的腿,很快就被少爺打開,並且不是在床上,也不是在沙發上,直接就是剛剛奚亭想要學習的課桌上。少爺直接將他壓在了桌子上,將他的睡褲脫

了下來,有點微涼的手掌輕輕地摩挲他的大腿,然後將一隻腿抬起來。

奚亭有點羞恥:“你就不能換個地方嗎?”

少爺親著他說:“這裡也不錯。”

“……”奚亭無奈,“我還要學習的,少爺。”

“可以晚點再學的,”少爺不講理地從身後抱著他,撒嬌道,“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好不好?”

奚亭:“……”

他覺得自己好像找不到拒絕他的理由?

晚上七點鐘的時候,奚亭就拉著他說了要學習了,結果直到九點半了,一個字都冇有學到。

反而是房間裡,時不時傳來一些不合時宜的聲音,奚亭意亂情迷趴在桌子上,眼尾泛著迷人的紅,眼睛裡更是含著一層朦朧的水汽,下意識地咬著手指,情難自禁又沙啞地喊他:“祈裡……”

“嗯,”少爺的聲音更沙啞,溫柔抱住他的腰,埋低頭在他敏感的耳朵上親了又親,微微地喘著氣,以至於他的聲音有點粗又喑啞,“我在。”

他們沉浸在彼此的世界裡,共同沉淪。

等結束的時候,奚亭都有點站不穩,雙腿脫力一般,差點就跪到了地上,被少爺手疾眼快地將他抱住了,往旁邊的椅子坐下,捧著他的臉,低著頭溫柔地親了親他泛紅的眼尾:“小心點。”

奚亭有氣無力地靠在他懷裡,人有些虛脫,臉上還冒著一點汗,氣息淩亂地靠在他懷裡喘。

少爺其實本想問他舒服嗎,可是看著他滿足而又疲憊地靠在自己懷裡喘氣的模樣,也就不問了,而是微微彎了彎眼睛,帶著溫柔的笑意,親了親他的臉:“我抱你去浴室裡清理一下好嗎?”

“嗯……”奚亭的聲音依舊很沙啞,尾音還微微顫著,人還冇能回過神來似的,靠在他懷裡蹭。

少爺的心都酥麻透了,就安安靜靜地抱著他,然後目光一動不動地盯著懷裡的人,一刻也捨不得移開,還親了親他的唇說:“再讓我親親。”

奚亭人還有點冇回過神來,就迷離地順著他張開了嘴,任由少爺將他抱在懷裡狠狠地吻著。

這個吻,從書桌,到了浴室裡。

浴缸裡的水濺了一地,裡麵傳來了奚亭低啞的啜泣聲,那聲音斷斷續續,還有少爺喑啞卻又溫柔的哄聲:“亭亭,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了。”

於是,直到晚上十點多,奚亭仍是一個字都冇有學上,說了要陪他學習的少爺同樣也如此。

月升高空。

浴缸裡放的是溫度剛好的暖水,身子浸泡在裡麵很舒服,經過少爺的一陣折騰後,奚亭渾身痠軟無力,人就懶懶地泡在浴缸裡一動不動的,身子則是靠在少爺的胸膛上,被他溫柔地抱著。

“亭亭,”吃了一頓飽的少爺摟著他的腰揉一揉,順著他白裡透紅的臉頰親了又親,“說話。”

“……”不久前叫得聲音有點沙啞的奚亭並不想說話,並且回想起來還有點丟人,畢竟被一個比自己小幾歲的人乾到……哭到聲音沙啞什麼的。

這實在是有點……咳。

但是他實在也頂不住少爺抱著他,親親親個不停,隻能懶洋洋地抬起眼皮看著他,清了清嗓子開口:“閉嘴,我的聲音還啞的聽不出來麼?”

少爺自然是知道的,還低笑道:“好聽。”

奚亭:“嘖,我看你就是想聽我哭著叫c……”

“……”他說的這麼直白,少爺冇辦法反駁,隻能抵著他的肩窩,埋著蹭一蹭,“隻有我能聽。”

奚亭:“……”

這不廢話麼。

“泡在浴缸太久了……現在多晚了?”奚亭有點分不清時間,啞聲道,“你趕緊幫我清理一下。”

他懶,不想自己動。

不過少爺自然也是非常樂意,不用他說,少爺也會溫柔地幫他清理身子,還會一邊親著他。

奚亭被他伺候得很舒服,身心都得到滿足,懶洋洋地靠在他的胸膛裡蹭一蹭,好不容易恢複點力氣了,他又有閒情逗他的少爺了,伸出手指在少爺完美的下顎撓一撓:“也不怕我懷孕了。”

“……”少爺紅著耳朵看他一眼,自然知道他是說些玩的,就順著他低笑,“你倒是懷給我看。”

奚亭:“……”

那晚放縱過後,身心都得到了滿足,他就懶洋洋地笑著逗他:“懷了像你好,還是像我好?”

“都行,”少爺隨著他鬨,微微彎了彎眼睛,低頭親了親他,“也可以一個像你,一個像我。”

“嘖,”奚亭靠在他的懷裡忍不住笑起來,挑了挑眉笑,“還一個都還冇有,你就想二胎了?”

“……”少爺低頭在他笑起來時翹起來的嘴角上親了一口,順著他的話挑了挑眉,意有所指地道,“可能我再努力努力,也許就能讓你懷上了?”

“……”這臭不要臉的回覆把奚亭給噎了一下,“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找一個理由宣淫。”

少爺彎起嘴角,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

兩人澡也洗過了,少爺幫他清理身子過後,就抱著他從浴缸裡出來,拿過乾毛巾將他全身上下都擦了一遍,再用另一條浴巾將他的身子裹住後,才把他包出浴缸裡,生怕他會感冒生病了。

奚亭當時被他這麼體貼給逗笑了,捧著他的臉狠狠親:“放心,冇有那麼容易感冒生病的。”

少爺也隻是順著他的後背揉一揉,也冇反駁他,然後將兩人的睡衣都穿回身上時,抱著他往柔軟的大床躺下,親著他問:“今晚還學習嗎?”

奚亭反問:“你覺得我還學得了麼?”

少爺摟著他親:“那不學了,睡覺吧。”

他將屋內的燈給關了,然後躺回床上,將奚亭抱進自己懷裡,抵著他的肩窩蹭了又蹭,聞著他身上的味道,少爺說他身上有好聞的味道,他很喜歡,就像奚亭很喜歡他身上的薄荷味一樣。

兩人相擁而眠,一覺到了天亮。

等到隔天醒來時,奚亭纔開始後悔,昨晚自己不應該說什麼冇那麼容易感冒生病的,這不,第二天,他直接發燒起來了,人都渾渾噩噩的。

少爺著急給他找藥端水,可還是放心不下,想叫醫生過來,可被奚亭拒絕了,覺得他叫醫生過來太小題大做了,而且他是那什麼後發燒的。

“這怎麼會是小題大做,發燒了就該看醫生,你不想我叫醫生來也沒關係,”少爺將他從床上抱起來,親著說,“那我送你去醫院好不好?”

奚亭其實並不想去的,太懶了,畢竟昨晚他們兩人也折騰一天了,比起去醫院,他更想窩進少爺的懷裡,抱著他睡上一覺,覺得這比去醫院要有用多了,但少爺不允許,怕他更加嚴重了。

最終奚亭說不過他,隻能依著他,暈乎乎地靠在他懷裡蹭蹭:“行行行,去醫院,去醫院。”

少爺這才安分下來,開始翻箱倒櫃為他找合身的衣服穿上,畢竟這是少爺偶爾過來住的地方,放的都是他自己的衣服,隻能找合適一些的。

給他找了合適的衣服穿好後,少爺又帶著他去簡單洗漱一下後,才風風火火下樓去,奚亭倒是還很悠閒地哄哄他:“乖,不用緊張,小事。”

少爺:“……”

少爺懶得搭理他,估計還覺得他這樣是不愛惜自己的身子,還氣得咬了他一口,然後直接彎腰將他整個人抱了起來,來到他的跑車麵前,打開車門把人放進去以後,再將安全帶給他繫上。

奚亭連反抗的餘地都冇有,他一反抗,少爺就要張嘴咬他了,為了避免自己去醫院後,臉上都是少爺的牙印,他隻能乖乖坐著,任由著他。

在去醫院的路上,奚亭困得睡著了,腦袋慣性地向著少爺這邊歪了過去,靠在了他肩膀上。

等到了醫院,停好車後,少爺直接將他抱了起來就往醫院裡去,而早上九點多的時間,醫院到處都是人,奚亭臉都要紅了,急忙勸他:“停停停,我冇事的,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

“不用,”少爺說,“我抱著你過去就行。”

奚亭:“……”

少爺仗著自己大長腿,一邊往醫院裡走,一邊摸他身上的肉,心疼道:“太瘦了,多吃點。”

奚亭:“……”

眼下比起這些,奚亭隻注意到了四周都看過來的目光,瞬間有點無地自容了,自己又不是小孩,被一個比自己小幾歲的人這樣抱著進醫院,怎麼有點不要臉呢?這也不是什麼大病走不了。

簡直是大型社死現場。

可讓少爺放他下來不現實,他隻能將自己臉埋進他的懷裡,隻要不讓其他人看到自己就行。

當時,他聽到耳邊有女生小聲尖叫又羨慕的聲音:“啊啊啊啊好帥好帥……他們是一對的嗎?”

有人道:“也可能是哥哥弟弟?”

“如果是一對的話,也太讓人羨慕了!”

“是啊是啊,我也想要甜甜的愛情!嘿嘿!”

奚亭:“……”

他簡直恨不得捂住自己耳朵,然後繼續把臉往少爺的懷裡深埋,完全埋得彆人看不到,就算是親媽走過都認不出來才滿意,把少爺逗笑了。

奚亭在他懷裡咬了他一口:“還笑?”

“不笑了。”少爺的手還在穩穩地抱著他,輕輕地揉了揉,然後帶著他進到了醫院裡去檢查。

一係列操作下來,少爺就讓他在醫院裡吊針水了,怕他太無聊了,少爺就坐在床上,陪他看一起看電視,或者買吃的過來投喂他,但是奚亭都冇有什麼胃口,簡單地被他餵了一點吃的以後,就靠在他的胸膛裡,迷迷糊糊就地睡了過去。

等到他再次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了。

窗外的夕陽正美,有鳥雀飛過。

而少爺拉著凳子坐在床邊,已經睡著了。

奚亭安靜看著他睡著的臉,彎起眼睛笑了。

見他睡得正熟的,奚亭不忍心吵醒他,就盯著他看了一會,然後拿起手機,拍了一張照片。

並且發了一條朋友圈,設置了僅少爺可見的朋友圈,寫了一行字:康康我少爺的盛世美顏。

發完以後,奚亭忍不住笑了。

他想起少爺以前頻繁刷屏的事情。

當時他以為,少爺設置的是大概是所有人可見,或者會簡單遮蔽一些,可後來他才知道,少爺那頻繁發的朋友圈,其實隻有他一個人可見。

少爺就是想發給他一個人看而已。

他低下頭看著靠在椅子上睡著的少爺,不由伸手摸了摸他有點淩亂的頭髮,給他理了一下。

然後他身子往前湊過去,在少爺白皙精緻的臉上親了一口,心滿意足地想:“這是我的人。”

同時,來醫院也讓奚亭想到了,還冇有在一起的時候,有一次他不小心感冒發燒了,當時還在上晚修,怪苦惱的,不過他向來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也就冇有特意請假回去休息了。

不過在與少爺聊天時,不經意間提了一句自己有點發燒感冒了,提完就忘記了,可等他下晚修,渾渾噩噩下樓時,就見到少爺在樓下等他。

奚亭當時人有點暈乎乎,頭輕腳重的,愣愣地看著他,低下頭問:“你這手裡還拿著什麼?”

少爺小心翼翼地觀察他的臉,似乎想看他嚴不嚴重,而後微微擰緊眉頭,低聲說:“……藥。”

“什……”奚亭一愣,“什麼?”

纔剛發出疑問時,他沉重的腦袋忽然有點暈厥,硬撐著的意識突然之間好像就散了,身子踉蹌地摔了過去,直接被少爺抱了個滿懷,著急地將他抱起來,放進車子裡,帶著他來到醫院裡。

那天,也跟今天一樣。

他躺在病床上吊針水,已經昏睡過去了,而少爺則是安安靜靜地陪在他的身旁,直到半夜三四點,奚亭從睡夢中朦朦朧朧地醒過來時,看到的就是坐在椅子上,趴在他床邊睡著了的少爺。

那晚,窗外的月色投進來,落在他的臉上。

奚亭一動不動地盯著他睡著的側臉,突然之間,他好像又聽到了自己那淩亂的心跳聲,身子像是失去了自控力,第一次悄悄低下頭,在少爺所不知道的情況,偷偷地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

親完,奚亭渾身都滾燙了起來。

偏偏,那晚少爺不放心,睡得很淺,他剛親完後,少爺就睜開了惺忪的眸子,怔怔地看他。

兩人四目相對。

奚亭呼吸都不敢喘,緊繃地盯著他。

少爺依舊是趴在床上,睜著惺忪的眸子安靜而專注地看了他一陣後,忽然伸出手,輕輕地摁住了奚亭的腦袋,將他壓下來,吻住了他的唇。

少爺的嘴唇很柔軟,有點涼,含住他的嘴唇後溫柔地吮吸啃咬,而奚亭腦袋一片空白,也冇有做出什麼動作,就任由少爺摁著他輕輕吻著。

等到少爺鬆開他時,奚亭見到少爺的耳朵紅得好像能溢位血來,沙啞地說:“……你親我了。”

奚亭:“……”

他瞬間嚇了一跳:“……什,什麼?”

少爺雖然耳朵連著脖子一起通紅,但還是盯著他,固執地說道:“……你親我了,我看到了。”

奚亭還冇從被他摁著吻的錯愕中回過神,又被他這話嚇了一跳,脖子瞬間就通紅起來:“……你、你……不是閉著眼睛睡覺嗎?怎麼看到?!”

這不是胡說八道嗎?!

“我不管……”少爺滿臉通紅,半張臉還埋在床上,目光灼灼地看著他,枕在床上的手悄無聲息地握住他的手,雖然紅著耳朵不好意思,但他還是固執而堅定地說,“我就是知道……你親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