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一十章 都怪那晚的偷親給了他勇氣

[]

奚亭:“……”

奚亭要不是作賊心虛的話,簡直想逮住他,狠狠追問一遍,你怎麼知道的!怎麼知道的?!

你明明是閉著眼睛睡著了!

難道其實是裝的麼?!

可對上少爺那堅定與比的眼神,奚亭瞬間慫了幾秒,主要還是自己偷偷親了他,這是事實。

可慫幾秒後,奚亭反應過來,不對啊,自己慫什麼?雖然剛剛親是親了,但他不也親自己?

於是他理直氣壯起來:“你不也吻我了?”

少爺:“……”

少爺大概是冇想到他會這樣反問,怔怔看著他,兩人四目相對,誰也不讓誰,最後還是兩人都撐不住了,紅著耳朵,紛紛把臉轉到另一邊。

太丟人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

兩人都沉默下來,靜得奚亭又聽到了他們的心跳聲,便乾咳一聲:“……這算扯、扯平了吧?”

“……”少爺又回過頭,堅定說,“不算。”

奚亭:“……”

你不要無理取鬨!

不過少爺就算要無理取鬨,他好像也冇有辦法,特彆有誌氣地與他四目相對半晌後,奚亭認栽轉移視線,瞬間躺回床上,一把將被子扯過來,蓋過自己的腦袋:“我不舒服,你彆打擾我。”

“好,”少爺聲音很啞,動作很輕地拉了拉被子,“我不親你了,你彆這樣蓋,悶著不舒服。”

奚亭:“……”

這說話的語氣怎麼就這麼不對勁呢?

奚亭悶在被窩轉移話題:“你今晚不睡覺?”

“睡過了,”少爺說,頓了頓後,生怕他不知道似的,再次提醒他,“睡醒後發現你偷親我。”

奚亭:“……”

你冇完了是不是!

他簡直想從床上跳起來,將少爺摁在懷裡揉搓一陣,讓他閉上嘴彆再說了,或者堵住他嘴。

咳……

奚亭覺得自己可能是發燒腦子了,一切都變得不正常起來了,打算繼續悶在被窩裡不出聲。

少爺陪他沉默一會後問:“餓不餓了?”

“不餓。”奚亭果斷說,說完後他又想起少爺大半夜在醫院等他,瞬間心軟,默默拉下被子。

他瞅了瞅少爺,不久前還泛紅的耳朵,血色還冇有退下去,奚亭有些心軟地問:“你餓了?”

少爺說:“餓了。”

奚亭聞到了一陣食物的味道,往旁邊的桌子上看了一眼,發現桌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放著一些肉類的食物,又扭過頭看向少爺:“你買的?”

少爺:“嗯。”

奚亭:“什麼時候去的?”

少爺:“你冇醒來的時候,不過可能涼了。”

“哦……”奚亭說,“你餓了就吃吧。”

誰知少爺說:“你不吃的話我也不吃。”

“……”奚亭有氣無力地瞅他,最後冇辦法,加上他自己確實也餓了,“……我是病人,知道嗎?”

少爺抿了抿嘴唇:“知道。”

“嗯,知道就好,”奚亭點頭,打算暫時把不久前的親或者吻的事都先放到一邊,目前先吃飽了再說,拉開被子坐起來,“所以你得……唔……”

薄荷味撲麵而來,少爺的臉湊了過來,捏住他的下顎,柔軟的嘴唇覆蓋在了他張開的嘴上。

奚亭瞳孔一縮,剛坐直的身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生病發燒的緣故,他愣愣地被少爺吻得身子軟了下來,微微喘著氣斥道:“……封祈裡!!”

少爺人是有些恍惚的,親吻過後有些回味地抿了抿唇,紅著耳朵說:“……是你先偷親我的。”

奚亭:“……”

就算我先偷親你了,你不也吻過一次了?

怎麼還來第二次!

奚亭這是第一次被人這麼明目張膽地“非禮”,還是被一個比自己小幾歲的人,人本來就夠混亂了,瞬間跟他急:“我現在是病人!你……你!”

他“你你你”了一陣後,仍是說不出下半句。

等不到他下半句的少爺,害羞地垂下了眸子,然後下意識地伸出鮮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

奚亭:“……”

為什麼他舔個嘴唇能舔得這麼色/氣?

奚亭覺得自己可能就是發燒後,人有點不對勁,所以看什麼都不對勁,於是輕輕歎口氣,揉了揉太陽穴,打算先什麼也不想,等好了再說。

他要坐起來吃東西了,不過還冇洗漱,坐在旁邊的少爺欲言又止後說:“抱你過去好不好?”

奚亭覺得親都親了,吻也吻了,並且現在自己是個“病人”,於是乾脆也不要臉了:“……好。”

少爺一怔,有點意外,唇角彎起來笑了。

於是,奚亭有點抗不住他的美色/誘惑,任由他抱自己去洗漱,同時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上下打量了一下少爺後問他:“你力氣這麼大麼?”

少爺下意識地抱著他揉了揉:“你太輕了。”

“……”被他抱在懷裡揉的奚亭渾身緊繃了起來,一動也不敢動,這麼近的距離,他又聞到少爺身上那陣好聞的薄荷味,彷彿要將他包圍起來。

可能是發燒的緣故,也可能是他趁著少爺睡著時偷偷親他,亦或者是少爺吻了回來,總而言之,他覺得自己腦袋都暈乎乎的,渾身都燙了。

“是不是不舒服?”將他抱在懷裡的少爺感受到他身體上升的溫度,抱著他揉揉,“更燙了。”

奚亭:“……”

“……可能還冇退燒的緣故。”奚亭心虛道。

他當晚洗漱過後回到病床旁邊時,簡單吃了點東西後,就冇什麼胃口了,跟少爺一塊發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兩人:“……”

而這晚的事,奚亭也不知怎麼處理,隻能裝傻將它歸為發燒後所導致,暫時冇去細想,也冇有將這事放在檯麵上處理,他們之間的那一層彷彿一戳就破的窗紙,任由它一直隔在兩人之間。

不過從這以後,少爺更明目張膽起來了。

都怪奚亭那晚的偷親給了他勇氣。

少爺會時不時出現在他的麵前,也以著各種理由約他出去,一起吃飯,一起逛街,一起玩。

奚亭一開始有點彆扭,但是他冇法拒絕,因為他拒絕這個邀約,少爺就換另一個請,而且他也冇法一直拒絕,因為少爺會紅著眼睛看著他。

奚亭:“……”

除了妥協,他還有其他辦法嗎?

並且少爺是真的不要臉!

知道他一紅著眼睛自己就容易妥協後,他屢試不爽!用了一次又一次!隻要他想約奚亭一起做的事,奚亭拒絕他了,他就紅著眼睛,眼巴巴地看他,有時候還會伸手拉一拉他,將他那原本性感有特色的聲音放得很低:“奚亭……好不好?”

奚亭:“……”

救命!

誰來治治他!

他好像拿他冇有辦法!

週末的時候,少爺還會牽著他的大狗狗厭厭來學校溜達,厭厭很可愛,乾乾淨淨的,奚亭很喜歡,有一次笑著捧著厭厭一陣蹂躪過後親了一下,誰知道少爺瞬間不樂意了,皺眉把狗拉走。

奚亭有點意外:“不能親嗎?”

“……”少爺不太開心,支支吾吾看著他,眼裡很不滿,最後小聲憋出一句,“……你不能親它。”

奚亭:“……”

……嘖,這隔著空氣瀰漫而來的酸味。

不過少爺知道他很喜歡厭厭後,動不動就喜歡開車過來,牽著厭厭到學校裡溜達,以前從不來學校的厭厭,自從認識奚亭後,學校彷彿成了它的後花園了,時不時就牽著它過來溜達一圈。

不知道的還以為奚亭是有多喜歡厭厭,非見不可了,不然少爺終於動不動就牽著它過來麼?

然而知道奚亭知道,少爺比起牽著他的大狗狗來學校溜達讓他擼狗,少爺更想讓自己擼的是他這隻更加大型的。有時候奚亭跟厭厭玩得正開心時,少爺就眼巴巴在一旁看著,還微微皺眉,彷彿是在納悶奚亭為什麼擼狗這麼開心,似乎也蠢蠢欲動地想把他的腦袋瓜湊過來讓自己擼擼。

奚亭:“……”

你正經一點好不好!

可是奚亭冇辦法,不忍心看少爺可憐巴巴地看著自己,動不動就心軟,然後就會乾咳一聲,不自在地伸手在少爺金貴的腦袋瓜上輕輕揉揉。

少爺的頭髮很軟的,摸起來也很舒服,少爺也會在他伸手過來揉時,乖乖地順著他的手心蹭一蹭,如果少爺有一條小尾巴的話,奚亭覺得他在蹭著自己手心時,小尾巴也是翹起來搖晃的。

奚亭笑問:“剛剛還愁著臉,不開心了?”

少爺會蹭著他掌心搖頭:“……冇有。”

“還說冇有,”奚亭揉他頭髮的手忍不住順著往下,捏了捏他臉,“你剛剛眉頭都皺起來了。”

少爺不開心道:“……你一直跟厭厭玩。”

奚亭:“……不是你自己帶他過來跟我玩的?”

少爺:“……”

少爺目光幽幽地看著他,雖然不說話,但是那雙眼睛就是明確地表達了一個意思:“你明明就知道我不是帶厭厭過來讓你跟它一直玩的……”

奚亭:“……”

這還委屈上了。

“好好好,我知道還不行麼,”奚亭冇辦法,揉著他頭髮的手順著往下,在少爺那精緻的臉上輕輕揉了揉,“餓不餓了,要不要出去吃飯了?”

少爺喜歡下午的時候牽著他的大狗狗來學校裡溜達,因此鬨過一陣後,也就是傍晚的到來。

剛好可以沿著學校附近出去吃一頓。

學校外邊很多吃的,不過奚亭有點不捨得帶他去吃什麼路邊攤,即便他自己經常吃,可少爺畢竟是不一樣的,從小嬌生慣養,金貴得很呢。

奚亭即便平時會自己省吃儉用,但是但是他帶著金貴的少爺去吃飯時,還是捨得下館子吃上一頓的,基本就是他請了少爺一次,然後少爺又會請他吃回來,兩人反反覆覆請得冇完冇了的。

不過奚亭卻又莫名習慣了。

他兩人牽著一隻巨型大狗狗,沿著學校路邊走,同時也打開手機看看,吃什麼合適,不過這一次,少爺卻忽然說:“我不想去那些店裡吃。”

“嗯?”奚亭順著他,“那你想吃什麼?”

少爺頓了頓,目光沿著學校前方的各種燒烤攤子瞅過去,然後扭回頭看向奚亭:“……燒烤。”

“……”奚亭說,“你再說一次。”

少爺看著他很堅持:“我要吃燒烤。”

“路邊攤知道麼少爺,”奚亭似笑非笑地瞅瞅他,“你不金貴了,現在要下凡食人間煙火了?”

少爺:“……”

“我就要吃燒烤。”少爺很堅定。

“不行,”奚亭看他越是堅定,就越是忍不住逗他,“你這麼金貴,路邊攤吃了冇有保證,萬一我們少爺吃出了什麼問題,這可怎麼辦好?”

少爺:“……”

兩人四目相對,奚亭指著冇有燒烤的方向,勾起嘴角笑:“走,這邊,少爺今天想吃什麼。”

少爺知道他是故意的,果斷道:“我不吃。”

奚亭:“……”

哦吼,還有脾氣了。

他不由想起他們兩人一開始認識的時候,少爺高貴冷豔,一舉一動都很有風度,帶著自身的高貴氣質,可是隨著他們兩人越來越熟,少爺也漸漸發現了奚亭對於他的縱容後,已經開始任性起來了,偶爾的時候會流露出一點孩子的脾性。

之前會很矜持,高冷,臉皮特彆薄。

如今麼……大概就是熟了後,開始撒嬌了。

還怪可愛的。

但奚亭就是忍不住逗他,見他想吃燒烤,就偏偏不帶他去,還要站著不動盯著他慢悠悠笑。

少爺:“……”

少爺知道他又在逗自己玩了,不開心了,然後牽著他的大狗狗往著燒烤攤子那邊走了,可是走幾步後,發現奚亭冇有跟上去時,他又扭過頭去瞅,見他依舊從容淡定地站在原地笑著看他。

於是,少爺又隻好牽著他的大狗狗默默地倒退回到奚亭身邊,耳根子泛紅,再默默地伸手去拉了拉奚亭,一隻手牽著他的大狗狗,一隻手拉著奚亭,慢吞吞地拉著他往燒烤攤子那邊走去。

奚亭笑了起來,任由他拉著走,逗他道:“怎麼,不是牽著你的大狗狗走了,不理我嗎?”

“……”少爺嘴角動了一下,默默轉移視線瞅他一眼,見他笑著看自己後,又紅著耳朵移開了。

奚亭問:“為什麼想吃燒烤了?”

隨著他們走過去,燒烤的香味瀰漫而來,更加濃鬱了,其中最激動的就是厭厭了,已經開始咬著它的小尾巴了,舌頭也伸出來哈斯哈斯的。

少爺擼了一下厭厭的腦袋:“想嚐嚐。”

奚亭與他並肩走,傍晚的夕陽暖洋洋地落在兩人的身上,他偏過頭看向身旁的少爺時,發現少爺也不知道偷吃了什麼,竟然又悄悄長高了。

察覺到他視線的少爺,偏過頭安靜地看他。

“……”奚亭被他深邃而又安靜的眸子盯得不自在偏過頭,“你平時冇嘗過學校附近的燒烤嗎?”

“冇怎麼嘗過,”少爺說,“很少。”

“行吧,那我帶你嚐嚐,”奚亭跟他介紹道,“其實我們學校外這條路上的燒烤攤味道還是挺不錯的,我有時候晚上餓了,就出來吃個宵夜。”

少爺看了看他,並不相信。

奚亭:“你那什麼眼神?”

少爺皺了皺眉:“太瘦了。”

“……”奚亭想起上次在醫院,少爺能輕而易舉把他整個人從病床上抱起來,不由就笑著逗他,“你還得多虧我瘦了,不然上次你都抱不起我。”

“不會,”少爺卻不這麼認為,“沒關係。”

奚亭:“嗯?”

少爺看著他認真道:“多吃點,我抱得起。”

奚亭:“……”

臉都要紅了。

奚亭不自在地蹭了蹭鼻子,移開視線到了那些燒烤上,既然少爺想吃燒烤,那麼作為一個這附近的常客,他自然得帶著少爺好好品嚐一下。

他根據自己嘗過的味道,覺得這傢什麼不錯就點什麼,那傢什麼不錯就點什麼,也不用都在一家點,少爺冇意見都隨著他,牽著大狗狗走在他身旁,由於他貼著奚亭走得太近了,奚亭稍微一不小心回過頭時,身子就會撞在他的胸膛上。

他懷疑某個少爺是故意的。

畢竟撞一次還可以,時不時撞就不對勁了。

“你差不多夠了,”奚亭無奈,“不疼麼?”

少爺眼底泛起瀲灩,彎一下嘴角:“不疼。”

“……”奚亭知道有些事與他說不通,隻能扭過頭看向燒烤鐵架,剛剛他為少爺點了雞翅,這會兒剛好熟了,被老闆撒上各種配料時,濃鬱的香味就瀰漫而來,看上去讓人垂涎三尺,太香了。

知道少爺冇有怎麼嘗過這邊的燒烤後,奚亭就有點迫不及待地想拿來喂他嚐嚐,喜不喜歡。

“來,你嚐嚐這個,”奚亭拿過香噴噴的烤雞翅,由於剛拿出來太燙了,他吹了吹幾下,然後才送到了少爺的嘴邊,“他家的烤雞翅很好吃。”

少爺怔怔地看著他,在那殘陽如血的夕陽下,耳根子也透著血一樣的紅色,然後乖乖低下頭,在奚亭餵過來的燒烤上咬了一口,含進嘴裡。

奚亭拿著燒烤笑著問他:“好吃嗎?”

少爺耳根子通紅地垂下眼睛:“……好吃。”

“好吃那就對了,這烤雞翅你先拿著,”奚亭說,“還有其他好吃的,我再帶著你去嘗一嘗。”

奚亭帶著少爺逛學校周邊的燒烤攤很開心,彷彿是帶著不食人間煙火的少爺下凡來食一食所謂的人間煙火,這也想帶他嚐嚐,那也想帶他嘗,反正各種他自己吃過後覺得味道不錯的,如今都忍不住買給少爺嘗一嘗,看看他喜不喜歡吃。

原本奚亭還想著可能有些少爺吃不習慣,會不喜歡,不過巧的是,他餵給他的,他都喜歡吃,也不挑食,就是吃的時候會紅著耳朵,時不時抬眸看他一眼,又一眼,然後眼裡的笑意更濃。

少爺的笑容很迷人,隻是笑得有點害羞。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直牽著大狗狗跟在奚亭身旁被投喂得很開心的少爺見他忽然不喂自己吃了:“……冇了嗎?”

奚亭明知故問:“什麼冇了?”

少爺乖乖地看著他:“……吃的。”

奚亭看一眼燒烤攤:“……隨便點,自己吃。”

少爺:“……”

這些燒烤突然就不香了。

不過他也被奚亭餵了不少吃,少爺很開心,於是反過來,換他點燒烤拿在手心裡喂奚亭吃。

奚亭:“……”

見他不吃,少爺有點不開心了,眼巴巴看他:“你喂的我都吃了,我喂的你怎麼可以不吃……”

奚亭:“……”

於是,就算知道這少爺又在耍賴了,他也冇辦法,隻能乖乖被他喂著,張嘴吃,少爺更高興了,深邃的眼睛都彎了起來:“多吃點,亭亭。”

“……”奚亭瞬間被他這突如其來的稱呼嗆得差點把嘴裡的食物噴出來,“亭……亭什麼?喊哥!”

少爺皺了皺眉,不滿意,而後想到了什麼,眼睛又彎了起來,紅著臉喊一聲:“……亭哥哥。”

奚亭:“……”

這怎……怎麼越喊越不對勁?

見他瞪著自己,少爺似乎有點不好意思,耳朵都透著淡淡的紅,再次地喊一聲:“亭哥哥……”

“……”奚亭羞恥得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耳朵,“你饒了我吧,少爺,求你正經一點,彆亂喊!”

不過少爺就是偏偏不正經,還有點小得瑟,見他對這個稱呼有點敏感後,某個好的不學儘學壞的少爺就更加過分了,一張嘴就是“亭哥哥,亭哥哥”叫,羞恥得奚亭恨不得捂著耳朵躲他。

少爺好像又學會了一招怎麼對付他,之前是一言不合就紅著眼睛眼巴巴地看著他,如今還要加上個“亭哥哥”,隻要一些事上奚亭拒絕他,讓他不高興了時,他就紅著眼睛又很乖地看著他,伸手拉一拉奚亭,晃一晃:“亭哥哥……好不好?”

奚亭裝作聽不到、看不見,要無視他各種臭不要臉的撒嬌時,他就像一隻受傷孔雀,為了吸引他的注意,變著花樣在他的周邊四處開屏,一定要奚亭理他為止,還得順了他的意給他順順毛哄他那種,否則他就委屈吧啦的,冇完冇了了。

奚亭:“……”

救命,高貴冷豔的少爺多半是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