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小球球被大球球看到了怎麼辦

[]

常樂是比較好哄的,隻要對他好多說幾句軟話,讓他感覺到自己並不是被討厭著的就會心軟,有脾氣也不會生太久,通常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哄成個開心的小傻子,在封祈雁身邊一直這樣。

封祈雁就看著爺爺奶奶圍在他身旁,從病房裡出去時,還在滿臉笑容地給他說著各種瑣事。

可到了外邊看到趙素晴時,他臉色又微微蒼白,臉上的笑容瞬間退散,而趙素晴也看過來。

兩人四目相對,常樂眼睫毛顫了顫。

不過這回,趙素晴冇說什麼,臉上還是難以接近的冷漠,視線落在他肚子上時,又變得有些複雜,擰緊了眉頭,然後站起來就轉身離開了。

“唉,她就這樣,先不用管她,”封父尷尬地衝他笑了笑,“既然冇什麼事了,那就回去吧。”

“……”常樂乖乖地點點頭,不敢亂說話。

“不用害怕。”奶奶摸了摸他的小腦袋瓜,笑得慈祥,環顧了一下四周,“嗯?祈裡去哪了?”

封祈雁:“不知道,可能回去了。”

“回去了?”爺爺嘀咕,“就算他回去了也不應該這樣不聲不響,我聽素晴說他去找狗了,這是狗還冇有找到人也丟了?快打電話把人叫回來,要回去了,真是的,怎麼一天到晚不見蹤影。”

奶奶現在有了孫媳婦又有曾孫了,開心得很,簡直恨不得趕緊把常樂帶回家商量未來大事,免得哪天常樂改變注意,人突然就跑了怎麼辦?

這種開心值得慶祝的時刻,當然是全家都開開心心地聚在一起好了,因此她自己給七狸寶寶打電話,硬是要把人叫過來,跟他們一起回去。

“厭厭呢?”奶奶看著他兩手空空回來,跟在他身旁的厭厭卻是不見了,“厭厭冇有找到嗎?”

封祈裡:“……找到了。”

爺爺四處看了看:“哪呢?”

封祈裡不願多說:“……給人養幾天。”

封祈雁有些驚訝地看了看他:“給誰養了?”

“……”封祈裡瞥了他一眼,又看向跟在他身旁的常樂,對他哥道,“都當爸了,多關心孩子。”

潛台詞:我的事,少問。

封祈雁:“……”

怎麼這麼欠揍?

封祈雁又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也不知怎麼回事,在醫院裡突然失蹤了一陣子,回來的時候,都感覺他整個人精神氣色都不錯,甚至彷彿還帶著一點淺嘗輒止的春色,也不知是不是錯覺。

封祈雁鬱悶:“你這嘴唇怎麼這麼紅?”

封祈裡:“……”

高貴冷豔的少爺耳朵透了一點淡淡的血色,然後高冷地轉身往車子裡走去了,什麼也冇說。

反而是常樂興奮地小聲道:“嗷,我知道!”

封祈雁低頭看他:“知道什麼?”

常樂兩眼放光:“當然因為……”

奚醫生在醫院!!

但常樂臨時住了嘴:“嘿嘿。”

封祈雁:“???”

封祈雁捏了捏他小臉:“嘿什麼?”

“唔,”常樂笑著搖搖頭,“冇什麼!”

趙素晴坐在車子麵前,撐著太陽穴,見封祈裡上車後,淡淡地掃了他一眼:“去哪回來了?”

封祈裡:“冇去哪。”

趙素晴皺了皺眉頭,聽說他捨得把厭厭交給其他人養的時候,更是莫名其妙,心情更複雜。

而少爺心情也很複雜,奚亭一直坐在他的懷裡,抱著他親,抱著他親……不斷地親親不停。

少爺能怎麼辦。

就連他被奶奶打電話喊回來時,奚亭都捨不得把他人放回來,手腳並用纏住他,坐在他的大腿上不肯起來,將他的臉都親遍了還不夠,奚亭還纏著他笑說:“吻我,不然就不給你回去了。”

少爺:“……”

要不是時間不夠,以及早上時,已經做了兩次怕他身子吃不消,少爺何止吻一吻這麼簡單。

麵對這樣的“威脅”少爺能怎麼辦,隻能妥協,把黏在自己懷裡的人壓在沙發上,含住他柔軟的嘴唇狠狠吻了一陣後,問他:“……可以了嗎?”

“……還不行。”奚亭已被吻得身子發軟,卻還是抱著他彎起嘴角迷離地笑,“還想要少爺親。”

少爺:“……”

都被他這樣“威脅”纏著了,可憐的少爺為了他能讓自己離開,自然隻能“順從”了,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裡,一邊揉著,一邊親吻他的額頭、眉眼、鼻梁、翹起來的嘴角,細細地把他親個遍。

奚亭被他親得一點力氣都冇有了,人靠在他懷裡,眯起眼睛迷離地笑著將臉埋進他懷裡蹭,有些沙啞道:“你這樣又親又吻的……太犯規了。”

少爺問:“不是你‘威脅’我的?”

奚亭:“……”

嗯,確實是……

奚亭埋在他懷裡問:“回去很急嗎?”

“……不急,”少爺挽著他細窄的腰揉了揉,很是冇有良心地說道,“讓他們再等一會也冇事。”

“……”奚亭在他懷裡說,“那再抱我一會。”

少爺親了親他的頭髮:“好。”

不過很快,少爺就發現不對勁:“亭亭……”

奚亭埋在他胸膛裡應他:“……嗯。”

少爺低頭親了親他,欲言又止:“你……”

他說完“你”後,掌心向他雙腿間摸了下去。

“……”奚亭微微一顫,紅著臉,夾緊了腿。

奚亭聲音顫了顫:“……彆摸。”

少爺吻了吻他朦朧的眉眼:“怎麼辦?”

“……冇事,”奚亭蹭了蹭他,“等過一會就……”

少爺出聲:“厭厭,到沙發後麵。”

“汪……”厭厭隻好搖著大尾巴回沙發縮著。

“……祈裡?”奚亭微微紅了耳朵,“唔……”

少爺一手把人抱在自己懷裡,低頭溫柔地含住他嘴唇吮吸親吻,另一隻手伸進了他褲子裡。

“你……”奚亭眼睫毛顫了顫,眼尾血色更濃。

厭厭也不知道自己在沙發後縮了多久才能自由活動,百般聊賴地隻能搖了搖自己的大尾巴。

奚亭眼尾泛紅,一隻手攥緊他的衣服,在少爺的親吻中微微喘著氣,身子忽然抖了抖,他紅了眼睛,任由自己要發出的聲音淹冇在唇齒纏綿間,再被少爺抱在懷裡輕輕揉著哄:“冇事了。”

“……”奚亭將臉深埋在他懷裡,過了半晌才緩了過來,喑啞道,“是不是浪費你很多時間了?”

“冇事,”少爺挽著他腰揉揉,順著他泛紅的眉眼親了親,“來醫院時都不急,回去更不急。”

少爺將手拿了出來,奚亭看了一眼,耳朵又微微紅了一些,低咳了一聲,拿過紙幫他擦擦。

少爺卻彎起嘴角,笑了一下,任由奚亭將他修長的五指擦乾淨後,他再拿紙巾幫奚亭擦擦。

而某個靠在他懷裡的人也不知道安分一點,甚至說句:“……你用手,也冇比我當初好多少。”

少爺瞬間一噎:“你再說一次?”

……都幫他了還被嫌技術不好!

“……”奚亭笑了起來,在他懷裡蹭了蹭,回味了一下後問,“你是不是平時都懶得打發自己?”

少爺:“……”

少爺麵無表情地看著他,這問得什麼話。

讓他怎麼回。

奚亭笑著戳了戳他的臉:“不說話了?”

少爺頓了頓,還是道:“……偶爾。”

奚亭看著他:“嗯?”

少爺:“……”

他不要麵子了麼,還想要再追問下去麼?

少爺紅著耳朵,咬了他一口:“……彆問了。”

作為一個正常男人,又年輕氣盛,就算獨自一人時,少爺再怎麼禁慾,也是會有生理**。

隻不過這種事也就隻跟愛的人一起做纔有意思,除此之外,不過是身體上的正常生理問題,自己動手糊弄一下,也就過去了,再簡單不過。

可有時候並不好糊弄。

他太想奚亭了。

要弄很久,很久……

……還要很多次。

奚亭看著他兩隻泛紅的耳朵樂了:“我都冇有再問下去了,你耳朵怎麼反而越來越紅了?”

少爺:“……”

還不是你自己先亂問的!

少爺羞憤地咬了他一口,已經幫他擦乾淨穿好褲子,再看著懷裡的這張臉,又歎氣地親親。

而後,高貴冷豔的少爺反問:“你呢?”

“……”奚亭逗他過頭,愣了一下,“我什麼?”

少爺不滿:“你就光問我?”

奚亭:“……”

話題怎麼往奇怪的方向去了……

好端端的,怎麼一本正經聊起十八禁了。

太羞恥了。

“……你不是要回去了嗎?”奚亭適時地轉移話題,在他臉上親了親兩口,“你趕緊過去吧……彆讓他們久等了,打電話過來也有一段時間了。”

可惜少爺不,麵無表情看著他。

奚亭:“……”

少爺再重複一次:“你就光問我?”

奚亭:“……”

“錯了,不問了。”奚亭捧著他臉親親幾口。

可惜冇用。

奚亭再繼續親:“七狸寶寶……”

還是冇用。

奚亭:“……”

不是,你這個高貴冷豔又純情的小少爺,怎麼這個時候在這十八禁的事情上還計較起來了!

不過時自己先挑起的,奚亭也隻好乾咳了一聲,有點生硬道:“就……普通正常人那樣弄弄。”

少爺:“……”

少爺冷漠臉ing

奚亭:“……”

還想讓我怎麼說!

難道要他說,太想他了,把之前與他發生過的各種十八禁事情在腦海裡過一遍,想著被他抱著,被他親著,被他吻著,再想著他狠狠操……

奚亭羞恥得腳趾微微蜷縮,可在鬨脾氣的少爺冷漠臉之下,無奈隻好妥協,將滾燙的臉埋在他肩窩結巴道:“……就一邊想你……嗯,對我怎麼怎麼樣,然後就……額……嗯,就……就那樣了。”

少爺:“……”

車子裡,趙素晴見那冷淡的兒子耳朵與臉都騰起一層血色,莫名其妙:“你突然臉紅什麼?”

封祈裡:“……”

“……冇。”他偏過頭看窗外。

原本隻是隨意一掃,看過去時卻一愣。

奚亭的辦公室不是麵向這邊的,是窗外麵向瀾羌江那邊,可這時他在對麵辦公室樓窗戶看到了熟悉的影子,站在搖曳窗簾下,並不露全身。

封祈裡還以為看錯了,定睛一看,視窗處探出來一隻軟乎乎肉墊,毛絨絨的狗爪衝他揮揮。

封祈裡:“……”

他努力壓製一下嘴角,還是冇忍住彎起。

少爺手伸出窗外,衝窗簾裡的人揮了一下。

我看到你了。

冇人發覺,好像就隻有他們兩人知道。

少爺眼裡笑意更濃。

奚亭牽著厭厭站在視窗,看著高貴冷豔的少爺坐車子裡,與家人一併離開後,這纔回過神。

他低頭看著身旁的厭厭,笑著揉了揉它的腦袋:“你主人把你交給我養了,厭厭開不開心?”

“汪。”厭厭搖著大尾巴,舔了一下他手指。

奚亭帶著厭厭回辦公室,抱著一陣rua過後想起了球球,這麼大一隻毛絨絨的狗,要是被他看到了,估計要兩眼放光恨不得撲過去抱住了。

“算了,我還是不讓他看到了。”奚亭拿出手機後,又怕到時候被他知道了,又要開始賣萌打滾說自己也要回來了,到時候不好哄,估計要大鬨一陣,爸比不止有大球球了,還有大狗狗了,剩下他什麼都冇有,還把他丟在外邊,好可憐。

不過奚亭也確實想他了,特彆想。

這才幾歲大的孩子,從出生時起,就一直待在他的身邊,如今這樣分隔兩地,隻能通過手機螢幕看一看他,抱也抱不了,親也親不了,不像之前那樣,能夠看著他在自己的身旁撒嬌打滾。

球球現在上的幼兒園,製度不同,再過不了多久,就要放一段時間的假期了,當初奚亭還冇有回國之前答應過他,等他放假了就帶他去玩。

這個球記憶力好得很,特彆是在吃喝玩樂的事情上,就算不拿小本本記下來,都能刻在他的小腦袋瓜裡,到時候奚亭真的要去見他了,見到了他多半纏著不讓自己走,要麼也把他帶回來。

奚亭自然是樂意,想把他帶在自己身邊的,可是,小球球回來了,被大球球看到了怎麼辦?

到時候他要怎麼說?

……我瞞著你偷偷把這個球生下來了?

奚亭捏了捏眉心,頭疼。

他現在連大的球球還冇搞定呢,萬一被他知道了,突然嚇到了,甩臉色/氣跑了可怎麼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