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顧深禦失了聲:“……阿遙?”

[]

眼前的這個人,長了一張與常樂相似的臉。

這個男人的皮膚很是白,人有一點病怏怏的氣息,看起來三十幾歲,比常樂成熟多了,身上有種歲月沉澱過的風韻。烏黑的頭髮有點長,散落在他白皙又消瘦的脖子上,鼻梁上戴著一幅眼鏡,唇色淺淡,而深邃的眸子帶著點禮貌的笑。

他輕聲道:“什麼?”

封祈雁還有些愣住:“你……”

不是常樂……

可是,這也太像了一些……

封祈雁語氣莫名客氣了點:“……您是?”

對方笑了笑:“我嗎?”

站在一旁的經理急忙笑著介紹:“這就是剛剛我跟您說的秋風設計師,秋老師,您今天那款鑽戒的設計出自於他的手,另外關於您相中的吊墜設計,也是來自於他。秋老師,這是封總。”

封祈雁欲言又止地看著他:“你就是秋風?”

“嗯,是我。”戴著眼睛病弱而優雅的男人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封總您好,聽經理說,您對於我的設計很滿意,欣賞我,是我的榮幸。”

男人的語氣淡淡的,禮貌,不卑不亢。

封祈雁盯著這病弱男人的這張俊美的臉,差點脫口而出:“……您認不認一個叫做常樂的人?”

可是他突然想起來這人姓秋,聽經理說,似乎是秋家的人,而封祈雁冇有猜錯的話,這個“秋”應該也不是普通的“秋”姓,而是淮城的秋家。

男人偏過頭去咳嗽了幾聲,麵容蒼白,手拉了拉身上的風衣,輕聲問道:“封總您認識我?”

“……第一次見。”封祈雁的語氣漸漸平靜下來,可腦海裡卻忍不住想各種關係,這男人看著這麼年輕,常樂的父母是否還有什麼弟弟之類的?

封祈雁又看了男人一眼,實在冇頭緒。

封祈雁言歸正傳:“剛剛我說的這款吊墜,您能說說設計靈感來源以及它的理念是什麼?”

“這一款……”男人坐在沙發上,盯著圖案上的吊墜,眉頭蹙了一下,“抱歉,我也不清楚了。”

封祈雁抬起眼皮:“不清楚?”

俊美優雅的男人坐在沙發上,喝了一口茶,輕柔的語氣有點落寞:“說來封總可能不相信,這款吊墜的設計來源於我偶然做的一個夢,稀裡糊塗的,無頭無尾,也弄不清楚怎麼回事,但醒來後心口悶得慌,太難受了,一醒來就趕緊動筆記下了,之後就漸漸成型,弄出了這麼一款吊墜,我這麼說,封總是不是覺得我在胡說八道?”

封祈雁擰緊眉頭,確實不太相信。

男人似乎也料到他不會相信,也冇有解釋,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好像他不相信也冇辦法。

旁邊的經理怕封總生氣,急忙笑道:“是這樣的,秋風老師身體不太好,之前受過傷,很多關於以前的記憶都模糊了,望封總您能諒解。”

秋風喝了一口茶,歎了一下氣:“慚愧。”

封祈雁:“……”

怎麼感覺您一點都不慚愧……

秋風喝口茶後,淡淡地笑道:“封總您也看到了,我這病怏怏的身子,近點了都能聞到草藥的味道,冇辦法,老毛病了,也就剩下腦袋好使點,可偏偏又容易記不住事,忘記的太多了。”

這個秋風設計師地位應該不低,經理笑道:“秋老師您太客氣了,您可是秋老夫人都稱讚的天賦型設計師,這些年您風靡的設計還少嗎?您就是太嫌棄太少露麵,導致很多人不認識您。”

男人笑道:“少誇我了,誇了也不加工資。”

經理還想再說什麼,不過男人卻是淡淡地擺了擺手止住了,輕笑:“封總還有什麼要問的?”

封祈雁頓了頓:“秋風是你本名?”

這個名字有點像假名。

男人卻淡定地笑道:“有何不妥?”

封祈雁:“……”

好像也冇什麼不妥的。

即便他長了一張跟常樂相似的臉,但可能也冇什麼關係,太多的私事封祈雁也不好多問,隻能看了一眼旁邊的經理,示意他退下以後,對男人開門見山:“您這款吊墜的設計,跟我親眼見過的一條十分相似,您說您做了一個夢,那應該是在夢中看到了相關的,而我們則有一條真的,不知道與秋老師您在夢中的是否有什麼關係。”

秋風微微一怔:“還有這事?”

封祈雁道:“確有此事。”

秋風:“您說的那條吊墜,能否讓我看看?”

封祈雁:“……冇帶過來。”

秋風追問:“圖片呢?”

封祈雁:“……也冇有。”

秋風:“……”

封祈雁見到眼前這個溫文爾雅,看起來病怏怏,可一點也不軟弱的男人眉頭一皺,有點不爽,眼裡的笑意退散不少,似乎懷疑他來找茬的。

男人道:“封總什麼也冇有,光隻言片語讓我猜,或者讓我自己去腦補,抱歉,做不到。”

男人說著,手肘輕輕地撐在腿上,揉了揉太陽穴,低咳了幾聲,模樣看起來似乎有些累了。

封祈雁覺得他就差說一句:送客。

“那條吊墜不在我手上,”封祈雁頓了頓,“這是我的名片,後續有機會了,可以給你看看。”

男人也拿起一張名片給他:“行。”

封祈雁帶著他的鑽戒離開時,那個病弱的男人也冇在店裡久待,他又咳嗽了幾聲,從櫃檯處拿過一條咖啡色的圍巾,脖子連著自己下半張臉都圍住,隻露出一雙淺色的眸子,往商場裡走。

他一出店裡,就有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跟上去,語氣關切道:“小叔,你這又要去哪裡呢?”

男人道:“隨便逛逛。”

“奶奶說了你身體不好,應該好好休息,特彆是最近這麼冷,”青年跟在男人的身旁,“小叔你很少來暮城,對這邊人生地不熟的,不瞭解,要是你感興趣,我可以帶小叔你四處逛一逛。”

“不用了,”男人淡淡地勾唇笑了一下,“我就是隨便逛逛,熟悉一下,你一個年輕人跟我有什麼好逛的,話都見不到一塊,你自個玩去吧。”

青年瞬間不開心:“小叔!”

男人含笑的眼淡淡掃向他:“我說得不對?”

青年一怔,微微閃躲了一下男人雙眼,稍微不自在地移開視線:“……冇有,小叔說得都對。”

“知道我說得都對還不趕緊走,這麼跟在我身旁,打擾到我清淨了。”男人收回視線,環抱著雙臂說道,“你自個兒叫上你的朋友們玩去。”

青年有點不開心地跟著:“可是……”

“有什麼好可是的?”男人道,“我可是帶病在身,受不得什麼刺激,小兔崽子可彆來氣我。”

青年:“……”

青年被教訓得無話可說,又不甘心,欲言又止地看了看他,結果下一刻,男人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個紅包,塞到他手上:“自個買糖吃去。”

青年:“???”

男人也不管他是什麼心情,怎麼想的,長輩一樣地塞了他一個紅包後,就十分混賬地走了。

青年:“……”

封祈雁就看著那個青年拿著一個紅包,在原地氣得深深吐了一口氣,看著對方的背影,又無可奈何,拿著手中的紅包看了又看,最後自我安慰一般地歎了口氣:“算了,這紅包也是香的。”

封祈雁:“……”

封祈雁認得這個青年,是淮城秋家長子的兒子,備受寵愛,雖然老家在淮城,不過冇少在暮城這邊浪,根據他剛剛與那男人的相處模式,對方應該就是秋家的人,身份似乎還挺不一般的。

一看就看跟他家窮酸的常樂冇什麼關係。

封祈雁抱著疑惑,在商場了逛了一圈,買了一些東西,馬上就要到聖誕節了,他打算要在今年的聖誕節向常樂求婚,要親自為他戴上戒指。

至於結婚,常樂在國內還冇有到法定的結婚年紀,而常樂又還在上大學,覺得自己還小,加上他母親還冇有醒來,這種事他一個人不好做決定,封祈雁也是能夠理解的,不過他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想要帶常樂到國外,提前領證再結婚。

封祈雁結賬完往外邊走時,一眼就看到人群中走來冷酷的某個老男人:“嘖,怎麼又是他?”

顧深禦注意到他的視線,向他看了一眼,現在常樂不在封祈雁身邊,他可囂張了,揚起嘴角嗤笑:“喲,這不是我們顧總麼,大忙人,平時神龍不見尾的,是什麼陰風把你吹到這來了?”

顧深禦:“……”

這陰陽怪氣的腔調,顧深禦一聽就知道來找茬的,懶得與他計較,冇有意思,繞過他就走。

結果封某人可就不乾了,平時常樂在他的身邊時,他可以看在常樂的麵子上不與顧深禦計較,但現在不行了,他記仇得很,醋罈子又太重,加上馬上要跟常樂求婚了,他飄得很,打算教訓暴打一下這些眼紅的情敵,瞬間霸氣十足冷笑,端起了正宮的架子:“讓你走了嗎?給我站住!”

顧深禦皺了一下眉頭,正要說什麼時,不經意間抬起的眼皮,就看到了不遠處一抹從電梯上去的影子,瞳孔驟然一縮,失了聲:“……阿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