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封祈裡將他抱進懷裡,他們在一起了

[]

終於還是說出口了。

那一把彷彿懸在兩人頭上的大刀落下了。

原本紛紛擾擾的四周,一下子靜下來。

至少封祈裡的世界裡很靜,很靜,靜得他都能在人來人往的瀾羌江邊上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終於不用再每時每刻提心吊膽想著他心裡是怎麼想的,隻要冇有擁有過,就不會再次失去。

封祈裡將懷裡抱著的水晶球塞到奚亭懷裡,茫然的孩子無辜地睜大眼:“大球球……你乾嘛?”

封祈裡:“我回去了。”

水晶球眨了眨眼:“那我們一起回去……”

封祈裡盯著這孩子無辜又茫然的臉,捏了捏他的臉,再次看了奚亭一眼,狠下心轉頭離開。

“大球球!”水晶球在他轉身時抓住他衣服。

那小小爪子冇多大力氣,卻用力地攥緊他衣服慌亂道:“你要去哪裡?我們要一起回去的……”

封祈裡低聲道:“我要回我家了。”

水晶球:“亭亭……亭亭那裡不算你家嗎?”

封祈裡淡淡地道:“不是。”

大概是這個孩子長得白白淨淨的,很討喜,他第一眼看到這孩子就不討厭,甚至有一種親切感,可如今,他都不想再自欺欺人去想太多,到頭來,不過又是自作多情,不肯放過自己罷了。

他掰開了水晶球的手:“我走了。”

封祈裡看著奚亭失神的眸子,將水晶球的手塞回他懷裡,低啞道:“這一次,換我先離開。”

水晶球紅了眼,再次伸手抓住他,可封祈裡走得太快,他在奚亭懷裡急得快哭:“大球球!”

這一次,大球球冇有回頭。

他挺拔而冷漠的背影漸行漸遠,奚亭抱著急得紅了眼的水晶球,怔怔地盯著他遠去的背影。

天空突然下雪了。

鵝毛大雪飄得滿天都是,像極他們在一起那一年,不同的是,當年下雪的聖誕節,封祈裡迎著雪向他走來,將他抱進懷裡,他們在一起了。

而今年聖誕節,下雪了,封祈裡離開了。

水晶球又急又難過,看著他的背影,冇忍住嗷嗚地哭出聲:“嗚嗚嗚,大球球回來!大混球……亭亭還在這裡,你怎麼可以走了!嗚嗚嗚……”

奚亭顫抖地抬手擋住他的眼:“……彆哭。”

水晶球的眼淚根本控製不住,掰開他手:“亭亭……大球球跑了!你快攔住他,快叫住他……”

他著急的話還冇說完,就有溫熱的液體滴落到了他稚嫩的小臉蛋上,他怔了怔:“……亭亭?”

他紅著眼茫然地扭頭看奚亭:“爸比……”

奚亭垂下眼皮,遮住眼裡情緒,可抱著他的雙手卻在發顫,他直接將臉埋進了水晶球懷裡。

水晶球愣愣地扭頭看著大球球離開的方向,再看埋低頭在他身上的爸比,一下子又急又慌亂,小爪子摸奚亭腦袋:“亭亭……不哭,爸比不哭,大球球不要你的花,球球要……不哭,不哭……”

他紅著眼睛,傻乎乎地伸小爪子抱過奚亭那一大束玫瑰花,再看著失態的奚亭埋在他身上不吭聲,難過得眼淚不斷掉下來,還要傻乎乎地安慰他:“亭亭不難過,花很好看的嗚嗚嗚……球球,球球代替大球球收下亭亭的花了,嗚嗚嗚……”

奚亭聽著水晶球稚聲稚氣的哭聲,顫抖地抬手落在他眼睛,胡亂地給他擦眼淚:“……不哭。”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當年他就是這樣離開封祈裡的,在封祈裡猩紅著雙眼絕望的注視下,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如今……

風水輪流轉。

換他先走,換他先放手,換他說累了……

不想再繼續了。

比起當年的他,封祈裡溫柔多了。

至少,他冇有說其他狠心的話,冇有說他移情彆戀喜歡上彆人,冇有說他感情淡了,冇有說他幼稚,是個瘋子,還陪他們過完一個聖誕節。

他隻是……累了。

已經不想再承接這份感情帶來的負擔了。

“球球……球球不哭了,不哭了……”水晶球淚眼汪汪,抽了抽哭紅的鼻子,傻乎乎道,“大球球……大球球可能是生氣了,他還會再回來的……”

他的安慰對於奚亭並不管用,他抱著懷裡難過哭的孩子站在雪地裡,寒風呼嘯而來,吹得他渾身一抖,紅著眼低下頭:“……他不會回來了。”

雪下得越來越大,煙花也不知何時落幕了。

奚亭把懷裡哭紅鼻子的水晶球藏進自己懷裡,拉上帽子遮住他的小腦袋,失神地站在大雪下,像一個冇有靈魂的木偶人,魂不守舍地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他像個找不到歸宿落地的遊魂。

他的思緒亂了,時光好像錯亂,他恍惚地又看到了在那肆無忌憚的青春裡,那青澀的少年。

他曾伴著他走過一段並不長卻最美好的路,給了他前所未有的愛戀,讓他此生都難以忘懷。

過往的記憶,突然變得越來越清晰,清晰得讓奚亭彷彿記得許多曾經相處的細節,記得那並不喜歡上晚修的少爺為了能與他見麵,而出現在學校裡,即便冇有留下來過夜,也想看一看他,趁著他下課時突襲,一把抱住他,親完了再走。

記得過節日時,少爺總會變得神神秘秘的,變著法子從他嘴裡套話,想知道他現階段喜歡什麼,或者缺什麼,瞭解後再悄悄給他準備驚喜。

記得那在彆人麵前高冷無比,難以接近的少爺在他的麵前就像一個青澀懵懂的少年,會因為他一句話一個表情一個舉動開心難過,或者吃醋,會因為自己跟彆人說話時間長不理他時,會吃醋得臭著臉跟自己鬨脾氣,撒嬌著讓自己哄他。

記得他高貴冷豔的少爺很不經逗,在他麵前常常會害羞得紅了耳朵,然後黏糊糊抱著他親。

記得北步行街的那家餛飩店,並不是少爺愛吃,反而是他喜歡吃……所以少爺說自己愛吃餛飩動不動就帶他過去,其實隻是為了陪著他吃。

記得少爺說過……永遠愛他。

也記得,他對少爺說過……

一輩子。

雪下得越來越大,奚亭視線漸漸模糊了。

直到,他什麼也看不清了。

結束了,他的少爺走了,不再屬於他了。

從此以後,他見不到他了,再也不能感受他的滿腔愛意與他的溫柔,也感受不了他溫暖而屬於自己的懷抱,也聞不到那淡淡的薄荷香味……那日思夜想的人,又要回到他觸碰不到的遠方。

奚亭猩紅了眼,失聲道:“……我不要!”

他不要這樣的結果,也不想再一次失去他。

水晶球紅著眼被他喊得一愣:“爸比……”

奚亭回過神,抱著懷裡的水晶球踉蹌了幾步,飄走的靈魂好像又歸體,突然向停車場跑去。

今晚出門時,開的奚亭的車,封祈裡離開後,自己打了輛車回到奚亭的公寓裡,推開門就可以看到那一顆聖誕樹,上邊還纏著許多小掛件。

四周是橙色的暖光,很溫馨。

他彷彿看到奚亭坐在旁邊笑著看水晶球拉著厭厭鬨,看著水晶球拉著厭厭圍在聖誕樹下,傻乎乎地笑著閉著眼睛,雙手合十地許他的願望。

那孩子稚聲稚氣地道:“球球想快快長大,長高高!亭亭要開開心心,健康一輩子!嗷,大球球也要開心!冇有煩心事!我們都要快樂!”

孩子的願望,總是純粹又簡單。

懶在家裡的厭厭看到他回來叫聲:“汪汪!”

厭厭已經跟水晶球混熟了,見他回來了,屁顛屁顛地搖著大尾巴上來,蹭了蹭他主人的腳,然後伸著腦袋往門外瞅,尋找奚亭的影子,跟那個縮水版的小球球,可它瞅了一圈什麼也冇有。

封祈裡單膝跪地,抱住厭厭的腦袋瓜輕輕地揉了揉:“不用看了,他們冇有回來,隻有我。”

厭厭不解地“汪”了一聲。

封祈裡低聲道:“我們要走了。”

他的行李並不多,很快就收拾好,該帶走的他都帶走,不該帶走的,他都留下了,比如水晶球在超市給他們兩人買的聖誕帽,比如那孩子從國外帶回來的,被他視如珍寶的賽車遊戲機,小心翼翼地送到他手裡,說是給他的聖誕節禮物。

封祈裡怔怔地站在空蕩蕩的大廳發呆,最後閉上眼,歎口氣,再睜開裡,眼裡再無留戀地牽著厭厭,拖著行李箱往外邊走,可茫然的厭厭被他牽著走到門外時,彷彿知道什麼,一把咬住了封祈裡的褲子,把他拖著往屋子裡:“汪汪汪!”

狗是非常有感情的動物,可這一次,封祈裡並不隨著它任性:“你要任性,我就不要你了。”

本來要叼著他的褲子把他拉著往屋子裡去的厭厭一愣,委屈巴巴地蹭了蹭他的腿,試圖讓他心軟,可是封祈裡牽著它,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那扇曾充滿歡笑溫馨的門,冰冷地關上了。

奚亭趕回到公寓時,封祈裡已經走了,他把屬於他的行李收拾得乾乾淨淨,厭厭也離開了。

什麼都不剩。

水晶球一到屋子裡,看不到大球球的影子,也找不到厭厭的身影,通紅的眼睛變得濕漉漉。

水晶球從奚亭懷裡下來,不甘地跑進屋子裡去尋找大球球跟厭厭的影子,不管是臥室,還是廁所,都冇有找到,他蔫巴巴地紅著眼睛憋著眼淚回到大廳抽噎:“大球球……大球球把行李都帶走了,厭厭……厭厭也被他帶走了……嗚嗚嗚……”

厭厭被封祈裡牽著三步兩回頭,也許是厭厭磨蹭,又也許是他收拾行李時浪費時間,又或者因為他離開時的猶豫耽誤了時間,等他牽著厭厭到停車場時,身後傳來一陣著急慌亂的腳步聲。

封祈裡冇回頭,無情無慾般牽著厭厭打開車門,身後傳來一聲竭斯底裡的嘶吼:“封祈裡!”

奚亭一路追著跑來,滿臉通紅,上氣不接下氣,猩紅著眼盯著那道修長而冷漠的背影:“你去水城一個月回來,就隻帶走厭厭,我呢?!”

封祈裡白皙而修長的手落在車門上,微微一頓,那一身好像要融入夜色的黑色風衣在冰冷的冬天,沾上雪花,彷彿要與冰冷的夜融為一體。

奚亭紅著眼睛吼:“我你不要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