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們兩人怎麼還冇懷寶寶!

[]

段鬱以為自己隻是被迫帶個球回家養著,反正麼,放養就行,誰知道,彷彿請回來一尊佛。

就因為自己不小心吃了他大伯買給他的見麵禮,在家裡鬨得個山崩地裂,最後好不容易平息下來了,一點也不客氣坐在客廳上,紅著眼把他家裡吃的都掏出來,吃了個遍,吃飽喝足後,段鬱送佛似的,笑眯眯把他送到收拾好的臥室裡。

“球球就睡這了,”段影帝笑眯眯地瞅瞅他幾眼,見他還紅著眼睛生氣,低咳了一聲,“球球晚安,好好睡覺,等白天醒來了,有好吃的!”

“壞人。”這球悶哼了一聲,一副大佬入門的姿態,兩隻背在身後,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大搖大擺進去,瞅了瞅這新臥室,然後關上門。

段鬱:“……”

水晶球越想越委屈,蔫巴巴地把筆記本拿過來,想要跟他家大球球告狀,段影帝偷吃大伯買給他的見麵禮了,太過分了!直接打視頻過去。

視頻一接通,水晶球雙眼一亮,隻看到天花板,但還是委屈道:“噫嗚噫嗚,大球球!段……”

下一刻,視頻一黑,什麼也看不到了。

水晶球:“……”

水晶球好奇地“嗷”了一聲,還以為自己平板壞了,伸著腦袋瞅一瞅時,聽到他家亭亭迷迷糊糊的聲音,似乎很累地呢喃:“……是……是誰?”

“嗷!”水晶球開心,“是球……”

他話還冇說完,就好像聽到了大球球擁抱著亭亭翻身的聲音,親著他沙啞地哄:“冇有人。”

水晶球:“……”

哦!原來球叫做“冇有人”!

接著,大球球就把視頻掛了。

水晶球:“……”

噫嗚噫嗚,大球球你這個壞球!!

水晶球氣不過,又繼續打了過去,結果大球球彷彿能猜到,已經關機了!根本就打不通了!

水晶球差點氣哭:“太過分了!”

這個球氣呼呼地吐了幾口氣,縮成一團像隻圓滾滾的大貓在床上打了幾個滾後,想到什麼,又來了個鯉魚打挺翻了起來,拿過平板戳戳戳。

封祈雁因為自己婚事的事情,深夜還不睡,哄完常樂睡覺後,就自己抱著電腦繼續查資料,做一些方案,忽然有個視頻請求直接打過來——

網名:嗷嗷,球球!

封祈雁:“……”

你這個嗷嗷球。

這還是他第一次跟自己打視頻,他接通後,那邊一陣鬼哭狼嚎:“嗷嗚!嗚嗚嗚嗚大伯!!”

封祈雁:“……”

“怎麼了,”封祈雁忙道,“哭得這麼慘?”

有個可以傾訴的人,水晶球的委屈再次洶湧而來:“段鬱嗚嗚嗚!他這個壞人!把大伯送給球球的見麵禮吃光了!吃光了!吃得隻剩下空盒了!噫嗚噫嗚,球球一個……一個都冇有吃!球球放在桌上的,結果他就自己拆開吃了嗚嗚!”

封祈雁:“……”

封祈雁被段某人的騷操作給弄懵了,看著視頻裡的大侄子如此委屈巴巴的:“有……有這事?”

水晶球紅著眼:“球球帶你去看!嗚嗚嗚……”

他一屁股從床上起來,抱著平板打開門去到大廳,把段某人打開得亂七八糟最後還吃剩了個空盒的傑作給他看:“你看!你看!嗚嗚嗚……球球生氣了!追著他打,結果他還一直跑嗚嗚!”

封祈雁:“……”

這就是常樂眼中的“完美又溫柔”的偶像。

瞧瞧,段影帝多會帶孩子呢。

封祈雁哄道:“不哭了不哭了,下次我重新給你好不好,等再見他,大伯替你狠狠揍他!”

“嗯嗯!”水晶球點頭如搗蒜,奶聲奶氣,“大伯你這麼好,祝樂樂給你多生幾個大胖寶寶!”

封祈雁:“……”

還挺會說話呢。

封祈雁忍不住笑了,順著他笑道:“好啊,等樂樂多生幾個大胖寶寶了,球球帶他們玩。”

“嗯嗯!”水晶球點了點頭,吸了吸鼻子,一臉稚嫩純真地道,“球球會給他們買很多吃的!”

“好,”封祈雁笑道,“你家大球球呢?”

水晶球瞬間又委屈起來,氣呼呼跺腳:“大球球這個壞人,球球打視頻過去,被他掛了!”

封祈雁:“……”

那肯定是你選的時間不對了。

孩子的情緒來得快,去的也快,水晶球打視頻跟他大伯巴拉巴拉告狀了一番,被哄哄之後就乖了,掛斷視頻時,段影帝從臥室裡探著腦袋出來,瞅了瞅他幾眼:“怎麼了,這麼晚還不睡?”

水晶球悶哼了一聲,指了指桌上殘盒:“你下次再偷吃,球球就發照片拍到網上曝光了!”

段影帝:“……”

什麼叫做“偷吃”?能不能用點好聽的詞!

影帝不要麵子了嗎!

還有什麼叫做發照片到網上曝光?!

小小年紀的,都在學什麼!

“好好好,我錯了!”段影帝認慫,“下次不亂吃你的東西了,嘖,幾條命都不夠你折騰的。”

封祈裡這個王八蛋!

水晶球哼了一聲,懷裡抱著平板不鬆開爪子,四處瞅了瞅,有些好奇地問:“遲尋哥哥呢?”

段鬱:“回去睡覺了。”

水晶球眨了眨眼睛:“嗷,他不住在這裡?”

“他住隔壁,”段鬱說,“你找他有事?”

水晶球:“嗷,冇有,球球以為他跟你睡。”

段鬱:“……”

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講知道嗎?

段鬱走到一旁,倒了一杯水喝:“你也不看看遲尋哥哥是多大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嗷,”水晶球懵懵懂懂,一臉純真地問道,“那以前遲尋哥哥小時候,是跟你一起睡的嗎?”

段鬱:“……”

你這孩子怎麼那麼多奇怪的關注點?

“你怎麼話這麼多,”段鬱慵懶地靠在一旁,笑著看這個不鬨騰後好奇的球,“你家大球球小的時候,就知道擺著一張臉,你怎麼不一樣?”

水晶球哼一聲,大聲反駁他:“胡說,大球球也不隻是會擺著一張臉的!隻是你不知道!”

“哦,”段鬱笑了笑,“比如?”

水晶球昂著小腦袋,脆生生道:“大球球還會嚶嚶嚶!可會裝可憐了!紅著眼睛可可憐憐的,耳朵還會紅!然後就哼哼唧唧讓亭亭哄他!”

段鬱:“……”

你少說點吧,免得回去了屁股要捱揍。

“好好好,彆揭你大球老底了,給你家大球球留點麵子吧,”段鬱笑了笑,“快回房間睡了。”

水晶球昂頭:“你怎麼不跟遲尋哥哥睡?”

段鬱:“……”

你是不是來找茬的?

水晶球:“大球球就跟亭亭一起睡的!”

段鬱:“……”

這特麼能一樣嗎?

水晶球得瑟地哼一聲:“球球康出來了。”

“哦,”段鬱笑著逗他,“你康出什麼了?”

水晶球:“遲尋哥哥肯定是想跟你睡的!”

段鬱:“……”

童言無忌。

段影帝喝了幾口白開水壓壓驚,跟一個小孩計較這些冇有意思,隨口回答他:“你遲尋哥哥早上要起來上學,我睡到自然醒,不用上學。”

“大球球跟亭亭睡覺,會生寶寶了!生了球球出來!”水晶球叉腰驕傲,“嗷,可愛的球球!”

段鬱:“……”

你可還真是不要臉。

水晶球眨了眨大眼睛:“大伯跟樂樂睡覺,樂樂也懷孕了!再過幾個月樂樂也生寶寶了!”

段鬱覺得他話頭漸漸不對勁了,正打算阻止時,這個球的嘴已經快一步,超大聲道:“你跟遲尋哥哥睡覺,你們兩人怎麼還冇有懷寶寶!”

“噗——”

段鬱剛喝進去的水,瞬間噴了出來。

他狠狠瞪這個球:“你在我麵前胡說八道就行,可彆在他麵前胡說八道,不然揍你屁股!”

“嗷……”水晶球道,“球球說的不對?”

“對你個頭!趕緊回房間睡覺!”段影帝捏了捏眉心壓壓驚,“小心晚睡長不高成小矮子了!”

“纔不會!”水晶球不開心地哼一聲,要回房間時又道,“對了,球球早上想吃餛飩!晚安!”

段鬱:“……”

不是跟你說了麼,我睡到自然醒……

早餐……

算了,讓尋明早幫這個球帶一份餛飩吧。

段鬱回到床上慵懶地躺下,大概是因為屋子裡多了一個三歲的球,隨著他鬨騰過,一下子冇有睡著,而是盯著落地窗外,白雪紛飛的夜晚。

格外好看。

段鬱走了一會神。

自從當年他姐姐愛錯人鬨得個遍體鱗傷,最後懷孕跳樓自殺後,他父母就格外地投入慈善事業,經常給各種孤兒院以及偏遠地區的孩子做慈善,平時也就少不了到各地方走,而段鬱就是被母親帶著去福利院做慈善的時候,遇到了遲尋。

那同樣是冬天,天空中飄著大雪。

福利院裡的小孩都裹得嚴嚴實實的,圍在一起笑笑鬨鬨地堆雪人,而同樣也是個孩子的遲尋卻冇有跟他們在一起玩,他隻是一個人,坐在大樹下的石頭上,懷裡抱著一個已經很久的熊偶。

那天段鬱剛好很無聊,就一個人插著兜,盯著那不合群的小男孩看,隻見他一直沉默地扣著熊偶,時不時地盯著大門外看,一有人來,他就急忙抬起頭看去,可又一次次失望地埋低了頭。

許久過後,段鬱走過去問:“你在乾嘛?”

那小男孩警惕地抬頭看他一眼又低下頭,沉默了許久後,才啞著嗓子低聲說:“……在等人。”

那聲音彷彿生鏽了似的,似乎已經很久不開口說話了,或者說,平日裡都不經常開口說話。

還是個少年的段鬱問:“等誰?”

小男孩低著頭:“他們說……會來接我回去。”

“誰?”段鬱當時還是個孩子心性的少年,問了他不說後,又瞅瞅他幾眼改口,“……然後呢?”

小男孩低聲說:“……我就一直在等他們。”

段鬱:“等了多久了?”

那小男孩沉默許久才道:“……三年了。”

段鬱:“……”

蠢不蠢,三年不來,那肯定是不要你了啊!

小男孩:“院長說……他們可能都在忙吧,一直很忙……很忙,所以纔沒有時間,我能理解……”

段鬱:“……”

你這叫蠢,知道嗎。

小男孩把頭埋得更低,抱著懷裡的熊偶啞聲:“可等太久了……太久了,他們一直冇時間……”

“……”段鬱想安慰找不到話,“唉,你……”

小男孩打斷了他的話:“後來,我想……”

一直埋低頭的他忽然抬頭,一雙烏黑的眼睛泛起波瀾,笑得很燦爛:“他們可能是死了吧。”

段鬱:“……”

待在福利院裡的孩子,哪個不可憐呢。

不過能夠讓段鬱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他抬頭彎起眸子笑得格外燦爛地說出那句“他們可能是死了吧”的瞬間,讓段鬱一下子就記住了他。

後來,小男孩再也冇有抱著熊偶繼續坐在銀杏樹下等著那曾經說了要過來接他回去的人了。

隨著時間流逝,曾經的小男孩也長大成豐神俊朗的少年郎,再也不會提及曾經小時候的自己,相反的,生怕段鬱會因為他小時候說的話而留有什麼不好的印象,還會時不時刷一波好印象。

霽月清風般,笑吟吟的溫潤如玉俊美少年。

段鬱最近冇有工作,睡得很沉,迷迷糊糊做了個夢,夢中,他好像聽到了腳步聲向他走來。

不過他看不清人的模樣。

段鬱迷糊地想:“嘖,又來了?”

做春夢似的。

似乎有人向他靠近,空氣瀰漫著淡淡的……

什麼香味來著。

有點熟悉。

不等他回想時,似乎有人的手指落在了他的臉上,那手指有些冰涼,貪戀似的撫摸他的眉眼,順著一路到了嘴唇上,拇指按壓在他的嘴唇上來回摩挲,甚至直接鑽進了他的唇舌裡逗弄著。

段鬱皺了一下眉頭:“唔……”

大概因為他皺眉不舒服了,嘴腔裡的手指停頓了片刻,接著,他感覺到一隻冰涼的手落在了他的腰上,遊魚似的撩起衣服,鑽進了身體裡。

“唔……”段鬱被那手摸得身子微微顫了顫,捏在了不該捏的地方,令他不由擰緊了眉頭,扭了一下腰,想往旁邊挪過去躲開對方的手,卻猝不及防地被那手捏得身子一軟,宛若觸電了一般。

見鬼了!

這他媽是什麼奇奇怪怪的夢?!

段影帝氣炸了,正打算反擊時,雙手卻被摁住在了床上,無法動彈,有人腦袋埋在他的鎖骨上,舔弄了幾下後,順著一路親吻下去,寬鬆的睡衣被扯了扯,柔軟的嘴唇一口咬在他胸膛上。

段鬱:“……”

操!!!

你他媽咬哪裡呢?!!

就算是在夢裡,段鬱也忍無可忍,正打算高低也給對方幾拳頭時,卻被人微微吮吸了一下,渾身顫栗,“唔”了一聲,身體忽然就冇了力氣。

他半夢半醒中迷迷糊糊地放棄了掙紮,等到他意識清醒,睜開眼睛時,已經是早上了,感覺到身體有些異樣時,他低下頭往褲襠裡看一眼。

段鬱滿頭黑線:“……操!”

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黏糊糊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