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也好想跟尋生一個寶寶

媽的,這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耳朵上的血液流動,滾燙得直逼心底裡去,蕩起了一陣無法剋製的悸動,彷彿要將人吞噬。

以至於段鬱與遲尋分開,去尋找水晶球時,人都恍恍惚惚,腳下的步伐都有一些輕飄飄的。

“嗷,”水晶球昂著小腦袋,“叔叔冇事吧?”

可惜段影帝還在走神,指腹下意識摩挲通紅滾燙的嘴唇,不久前唇齒纏綿的感覺還很清晰。

……好像還是個拉絲吻?

“……”失神中的段鬱喉結滾動了下,滿腦子都是兩人吻得難分難捨,嘴角銀絲溢位,遲尋柔軟而滾燙的唇吻住他嘴角吮吸,心中一陣陣悸動。

“要不要球球扶你,”水晶球已經看他恍恍惚惚一段時間,昂著小腦袋,“你都快站不穩了。”

段鬱:“……”

“扶什麼,”段鬱鬆開摩挲嘴唇的手,低頭看自己腳下這不自量力一小團球,“扶我的腳嗎?”

水晶球:“qaq”

水晶球:“為什麼要這樣攻擊球球qaq”

段鬱:“……”

這氣呼呼的一小團球抬起自己的小jiojio,生氣地踢了他一下:“球球的好心被當成驢肝肺。”

“你不是國外長大麼,”段影帝挨下了他撓癢癢似的一jio,忍不住笑了笑,“怎麼這些都懂。”

水晶球驕傲道:“嗷,球球在家時,亭亭跟爺爺都會跟球球說普通話的,球球還有老師!”

段鬱逗他:“那你還會什麼?”

“嗷,”水晶球昂頭道,“球球會的可多了!”

“是是是,你最厲害了。”段鬱靠在窗邊,眺望窗外,如今已經過了午休,又到了上課時間。

段鬱彎下腰,掐了掐幾下水晶球這張qq彈彈的臉,然後將他抱起來,下樓打算離開學校。

太奇怪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在乾嘛了。

圖書館饒過操場,現在是上課時間,人少了很多,可他抱著水晶球穿過樹林間時,窩在他懷裡眼尖的球瞬間指著個方向:“嗷,叔叔你看!”

他順著水晶球指的看過去,是兩個身影,一個他不認識,另一個是想與遲尋談戀愛的晏欺。

眼尖的水晶球眨著bblingbling的大眼睛:“嗷,遲尋哥哥都上課了,他怎麼還不用上課。”

晏欺此時吊兒郎當靠在一棵樹上,嘴裡咬著一支菸,煙霧繚繞,卻遮不住他那丹鳳眼與嘴角噙著的笑意,痞裡痞氣的,對著站在他身上看不清臉的男生笑嘻嘻道:“聽說你又被老師罰啦?”

對方懶散地靠在一旁,漫不經心嗯了聲。

晏欺彎起眼睛:“哎呀,好可憐哦。”

段鬱:“……”

這人怎麼這麼欠呢。

對方的頭髮有些長,隨意紮了個辮子落在肩膀上,但控製不住晏欺那手賤去勾勾幾下就鬆開了:“因為昨晚冇有睡好,早上纔沒有精神麼?”

嬉皮笑臉又手賤,看著就特彆討打。

對方可能是個脾氣好的,竟然冇有一巴掌招呼過去,又或者習慣他賤慣了,拿開他手,隨意將淩亂的頭髮紮好:“有這個時間在這兒消遣我,不如多花時間放在你白月光身上,免得對方跟人跑了,到時候不要來我這兒哭,懶得哄你。”

段鬱:“……”

哦,不得了,白月光?

難不成是指尋嗎?

晏欺臉上笑容一頓,目光落在對上隨意紮好的頭髮旁露出的白皙脖頸上:“快啦,表白了。”

段鬱:“……”

操,白月光還真是指他家大白菜!

“恭喜恭喜,”對方說道,“單戀多年,終於要有結果了,可以不用動不動在我耳邊煩我了。”

晏欺靠在樹上,指縫夾著煙抽了一口,吐出個菸圈,丹鳳眼眯了一下笑道:“我是在分享。”

“嗯嗯,知道了,”對方漫不經心點點頭,扭了一下脖子,懶洋洋道,“恭喜我們晏少爺了。”

對方說完就抬腳離開,晏欺忙道:“去哪?”

對方一手插兜:“上課去了。”

晏欺站在原地,盯著對方離開的背影,臉上的不著調的嬉皮笑臉一垮,彷彿留下一片陰影,咬著煙狠狠抽了幾口,踹了一腳樹木:“媽的。”

“嗷,”水晶球嘀咕,“他好像不開心了。”

就這時,晏欺看到了他們,怔了一下,臉上瞬間掛著笑容,特彆甜又親密地道:“哇,哥!”

段影帝:“???”

他媽,叫這麼親密,什麼時候這麼熟了!

晏欺走過來,笑嘻嘻的,靠近後,這個人手賤的毛病就犯了,甭管水晶球跟他認不認識,一過來上手就掐住了水晶球q彈的小臉蛋,對段鬱笑眯眯道:“哥怎麼會來學校了,來找尋的嗎?”

猝不及防被掐臉蛋的水晶球:“……”

壞人,還掐球球的小臉蛋這麼用力!!

“嗷,”水晶球生氣了,小臉蛋被他掐疼了,氣呼呼地用小爪子拍掉他的手,“不要掐球球!”

晏欺低頭看這小小的一團,被水晶球拍掉手後,他就換著掐他另一邊臉:“你好啊,寶寶。”

“哼,不好。”水晶球覺得這是壞人,因為他這個壞人黏著遲尋哥哥,這樣叔叔會不高興的!

晏欺笑道:“你們怎麼會來學校?”

“……”段鬱尷尬了一瞬,差點脫口而出,“來防著你的”,牽強地扯了扯嘴角,“剛好路過的。”

“這樣啊,那真是巧呢,”晏欺點頭笑了笑,“我還以為哥是不放心尋在學校,所以過來看看的,畢竟我們尋在學校可招人喜歡啦,情敵一大堆的,都趕著給他表白,恨不得與他翻雲覆雨……”

段鬱:“……”

媽的,在小孩子麵前能不能管住你的嘴!

“是麼,”段鬱笑,“在學校裡招人喜歡,那是他的本事,說明我家大白……咳,尋足夠優秀。”

“哥說得對,尋太優秀了,太招人喜歡了,”晏欺歎了一口氣,有點害羞,“我壓力好大哦。”

“……”段鬱皮笑肉不笑,眉頭抖了抖,“哦。”

他媽的,還冇在一起,怎麼說的好像你的!

“上次見麵太匆忙,冇能跟哥好好認識一下,”晏欺道,“不如借這次機會,請哥吃個飯吧。”

段鬱:“……”

你大可不必這麼客氣。

晏欺手可能就是賤的,被水晶球小爪子拍了兩次,又再次掐住他奶乎乎的小臉蛋,盯著他blingbling的眼睛:“這個可愛的寶寶是哥生的嗎?”

段影帝麵無表情:“……”

水晶球再次氣呼呼地拍掉了他的手,昂著小腦袋告訴他:“球球是亭亭跟大球球一起生的!”

“啊,這樣啊,”晏欺拍拍水晶球的小臉蛋,有點不好意思道,“我也好想跟尋生一個寶寶。”

段影帝黑著一張臉,眯著眼睛笑著看他。

晏欺皺眉:“如果我跟尋也有一個寶寶了,到時候不知道寶寶該怎麼稱呼哥呢,好苦惱。”

段鬱:“……”

“如果我們兩個男生在一起也可以生孩子的話,也不知道像我多一點好,還是像尋多一點好,”晏欺有點羞澀地抿唇一笑,“哥想要像誰啊?”

段鬱:“……”

段影帝畢竟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十分努力剋製脾氣,皮笑肉不笑道:“您可能想得有點遠。”

他媽的,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滾!

晏欺:“怎麼會呢,我們馬上就要約會啦。”

段鬱眼皮狠狠跳了一下,反覆在心裡深呼吸深呼吸,可憋不住一股火氣不斷地往上串起來。

“你胡說!”水晶球憤怒地反駁,小爪子再次掰開他捏臉的手,“遲尋哥哥纔不會這樣做的!”

晏欺笑嘻嘻道:“那可不一定哦。”

“對了,哥,”晏欺眨了眨眼,“尋平時喜歡什麼類型電影,我打算這週末買票跟他一起看。”

段影帝黑著臉勉強地笑:“鬼片。”

“啊,這樣,”晏欺聽了有點可惜,“還想買一點愛情類型的,好促進我們兩人之間感情呢。”

段鬱:“……”

段鬱皮笑肉不笑看著他,忍著胸口那不知名的怒火越燒越旺,卻無從發泄,隻能憋著,如果這個姓晏的還要在他這兒巴拉巴拉個不停,實在憋不下去了,他恐怕自己忍不住想要動手錘他。

好在這個時候,晏欺手機響了一下,他拿過來看了一眼,笑得更開心:“討厭,尋發來的。”

“……”段鬱忍著差點脫口而出問一句“發了什麼”的話語,憋回去,笑眯眯道,“可能有事吧。”

晏欺開心道:“可能是想我了,那不跟哥你們聊了,改天有空了再請你們吃飯哦,拜拜。”

這貨揮了揮手,插著兜,哼著歌從他們身旁離開了,心情看起來非常好,腳步都是輕盈的!

段鬱冇忍住咬牙罵了句:“媽的!”

氣死他了,操!

真是火大。

就連他懷裡的球也奶聲奶氣道:“媽的!”

段鬱:“……”

段鬱伸手拍了一下他小屁股:“彆亂學。”

“嗷,”水晶球奶乎乎地改口,“媽噠!”

段鬱:“……”

回到車子上的時候,段鬱心裡還堵得慌,他不知道是不是被晏欺那些話給刺激的,還是怎麼了,反正就是煩得很,直到手機忽然振動一下。

他還以為是遲尋給他發訊息,打開一看,結果是晏欺的好友申請,眉頭瞬間緊皺,這貨能加到他微信,看來是跟遲尋要的,這麼一想,段鬱就更加不舒服了,也好奇加來乾什麼就同意了。

同意後兩人也冇有聊天,段鬱皺著眉頭,手指滑滑滑地就點進了晏欺朋友圈,剛好新發了一條朋友圈,是一張合照,遲尋坐在窗邊的凳子上,晏欺笑著捱過去,衝著鏡頭比了一個剪刀手。

這條動態內容,除了合照外,還有一行字:太開心了,記錄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每一天。@尋

像公開了似的。

段鬱一下子冇忍住,一拳頭砸在車子上。

水晶球:“qaq”

嗷,叔叔好凶哦!

下午的時候,遲尋打電話說不用他去接他了,段鬱心情瞬間又不舒服:“怎麼不用我去接?”

遲尋在電話裡有些溫和地笑了笑:“朋友今天剛好順路送我回去,就不給哥新增麻煩了。”

“朋友?”段鬱想到了晏欺那嘴臉還有那條朋友圈,語氣有點衝,“哪個朋友,你的對象嗎?”

“哥……”遲尋頓了頓,“你是不是不開心。”

“……”段鬱回過神,捏了捏眉心,“不是,午休冇有睡好,既然你朋友要送你,那就送吧。”

遲尋欲言又止:“哥,我可能晚點回家。”

段鬱心裡“咯噔”跳了下:“為什麼要晚點?”

遲尋支支吾吾的,冇有說重點,似乎有些彆扭,最後說什麼同學聚餐應付他了,可段鬱怎麼可能會相信是真的同學聚餐呢,想想晏欺說的話,以及他的朋友圈,這晚點回來必定與他有關。

嘖。

掛斷電話後,段鬱坐在落地窗旁邊點了一支菸,更加煩躁了,最後他滄桑歎口氣:“算了。”

決定了,今晚就去夜店喝酒蹦迪!

有時候煩心事太多了,可能是因為太閒了,閒下來了就容易想東想西,就應該好好浪一浪!

段影帝衝大廳裡喊:“球!”

“嗷,”水晶球應他,“叔叔怎麼了?”

段鬱:“快去洗澡,今晚你又有工作了。”

坐在沙發上晃著兩隻白皙小短腿的水晶球雙眼瞬間一亮:“嗷!球球這就馬上找衣服洗澡!”

這個球興奮從沙發跳下地板,噠噠噠跑回房間裡:“嗷嗷,球球又可以玩了!還能賺錢!嘿,球球要努力賺好多錢,給大球球買大房子!”

段鬱:“……”

大侄子,你這麼努力你家大球球知道嗎?

水晶球很快就洗完澡,香噴噴的,穿上可愛帥氣的衣服,把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的,彷彿像個馬上要上台優秀的小模特,從他房間裡自戀地插兜走出來:“嗷,叔叔不用去接遲尋哥哥嗎?”

“不用,”段鬱看著這個過分精緻的球瞅了瞅幾眼道,“你遲尋哥哥今晚回不回來都不知道。”

水晶球眨了眨眼睛:“嗷,為什麼?”

遲尋不是小孩子,成年了,他有自己的想法,就算自己覺得這好好的大白菜不能讓人拱了,生怕他被騙,亦或者受傷,可這些都是他站在自己角度,打著自以為是的“為他好”的名義,可遲尋未必會這樣想,他有自己的社交,有自己的情感,也許,會有想要與對方試著談戀愛的衝動。

“嘖,”段鬱心裡莫名又有點煩躁了起來,“哪又那麼多為什麼,你遲尋哥哥又不是小孩了。”

水晶球不懂:“嗷。”

段影帝再次抱著球開車出門,完全把前陣子因為去夜店被遲尋逮住後為了哄他開心而說的話都拋到腦後去了,反正麼,成年人就該有成年人的快樂,指不定遲尋也正在其他地方尋找快樂。

“嘖。”段鬱一邊開車一邊冇忍住低頭看一眼手機,可怎麼翻都冇有一條來自於遲尋的訊息。

相反的,晏欺又發朋友圈了。

“他媽的,”段鬱還冇有點進去看,就戴著有色眼鏡先噴了,“他有完冇完,話怎麼這麼多。”

段鬱點開一看,晏欺拍了一朵鮮紅的玫瑰,還有一行字內容:今晚,或許會是難忘的一夜。

“啪”的一聲,段鬱將手機甩到了一邊去。

“嗷,”水晶球瞅了一眼被段影帝丟到一旁的手機,“叔叔開車要專心一點,不能看手機的。”

段鬱:“……”

到了夜場,夢幻的燈光與吵鬨的歌聲同在。

段鬱剛抱著懷裡這個球一進門就有人笑道:“哎呀呀,我們夜店小王子可愛的球球又來啦!”

水晶球開心探出小腦袋:“哈!球球來了!”

前台小姐姐笑:“嗷,歡迎我們球球!”

水晶球笑彎了眼睛:“嗷,謝謝姐姐!”

段鬱找了個位置坐下來,點好酒水後,就把這個萬眾矚目千呼萬喚的球給丟到了台上去了。

水晶球一來,夜場裡的氣氛又嗨了很多。

段鬱翹著二郎腿,有點煩躁喝幾杯酒後,身旁有個人笑道:“段影帝又一個人過來喝酒嗎?”

段鬱抬頭看去,是個模樣不錯的青年,桃花眼彎起來,與他碰一下酒杯:“要不你來陪我?”

“這不太好吧,我們大明星太受歡迎了,”對方笑著與他碰了一下杯,“不過最近夜場來了一位新歌手,長得不錯,段影帝等會可以看看。”

“有你好看嗎,”段鬱雖然冇往心裡去,不過還是笑著逗他,“冇你好看的話,我就不看了。”

對方含蓄地笑了一下,大概也知道平時花天酒地的段影帝是個什麼德行的,冇有往心裡去。

“是好看的,不過他可能有點傲慢吧,不太喜歡搭理人,”對方笑了笑,“昨天還有個人喝醉了,就逗弄了他幾句,喝醉上手摸一下,結果那歌手二話不說就給了他幾拳把人撂倒了,這大概就是,最迷人的最危險吧,段影帝可以試試。”

男人麼,最喜歡感受所謂的征服欲了。

段鬱抿了口酒笑而不語,好看的見多了,有的人就空有一張好看的皮囊,實質上無趣極了。

“嘖,尋如今都要談戀愛了,”段鬱喝了一杯酒,腦海裡浮現出遲尋的身影,“我也找一個。”

他覺得最近自己可能太閒,太寂寞了一點,多半是饑渴了,那就找個好看的美**害一下。

半個小時後,台上換人了,是一個抱著吉他的青年,頭髮有些長,鬆鬆垮垮紮了個辮子,閃爍的燈光落在他臉上,是一張精緻又禁慾的臉。

台下很多人都在盯著他,不過他熟視無睹,漫不經心地抱著吉他上去,坐在高腳椅上,一雙無處安放的大長腿放在地上彎出漂亮的弧度,然後伸手將一旁的麥克風拽到自己麵前來調了調。

他頭髮是長的,即便已經隨意在腦後紮了起來,但還是有幾根冇綁住的,隨著他低頭時,細長的髮絲落在他的臉上,說不出的好看又迷人。

“嗷,”水晶球昂頭問,“你是新來的嗎?”

“嗯?”青年聽到聲音了,抬頭看向身旁這個算跟他是“同事”的小奶娃,有點好奇地瞅了瞅。

水晶球與他打招呼:“嘿,我叫球球!”

“你好,”青年勾起嘴角,“談舟。”

“嗷,”水晶球張嘴就誇,“好聽!”

自稱談舟的青年細長疏離的眉眼彎了一下,好玩地盯著水晶球看,然後上手掐了掐他臉蛋。

段鬱:“……”

怎麼都這麼愛掐球的小臉蛋。

青年掐著他的小臉蛋笑問:“你會唱歌嗎?”

水晶球:“嗷,球球就會一點點!”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竟然就這樣聊起來了!

“這是對小孩子纔有的特權嗎?”段鬱聽到身旁有人笑道,“平時對我們就愛搭不理的,唉。”

段鬱倒了一杯酒,拿到嘴邊抿了一口,桃花眼泛起了笑意,饒有興致地盯著台上與水晶球聊天的青年,聽對方唱了一首最近火熱的歌曲,很好聽,越聽越有味道,加上那顏值,賞心悅目。

“好聽,”段鬱在他唱完一首歌後,放下酒杯笑著鼓掌,將一束花拿上去送他,“送給你的。”

酒吧裡歌手唱歌完後,被送花是常有的,對方抬起頭看到眼前那驚豔人的漂亮臉龐時,微微一怔,有點意外盯著他,接過他的花:“謝謝。”

眾人起鬨道:“哇哦,段影帝送的花就接,我們送的花就不接,嘖嘖,是不是看上他了!”

有人調侃:“該不會是段影帝的影迷吧!”

段影帝無視那些調侃,臉上掛著恰到好處的笑容:“不客氣,我叫段鬱,可以認識一下嗎?”

“我知道,”青年盯著他,忽然淡淡地笑了一下,“我看過你的電影,演得很好,我叫談舟。”

“謝謝,”段影帝桃花眼的笑意更加濃烈了,也許是桃花眼總給人一種深情的錯覺,讓他在看向談舟時,彷彿不是看一個一麵之緣的,而是深愛多年的人,揚起嘴角笑道,“名字很好聽,一會兒唱歌完了,可以賞個臉坐下來喝杯酒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