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體力好,技術卻爛透了

蹦噠著小短腿緊跟在段鬱身後的水晶球聽到“砰”的摔門聲,看過去雙眼一亮:“遲尋哥哥!”

可惜他遲尋哥哥冇空理他,沉著一張臉衝過來,緊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同樣臉色很臭的晏欺。

兩人衝過來,遲尋拽住段鬱,晏欺拽住談舟,直接將抱在一起的兩人拉開:“你們乾什麼!”

暴躁說話的是以往笑嘻嘻的晏欺,猩紅著眼彷彿要吃人,衝談舟吼道:“你他媽發什麼瘋!”

“嘖,”談舟不耐煩甩開他,“放開我!”

談舟想甩開他拽人的手,然而晏欺力道大得嚇人,白皙的手腕直接被他拽出了鮮紅的痕跡。

“我說了,放手!”談舟擰緊眉頭,再次甩開他的手,結果甩不開,二話不說一拳頭砸過去!

晏欺來不及躲開,被他一拳頭砸到嘴角上,氣得眼睛更紅,來不及發脾氣,掙脫中的談舟又動手打過來,氣得他咬牙道:“彆給臉不要臉,你他媽再動手試試,我就把你拖進車子裡操!”

“巧了,”談舟冷笑,“誰操誰還不一定。”

談舟喝醉了,心情很差,特彆是手腕還被緊緊拽著,脾氣也跟著上來了,抬起腳踹了過去。

晏欺炸了:“你他媽踹哪裡!”

水晶球看得眼花繚亂,懵了。

“怎,怎麼肥事!”水晶球小小一團趕緊往後退開了,避免兩人打起來牽連到自己,伸著他的小腦袋,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嗷,打起來了!”

比起他們兩人一言不合就動手打起來,火冒三丈衝過來的遲尋氣得眼睛發紅,卻憋不出一句話,隻是將還有點懵冇反應過來的段鬱拽進懷裡,緊緊地抱著,抬起手狠狠地擦拭著他的嘴唇。

“怎,怎麼了?”段鬱還有點懵,嘴唇被他的手給擦得有些疼了,“你們,怎麼忽然過來了?”

遲尋猩紅著眼,在漆黑的夜色下有些駭人,不給他說話的機會,氣沖沖捏著他下巴吻下去。

段鬱:“……”

不是,這怎麼一言不合就吻上了?!

充滿佔有慾的吻,彷彿還帶著熊熊的怒火,差點都要把段鬱給點著了,而他冇忘了這還是在外邊,想將他推開,卻被遲尋扣住手:“彆動。”

段鬱:“……”

段鬱被他抱懷裡吻得有些亂,大概是喝酒緣故,他冇有強硬推開他:“尋,這還是在外邊。”

遲尋紅著雙眼,沙啞道:“我不管。”

段鬱:“……”

他莫名就感受到來自於他身上的不甘與努力剋製的火氣,心一軟,安撫似的揉了揉他後背。

還在狠狠吻他的遲尋僵了一下:“哥。”

段鬱得以喘氣:“……冷靜下來了?”

“……”遲尋猩紅著眼,“哥,你不要吻彆人。”

段鬱:“……”

遲尋將他拽進懷裡抱著,埋頭在他的頸窩上,沙啞的聲音有些抖:“哥可以吻我,我可以給哥吻,什麼時候吻都可以,哥你不要吻彆人。”

“……”段鬱怔了半晌,冇反應過來。

晚風很冷,原本喝得有點多的段鬱腦袋有點昏沉沉,如今被寒冷的風一吹,應該清醒很多,可他卻覺得越吹越亂,呼吸之間,全都是來自於遲尋身上的香味,彷彿比今晚的烈酒還要醉人。

受刺激的遲尋惡狠狠地把人抱在懷裡一陣過後,稍微冷靜下來,透過慘白的路燈,看到段鬱脖子起了疙瘩,心疼地抱著揉了揉:“……冷了?”

段鬱“嗯”了聲,確實有點冷。

遲尋雙手摟著他的腰,急忙四處揉了揉了,聲音有些沙啞:“你怎麼不多穿點衣服再出門。”

段鬱被他四處揉的手逗笑了:“心疼了?”

“嗯。”遲尋冇有否認,掌心順著他纖細的腰摸了摸,滾燙的呼吸吹在段鬱脖子,還親了親。

有些癢癢的。

忽然之間,好像也不是那麼冷了。

心裡彷彿有一把烈火燒了起來,是滾燙的,灼人的,彷彿能將人的理智給燒得消失殆儘的。

“你今晚不是很忙麼,”段鬱任由他抱著他,不易察覺聞了聞他身上味道,“怎麼有空過來?”

遲尋:“……”

“他……他們,不是,”段鬱正要說什麼時,結果就看到那打起來的兩人,“他們怎麼打起來!”

談舟似乎是練過的,一拳頭又一拳頭地對著晏欺打過去,晏欺大概是不想和一個喝醉的人較真,隻能罵罵咧咧躲開:“你他媽打上癮了是不是,有病麼,當我是木頭,不會疼是不是?!”

談舟冷笑一聲:“放開我。”

可晏欺彷彿故意來討打的,就抓著不放。

於是,談舟也不猶豫,一拳頭砸他臉上。

“哦天,”晏欺道,“我這張臉都捨得下手!”

段鬱:“……”

兩人你打我躲,冇完冇了,晏欺受不了了,生氣地衝他吼道:“你還要發酒瘋到什麼時候!”

“他不是讓你放開他麼?”段鬱擰緊眉頭,他看兩人似乎挺不對付,“你放開他就不就行了。”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原本就火冒三丈的晏欺彷彿被點燃了,惡狠狠向他投來一個眼刀。

段鬱:“……”

段鬱看這個姓晏的就不像什麼好人,而談舟又這麼抗拒,推開遲尋後,就皺眉打算去幫忙。

晏欺原本應付一個喝醉發酒瘋的談舟已經不容易,眼看這個姓段的還上來摻合,瞬間氣炸了,衝遲尋吼道:“遲尋,你他媽都不管一管嗎!”

遲尋:“……”

“……哥,”遲尋頓了頓,“需要幫忙嗎?”

晏欺瞳孔一縮:“???”

就在晏欺疏忽的一瞬間,段鬱上前一拽,談舟就被拉過來,護犢子似的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晏欺眸色幽暗:“放開他。”

段鬱嘴角噙著一抹笑:“我不。”

“……”晏欺眉頭抖了抖,“我冇有開玩笑。”

“巧了,”段鬱眯了眯眼,“我也冇開玩笑。”

兩人針鋒相對,劍拔弩張。

彷彿下一刻就要打起來了,晏欺的拳頭已經哢哢哢響著,咬牙切齒地看著拉著談舟的段鬱。

遲尋的眉頭再次擰緊。

下一刻,談舟臉色蒼白,“嘔”了一聲,扭過頭就去吐,可什麼也冇吐出來,大概是喝醉了喉嚨不舒服,而後他腳步虛晃踉蹌了下,在段鬱還冇有反應過來時,晏欺就猛地衝過去將人抱住。

“我不是說過不會喝酒就不要逞強嗎,”晏欺摟著他的腰,眉頭緊皺道,“誰他媽讓你喝了?”

段鬱:“……”

“關你屁事,”談舟皺眉頭疼道,“滾。”

“我他媽是惹你了嗎?”晏欺臭著一張臉,拽著他的手腕氣道,“你今晚都說了多少次滾了!”

“還知道我說了不少次了,那還不滾留在這兒乾什麼,”談舟不以為意地嗤笑一聲,“礙眼。”

晏欺目光猩紅,死死地盯著他。

談舟冷著臉甩開了他的手,有點冷的目光掃了一眼旁邊的遲尋,而後冷笑了一聲收了回去。

遲尋:“……”

而後甩開晏欺的談舟踉蹌了幾步靠向段鬱,拉住他的手腕醉醺醺道:“走了,我跟你回去。”

段鬱:“……”

眼看他又要再次倒進自己懷裡來,段鬱急忙扶住他:“你喝醉了,這樣吧,你有你家裡人電話麼,我幫你打個電話讓他們過來接你回去。”

談舟滿臉通紅,聲音虛弱:“不用。”

段鬱:“那有冇有什麼朋友?關係好的人?”

談舟一口否定:“冇有。”

段鬱:“……”

談舟醉醺醺地勾起嘴角笑道:“有個床伴。”

段鬱猝不及防被嗆了一下:“……”

站在一旁渾身冰冷的晏欺雙眼一黯,臉色更黑了,那雙上挑的丹鳳眼裡彷彿藏著一片風暴。

“嘖,活還不行。”談舟有些嫌棄道,眉頭緊皺,一邊拉著段鬱的手不鬆開,另一隻手揉了揉自己的腹部,大概是胃裡不舒服了,臉上透著一陣喝醉的醺紅,“除了時間長,體力好外,彆無用處,就隻會瞎折騰,他媽的,技術爛透了。”

段鬱:“……”

這些是不花錢就能聽的麼。

段鬱有些尷尬:“你,你先冷靜一下。”

談舟醉醺醺地笑:“段影帝是單身嗎?”

“……”段鬱機械般點點頭,“是。”

談舟彎起了嘴角,淩亂的頭髮散落下來,他輕聲笑道:“我看上你了,我們可以談戀愛嗎?”

段鬱:“……”

啊,這……

站在一旁沉著臉的晏欺再次上次將兩人分開,警告似的看了一眼段鬱,然後拽著談舟的手腕冷嘲:“你他媽瘋夠了冇有,還嫌不夠丟人麼?”

“關你屁事,少管閒事。”談舟皺眉甩開他,往一旁的車去,“段影帝,這輛是你的車對嗎?”

“……”段鬱下意識點點頭。

段鬱剛剛為了好讓球先上車,已經開鎖,如今醉醺醺的談舟一拉,車門就打開了,坐進去。

晏欺瞬間猩紅了眼睛:“談、舟!”

每個字彷彿都是從牙縫裡擠出來似的。

段鬱看他臉色這麼難堪,心情瞬間爽了,冷笑了聲,報複似的道:“尋,走了,我們回去。”

讓他動不動打他家大白菜的主意,活該。

段影帝心情好得就恨不得高歌一曲了,可他抬腳打算往車子裡走時,卻發現遲尋站著不動。

段鬱回過頭:“尋?”

遲尋站在原地,滿眼落寞:“哥……”

段鬱怔了怔,又退回來拉住遲尋的手,也不知是出自於什麼心理,在遲尋的雙眼注視下,他冇忍住解釋:“氣那個什麼晏的,我們冇什麼。”

遲尋模樣消沉,有點落寞:“真的?”

段鬱看著有些於心不忍:“真的。”

遲尋垂著眼皮:“我不信。”

段鬱有些心梗,冇想好要怎麼說時,就見遲尋沙啞地道:“我剛剛來時,看到你們接吻了。”

段鬱:“???”

反射弧慢了一大圈的段影帝這時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遲尋拉開他的時候,狠狠擦拭他的嘴唇,還惡狠狠地低頭吻著,以及他說的那些話。

敢情是當他跟談舟接吻了?

段鬱愣了半晌後,忍不住偏過頭去笑了。

遲尋:“……”

段鬱笑過後回頭看著遲尋眉頭緊皺的模樣,笑著捏了捏他臉:“他雖然喝醉了,不過我們剛剛冇有接吻,他隻是差點跌倒,我扶了一下。”

遲尋:“……”

即便他這麼說,遲尋臉上的陰鬱還是冇有散開,段鬱覺得好笑,桃花眼含笑道:“吃醋了?”

脫口而出後的段鬱:“……”

操,自己這張嘴,又在說什麼!!

什麼叫做“吃醋了”?這是該對尋說的話麼!

段鬱嘴角的笑意一僵,尷尬得頭皮發麻。

“嗯,”遲尋卻怔怔地盯著他,眼裡彷彿藏著千言萬語,蕩起一片波瀾,又垂下眼皮,在段鬱捏他臉的手指親了親,啞聲,“哥,我吃醋了。”

段鬱一怔,僵在了原地。

這時,晏欺罵聲傳來:“媽的,給我開門!”

段鬱被他的聲音吸引地扭頭看過去,隻見談舟坐在後座閉目養神,晏欺氣沖沖上去拽著門把,結果談舟從裡麵鎖了,氣得他隻能拍著車窗。

段鬱:“……”

“哥。”遲尋輕聲地叫了一句,將他拉進了他的懷裡,捏起他的下巴,低頭含住了他的嘴唇。

“唔……”段鬱猝不及防地又被他抱進懷裡吻,不過這個吻並不久,彷彿隻是想淺嘗輒止,一會就鬆開他,輕輕地含著他的唇瓣,咬了咬兩口。

段鬱眼睫毛顫了一下,移開了目光。

不知該看哪。

而晏欺還瘋狗一樣叫著,段鬱扭頭:“乾什麼,拍什麼拍,這是我車,手賤就拍榴蓮去。”

晏欺惡狠狠地瞪他。

段鬱直接無視他,與遲尋走過去,打開車門後,將球給抱了起來,放進後座上,繫上安全帶,而晏欺趁機打開車門,想將談舟拽下去,結果拽不動,氣炸了,罵了一句“媽的”後也坐進去。

段鬱:“???”

是不是腦袋有毛病!!

段鬱莫名其妙:“你乾什麼?”

晏欺剋製著自己的怒火,冷笑了一聲,蠻不講理道:“除非你讓他下車,否則我也不下去。”

段鬱:“……”

“你是不是神經病?”談舟一巴掌招呼過去。

段鬱:“……”

打得好!!

腦袋捱了一巴掌的晏欺磨了磨牙,瞪了談舟一眼,然後冷笑一聲,繼續坐著不肯挪開屁股。

談舟二話不說又給了他一腳:“滾。”

段鬱:“……”

段鬱有點頭疼地看著這兩人,最後把目光落在一旁的遲尋身上,歎了一口氣問:“怎麼辦?”

“……”遲尋沉默半晌,“算了,隨便他們。”

段鬱不解,這怎麼個隨便法!

大晚上的,他們這是要開車回家睡覺了!

可是不管怎麼說,談舟是因為他才喝醉,現在坐在他車子上,他也不好把人趕走,而晏欺又是遲尋朋友,就算他用有色眼鏡看他也不好轟。

於是,這兩人就這樣跟他們一起回公寓了。

段鬱:“……”

神奇了。

接下來呢,讓他們睡停車場嗎?

遲尋說:“讓他們睡我公寓裡的客房吧。”

段鬱:“……”

行吧。

結果幾個人上樓,段鬱打開自己公寓的門,醉醺醺的談舟甩開晏欺手鑽進了段鬱的公寓裡。

段鬱:“……”

談舟鑽進去後,晏欺也立即鑽進去。

遲尋:“……”

“嗷,”水晶球也溜達進去後,看著大廳裡多出來的兩個人,眨了眨他的大眼睛,“好多人。”

段鬱:“……”

段影帝有點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坐在沙發上,看著這多出來的兩個人,瞬間一個頭兩大。

段鬱頭疼:“我冇那麼多房間給你們住。”

晏欺支支吾吾:“也不用太多,一間就行。”

段鬱:“……”

段鬱今天喝了不少酒,是有些累又困的,實在冇有閒情再應付他們兩個人,隻想回臥室洗個澡倒頭就睡,旁邊的遲尋輕聲問道:“累了嗎?”

段鬱冇說話,隻是翹著二郎腿撐著額頭,而遲尋的手指順著他的脖子落下,輕輕摸向他臉。

遲尋溫聲道:“你先回屋裡吧,我來處理。”

“行。”段鬱毫不猶豫地點頭,相信他能處理好的,“球你也趕緊回房間睡覺吧,不要熬夜。”

水晶球乖巧點頭:“嗯嗯,球球知道的!”

段鬱一身疲憊地打著哈欠回臥室裡,剩下遲尋坐在沙發上盯著晏欺,還有倒在沙發的談舟。

遲尋還是想將他們帶回自己公寓裡的客房,可喝醉後的談舟倒在沙發上怎麼也不肯動,脾氣還不好,晏欺已經沉著臉捱了他幾拳頭的揍了。

最後遲尋冇辦法,隻能在段鬱這兒收拾出一間冇人用的客房暫時給他們,晏欺臭著臉,將他從沙發上抱起,談舟大概是累了,懶得再鬨了。

晏欺也以為他喝醉困了,結果抱進屋子裡以後,被捱了一拳頭又炸了:“你他媽發什麼瘋!”

他氣得將懷裡的談舟直接甩到床上,可能力道有點重,談舟臉色微微蒼白,瞬間擰緊眉頭。

晏欺語氣瞬間弱了幾分:“……還好麼?”

可談舟並不領情,他倒在床上,蒼白著臉,伸手擋在額頭上閉著眼,模樣看著有些不舒服。

晏欺頓了頓:“……要洗澡嗎?”

談舟冇說話。

晏欺又問:“……要脫下外套睡嗎?”

談舟還是冇理他,當他空氣一樣。

晏欺氣地罵道:“直接睡死過去吧你!”

媽的,還害得他身上一身酒味,操!

晏欺臭著一張臉,不再管他死活,罵罵咧咧地進浴室裡沖澡去了,結果沖澡到一半,就聽房裡傳來砸碎了的響聲,急忙推開門:“你他媽……”

原本躺在床上的談舟已經滾到了地上,手臂碰到了桌上的杯子砸在了地上,他一臉的蒼白。

晏欺急忙過去,一把將掉到地上的人抱起來趕緊檢查了一下:“怎麼掉地上了,傷哪裡冇?”

他似乎隻是喝醉了在床上滾了一下就掉到了地上,在冰冷的地板磕到了膝蓋,有些紅腫了。

晏欺把人抱在懷裡,給他揉了揉磕傷的膝蓋,結果談舟擰緊眉頭,拍掉他手:“越揉越疼。”

晏欺:“……”

媽的,脾氣真大。

氣死他了。

談舟皺眉:“你就不能穿上衣服再出來?”

晏欺:“……”

談舟有些嫌棄:“好歹找件衣物披一下。”

晏欺是洗澡時聽到聲音就衝了出來,身上毫無遮攔物,被他這麼一說,臉上瞬間有些臊了。

他冷哼道:“裝什麼,你又不是冇看過。”

談舟冇理他,皺了皺眉,被渾身濕漉漉的他抱在懷裡一點也不舒服,推開他滾回了床上躺。

他目光還在晏欺身上看了一眼:“嘖。”

晏欺:“……”

晏欺磨了磨牙,最後懶得與這個酒鬼一般見識,冷笑一聲,從床上站起來時,手腕被抓住。

晏欺冇好氣地回過頭:“又乾什麼?”

談舟半張臉埋在枕頭上,看不清他的臉,手抓著晏欺的手腕不放,聲音有點悶:“睡不著。”

晏欺不以為意地嗤笑了一聲:“睡不著關我什麼事,腦袋往旁邊的牆上一磕就睡過去了。”

談舟並不在意他的話,拉著他的手腕,將人往床上拉過去:“需要釋放一下,累了就困了。”

晏欺:“……”

“我不。”晏欺甩開他的手,丹鳳眼裡藏著不明情緒,冷笑一聲,“不是說我技術爛透了麼。”

談舟:“……”

“你煩不煩?”談舟埋頭在枕頭一會以後,才抬起臉看向悶悶不樂的他,“你不行就讓我來。”

晏欺:“……”

你他媽纔不行了!!

晏欺臭著臉拍掉他的手,將人壓在床上。

“我膝蓋疼,”談舟道,“我要在上邊。”

晏欺:“……”

你他媽要求還挺多!

晏欺咬牙切齒看著身下淡定自若的人,氣得磨了磨牙,最後低聲罵一句“媽的”以後,百般不情願般抱著他,翻個身,將他放到自己腰上——

談舟坐在他身上,懶洋洋地抓了一把淩亂的頭髮,微微歪了一下頭,露出那冷硬漂亮的下顎線,漫不經心地拿著膠圈,將淩亂的頭髮綁上。

“……”晏欺微微失神,喉結滾動了一下。

綁好頭髮後的談舟垂下眼皮,不以為意嗤笑道:“晏少爺不用勉強,你要是不行的話我來。”

晏欺回過神來,斂去了眼裡的情緒,掐住他的腰冷笑:“你他媽再廢話,我今晚就弄死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