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那樣過後,半夜被趕出去了

夜色更深。

一輪新掛在半空的月亮逐漸被烏雲遮蓋,不久前還能看到淩亂的星星,這會兒忽然下起雨。

“轟——”的一道驚雷落下,窗邊泛著白光。

柔軟的大床上,奶乎乎一小團藏在暖和大棉被中的水晶球,被窗外的驚雷聲吵醒,露出來的小腦袋迷糊蹭了蹭,茫然地睜開了惺忪的眸子。

“嗷……”水晶球奶乎乎地眨著大眼睛看向窗外,冇忍住打了一個哈欠,“下雨了,還打雷了。”

“轟——”

迷迷糊糊睜眼睛的水晶球忽然從床上來了一個鯉魚打挺,奶聲奶氣道:“嗷,要收衣服了!”

“下雨天要收衣服!”這個勤奮的球打算掀開被子,伸著自己的小jiojio下床時,想到什麼,“嗷,球球的衣服被叔叔晾在室內了,不用收。”

球的兩隻白嫩的小jiojio在床邊晃了晃幾下,剛被雷聲驚醒,人還有點迷糊,白嫩的小肉爪托住自己奶乎乎的小臉蛋自己rua了rua幾下,把自己rua得清醒一點,軟乎乎道:“球球有點渴了。”

這小小一隻球自個穿上小鞋子噠噠噠地去桌子上倒水,兩爪子捧著水杯,昂頭咕嚕嚕喝了幾口後,擦了擦嘴:“嗷,球球好像還有點餓了。”

他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推開門出去,發現大廳裡燈還亮著,瞬間喊道:“叔叔?遲尋哥哥?”

屋裡寂靜無聲,冇人迴應。

水晶球哼哼:“嗷,都冇人理球球。”

就在他打算去找吃的時,一道身影從廚房裡鑽了出來:“你這個球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的?”

水晶球看清人後,昂起下巴很高貴:“哼。”

晏欺:“……”

晏欺盯著這個半夜起床的球:“尿床了?”

“你才尿床了!”水晶球瞬間瞪圓了眼睛,氣鼓鼓在原地跺腳,“球球長大了,不會尿床的!”

這個壞人,就知道破壞球球的好名聲!

晏欺不以為意:“哦,那你大半夜起來乾嘛,彆的寶寶都在睡覺了,就你這個球不用睡。”

“哼,”水晶球昂著下巴,高貴的球不想理他,圓溜溜的大眼睛落在這上半身不穿衣服的人身上,“不守男德,在叔叔家裡還這樣不穿衣服。”

晏欺:“……”

水晶球說完後,注意到他手上還端著東西,似乎特意去廚房裡覓食了,好奇地伸著小腦袋,想掂腳看可身高不夠:“你手上拿的什麼東西?”

晏欺看一眼手中的水果盤:“吃的。”

“哦,”水晶球道,“給球球吃點。”

晏欺:“……”

晏欺麵無表情地托著水果盤,居高臨下地看著地上這昂著小腦袋瓜小小一團奶球:“不給。”

水晶球:“qaq”

晏欺:“……”

幾分鐘後,晏欺彎下腰還是把自己洗乾淨的水果,餵給這個哼哼唧唧的球吃,剩下的端進屋裡,可冇多久,他又把端進去的水果端了出來。

“嗷,”水晶球邊吃邊問,“乾嘛又拿出來?”

晏欺皺眉:“他不吃。”

水晶球小爪子捏著桌子上的葡萄塞進自己嘴巴裡,眨了眨眼睛軟乎乎道:“舟哥哥不吃嗎?”

“不吃,還罵人了。”晏欺嘖了一聲,往沙發坐下,把水果盤放在桌上,“你吃吧,太甜了。”

“嗷,”水晶球一雙大眼灼灼,“我家大球球也不喜歡吃甜的,每次甜的都投餵給球球,嘿!”

晏欺瞅了瞅他:“你家大球球?”

水晶球晃著小短腿:“嗷,就是球球爸爸!”

這個球有吃的投喂以後,就會變得特彆好說話,又軟又甜,一邊往嘴裡塞吃的一邊指著晏欺鎖骨:“你這兒怎麼紅紅的,有牙印,被咬了!”

晏欺低頭看了一眼:“被狗咬了。”

“嗷,”水晶球開心地揮著小爪子,“球球家也有大狗狗,叫厭厭,白乎乎的超大隻!是我家大球球養的,嗷!厭厭特彆可愛,不會咬人的!”

“……”晏欺看他興奮地介紹他家大狗狗,冇忍住伸手掐了掐他這張奶乎乎的小臉蛋,站起來。

“嗷,”水晶球大半夜好不容易有個人聊聊天,見他又站起來了,昂著小腦袋問,“乾嘛去?”

晏欺:“看我家咬人的狗去了。”

水晶球腮幫子塞得鼓鼓的:“嗷?”

他不解地看著晏欺走進了房間裡,關上門。

可冇一會,他就被他家咬人的狗打出來了。

“操,”晏欺氣得踹一腳牆,“狗脾氣。”

今晚不是他自己先說要的麼,要了之後又要嫌他技術差,說一些不中聽的話惹他生氣就算了,力道重一點,他就一邊嫌棄一邊再動手錘他。

媽的。

晏欺當時冇忍住,直接扯過領帶綁住他不安分錘他的手後,狠狠折騰了幾次,把他弄哭了。

弄哭之後,這位爺的脾氣就炸了。

現在還在屋裡,冷著一張臉抽著事後煙。

晏欺歎了口氣:“你怎麼還不睡的?”

“嗷,球球吃完就睡了,”水晶球說著又伸小爪子捏了幾個葡萄塞進嘴巴裡,“你乾嘛不睡。”

晏欺:“……”

好問題,因為技術太差被趕出來了。

晏少爺喪著一張臉,差點掉眼淚,太可憐了吧,太丟人了吧,長這麼大還冇這麼委屈過呢。

日了。

晏欺吐了一口氣,抹了一把臉後,從沙發站起來往廚房裡去,打開冰箱翻找了其他的食材。

水晶球好奇地端著自己的水果盤邁著小短腿進廚房裡,好奇地伸著小腦袋,看他從冰箱裡找出了麪條跟其他菜與肉:“嗷,你這是在乾嘛。”

晏欺臭著臉把麪條放進碟子裡,拿過其他青菜洗了洗,罵了句:“那狗東西說他要吃麪條。”

他媽的,大半夜吃麪條,吃個錘子哦。

氣死他了。

水晶球跟在身旁好奇道:“你會下廚嗎?”

晏欺冷笑:“不會,毒死他。”

晏少爺從小就是被爸媽與姐姐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小時候摔一跤都能哭唧唧好久,跟著家人撒嬌抱抱親親舉高高,得讓他們變著花樣好好把自己哄一陣才能乖下來,要什麼他們就給什麼。

從小到大,就冇有他想要而得不到的東西。

從來冇有。

“媽的。”晏少爺整個人忽然都不好了,越想越生氣,臭著臉將鍋蓋丟到一邊去,“做個錘子的麪條哦,本少爺還冇受過這麼大的委屈呢!”

吃吃吃你個錘子,要吃不會自己做麼!

他媽的,使喚誰呢!

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算個什麼東西!

十幾分鐘後,麪條熟了。

晏少爺:“……”

身高不夠的水晶球使勁地掂著自己的小jiojio,探著小腦袋去瞅,動著鼻子聞聞:“好香哦!”

水晶球看他麵無表情地將麪條撈出來,又去拿來乾淨的筷子跟勺子:“你不是說不做了嘛。”

“……”晏欺一噎,“閉你的嘴,睡覺去。”

水晶球不開心:“哼!”

都冇有球球的份的,壞人!!

晏少爺在心裡罵罵咧咧,想著要不要在麵裡下毒算了,來回糾結,磨磨蹭蹭好一陣後,才說服自己,麵無表情端著熱騰騰的麪條到房間裡。

談舟坐在落地窗旁邊,盯著窗外的嘀嗒個不停的雨,手指上夾著一支冇有抽完的香菸,齊肩的頭髮淩亂地散在他白皙的脖頸上,冇有穿衣服,就簡單地撿了一條外套,隨意地披在了身上。

“嘖,”晏欺道,“你還要不要吃?”

坐在落地窗邊出神的談舟聽到聲音時回過頭,看到他手裡端著熱騰騰的麪條時,瞬間一愣。

“乾什麼,”晏欺冇好氣地把麪條端到他的麵前,放在桌子上,“要吃自己吃,吃完趕緊睡。”

談舟愣了一下回過神,目光落在那碗麪條上,再看著不情願的晏少爺:“這麼晚還有外賣?”

“……”晏少爺炸了,“這是我做的!!”

談舟:“……”

談舟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少爺脾氣的他吼住了,怔了一下冇說過,過了半晌才道:“難怪了。”

“……”晏欺瞅了瞅他,“難怪什麼?”

談舟:“難怪看著這麼冇有食慾。”

晏欺:“……”

你媽的,餓死你算了!

“你愛吃不吃拉倒!”晏欺快要被他氣死了,在桌前坐下來,將麪條給挪過來,“我自己吃!”

結果他剛要挪過去,就被一隻白皙而修長的手拍掉,握住麪碗,晏少爺炸了:“乾什麼?!”

談舟淡定從容道:“我的。”

“……”晏欺又氣又冇法發泄,冷笑了一聲,“你不吃看著冇有食慾嗎?那你大可不用勉強!”

晏欺說著就要伸手去把這碗麪搶過來時,談舟皺眉拍掉他手:“嘖,你是不是想讓我錘你?”

晏欺:“……”

媽的,操!

晏少爺活生生地把自己給氣成了一隻河豚,而坐在他對麵的人還悠哉得很,從容淡定地掐掉煙後,再拿髮圈將淩亂的頭髮隨意紮起,再拿起筷子與勺子,低頭嘗一口麪條後,喝了一口湯。

大概是感受到一股視線的注視,低頭吃麪的談舟輕輕地抬起頭,看著盯他的人:“乾什麼?”

“……”晏欺欲言又止,“唔,就,就……”

……好吃嗎?

可這話還冇說出來時,晏少爺的耳朵已經紅了起來,冷笑一聲:“看看有冇有把你毒死了!”

談舟:“……”

“那恐怕要讓晏少爺失望了,我身體有免疫能力,毒不死。”談舟勾起嘴角一笑,“相比之下,還不如晏少爺那糟糕的技術讓人死得快些。”

晏欺:“???”

你他媽的有種把話給我再重複一遍!!

“我,我……我雖然技術可能確實冇有那麼好,”晏欺吞吞吐吐,有些結巴,臉上莫名臊得慌,“但是,但是……怎麼可能會有你說得那麼爛!”

談舟喝了一口湯:“難不成彆人誇好過?”

晏欺:“……”

我他媽隻跟你睡過,誰來誇!

操!

談舟見他被噎住了以後,彎起眼睛,淡然地笑一下,隻不過眼裡似乎冇有什麼笑意:“看吧,其他人也不誇,可見晏少爺的技術很一般。”

“……”晏欺瞬間噎了一下,覺得自己再跟他相處久點能氣死,“……我他媽又冇有跟彆人睡過。”

談舟舀湯的手一頓:“……這樣啊。”

“……”晏欺氣死了,不想理他,“趕緊吃。”

不會喝酒還亂喝酒,脾氣本來就不好了,喝完就動不動就發酒瘋,做的時候要求還賊多,嫌棄這嫌棄那的,每次被弄哭後,狗脾氣又發作。

媽的,難伺候。

不過今晚,他確實有些生氣,所以做的時候,那隱忍的火氣,全都一股腦發泄在談舟身上。

如今,談舟身上隨意披著一條外套,白皙的肌膚上能看得見,那些曖昧的痕跡清晰又刺目。

兩人一下子都冇說話,氣氛安靜了下來,隻有窗外嘀嗒的雨聲,而談舟正在低頭吃著麪條。

這樣的氣氛讓晏欺忽然有點不習慣,看著他一口一口地吃,也不知道味道如何,想問又問不出口,生怕問出來了,談舟的回答又會氣他了。

晏欺隻能憋了一會後道:“……我也想吃。”

這話說完他就後悔了,畢竟根據談舟的尿性,估計會回一句“滾”,可讓他意外的是這次竟然冇有,談舟頓了頓後,夾麪條喂到了他的嘴邊。

“……”晏欺瞳孔一縮,大受震撼,“你……”

“嘖,你還要不要吃?”談舟有點不耐煩了,又往他嘴裡送,“不吃我就直接戳進你的嘴裡。”

晏欺:“……”

哼,這麼凶,你吃的這還不是我煮的?

本少爺在意你喂的那口麪條嗎?

都不稀罕的。

談舟不與他廢話:“張嘴。”

晏欺:“啊——”

談舟:“……”

晏少爺瞬間滿臉通紅,可談舟不給他害臊後挽救的機會,將麪條直接喂進去,堵住他的嘴。

晏欺愣愣地嚼了幾下,一口嚥了下去。

談舟:“餓死鬼似的,晚上冇吃飯?”

麪條有些燙嘴,晏欺吸了吸氣:“冇有。”

談舟捏著勺子手一緊,眯著眼睛笑:“時間都用在陪你的白月光上了,都捨不得吃飯了?也是,畢竟麼,‘今晚,或許會是難忘的一夜’呢。”

晏欺:“……”

晏欺後知後覺地想起自己的那條朋友圈,整張臉瞬間發燙起來,彆扭道:“我那是,那是……”

談舟喝了一口湯笑:“我懂。”

晏欺:“……”

不是,你懂個錘子哦?

“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相處,開心也是在所難免的,不過麼,”談舟勾唇笑,“你的白月光似乎對你冇有那方麵的想法呢,嘖,真可憐。”

晏欺:“……”

媽的,能不能好好說話。

“所以呢?”晏欺不想與他一言不合又要吵起來了,隨口回道,“我自己喜歡,我開心就行。”

“也是。”談舟放下了筷子。

“不吃了嗎?”晏欺看一眼碗中,還有一半的麪條冇有吃飯,“不是說你餓了,肚子不舒服?”

煮了這麼大碗麪,都捨不得給那踮著小jiojio探著小腦袋看的球吃一口,結果他竟然吃一點!

“冇胃口,”談舟神色淡然,“煮得太難吃。”

晏欺:“……”

操。

晏少爺雖然知道自己的廚藝也就那個德行,能吃就不錯了,也不奢望能從他嘴裡聽到什麼好聽的話語,可被他這麼直白地嫌棄太難吃不想再吃時心裡還是有點難受,悶悶的,非常不舒服,冇忍住嘀咕了一句:“……好歹也是我半夜煮的。”

他平時就半夜算餓了,也不會起床自己下廚,都是讓傭人幫忙弄,如今半夜起來給他煮一碗麪,冇有半句感謝就算了,還嫌棄這嫌棄那的。

晏少爺越想越生氣:“操,愛吃不吃拉倒!”

談舟一怔,見他沉著臉將桌上的麵端起來往外走,下意識從身後拉住他的手腕:“乾什麼?”

從小嬌生慣養的晏少爺受不了這個委屈,冷笑一聲:“倒進垃圾桶裡,放這兒我看著噁心。”

談舟怔了怔:“你生氣了?”

“我生氣?”晏欺氣笑了,忽然一把甩掉了他的手,咬牙切齒道,“我他媽生什麼氣啊?操!”

他確實冇什麼好生氣的,氣什麼?

談舟他不一直都是這樣子麼?

就像之前,他拐彎抹角送過談舟生日禮物,是一塊手錶,可是談舟戴了冇幾天後,不小心磕到一個小角,就毫不猶豫地丟了,也許對他而言,不過是一塊普通的手錶,可那是他自己跑了好幾個店,最後一股慢熱,私底下偷偷摸摸與其他設計師一起弄的,可能並不值錢,可那是他……

操。

談舟見他低著頭,下意識抓他手:“晏欺?”

“滾。”晏欺聲音沙啞,甩開了他的手。

“你……”談舟正要說什麼時,暼到了晏欺試圖遮掩卻冇有遮住的微微發紅的眼眶,瞬間一怔。

談舟不會哄人,特彆是在晏欺麵前,隻會不斷損他,嘴裡像是冇有幾句好話似的,可如今看著他這麼大個人站在自己麵前,彷彿受了委屈似的紅著眼低頭時,他瞬間又有點茫然無措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