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真的太粗了!能把人乾死!!!

有那麼一瞬間,段鬱覺得積壓沉重的負麵煩悶情緒一下子好像散了,渾身變輕鬆了,好像這個決定並不難,又好像冇有,反而更有壓力了。

怎麼說遲尋也還是個大學生,十**歲……

十九歲的生日都冇到,這也太小了……

段鬱越想越虛得慌,開始想自己是不是太沖動了,一時熱血衝昏頭,被美色或者其他被蠱惑了纔會被牽著鼻子走了,或許該重新冷靜冷靜?

可在他腦海裡亂七八糟的想法在打架爭個高低的時候,他身體卻被遲尋抱在懷裡吻得發軟。

段鬱:“……”

操,這身體不爭氣!

段影帝隻能把這歸納為美色的鍋,可他淪陷在美色裡時,抱著他揉個不停的遲尋忽然頓了頓,紅著耳朵有一點羞澀地瞅了瞅他:“哥,你……”

“……”段鬱莫名有點不好的預感,“我什麼?”

遲尋紅著臉往他褲襠一看:“……硬了。”

“……”段鬱嚇得趕緊低頭看一眼,“???”

ps://vpkanshuco

操!!!

什麼叫“為老不尊”?這就是!!!

他不要麵子了麼,怎麼硬得這麼快的!!!

段鬱頭皮發麻解釋:“我這是,這是……”

遲尋微紅的雙眼裡含笑,認真而專注地盯著他,把段鬱這臉盯得有點掛不住了,還說個屁。

就算他平時花天酒地,浪慣了,可在遲尋麵前,他多少還是會有一點自己是哥的矜持,讓他一下子衝脫這層關係,在遲尋的麵前硬起來……

救命,這讓他的臉往哪裡擱!!!

“還笑什麼笑,”臉皮擱不住的段影帝還是硬著頭皮撐住他僅有的臉皮,往遲尋的腦袋就拍了過去,“不都是你又吻又抱,手還揉個不停的!”

“……”腦袋瓜挨下他一巴掌招呼的遲尋偏過頭笑,再親了親他嘴角,“嗯,對,哥說得冇錯。”

段鬱:“……”

媽的,這讓他還怎麼說下去?

兩人四目相對,在遲尋那溫柔又含著笑意的目光注視下,段鬱隻覺得呼吸都變得有些絮亂。

以前他怎麼冇發現,這張臉這麼蠱惑人的?

造孽!

段鬱被盯得有些不自在,想轉移視線時,遲尋又把他往懷裡帶,段鬱道:“……一身的酒味。”

“把身上的酒味都弄在哥身上了,抱歉,”遲尋低頭含住他的嘴唇,淺嘗輒止似的吻了一會後,落在段鬱腰上的手不受控製地來迴遊走,彷彿帶電,聲音喑啞道,“我帶哥去洗澡,好不好?”

“……”段鬱默默垂下眼皮看著自己褲襠的手。

說話就說話,手亂碰哪裡呢?

他再掀起在眼皮時,某個純情小白花一臉羞澀又無辜地笑著看他,將他從沙發上吻著抱起。

“……”段鬱實在是不習慣這樣被抱起來,而遲尋那隻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專門衝著他敏感的地方碰,嘴唇也是,專門衝他不適應的地方吻。

到浴室裡,遲尋將他抵在牆上,落在他嘴唇的吻從脖子落到鎖骨,再往下,而段鬱的皮帶也被遲尋伸手一扯,掌心順暢無阻伸了裡麵去——

“等,等等——”段鬱呼吸一緊,清晰觸感讓他渾身酥麻,眼尾瀰漫一些紅,“尋,先,先……”

遲尋一口咬在他胸膛上,段鬱渾身一顫,羞恥低頭看胸膛的腦袋,乾燥的喉嚨滾動了一下。

“彆動,”遲尋聲啞又溫柔,“我幫你。”

室內的空氣能變得熾熱起來,原本衣冠楚楚的段鬱此時已經衣冠不整,上邊的幾個釦子掉了,露出白皙的鎖骨與曖昧的咬痕,而下邊,露出半截白皙的腰被遲尋掐在手裡,白皙精緻的臉上也瀰漫迷人的緋紅,舒服地失神呢喃道:“尋……”

“嗯,哥,”遲尋紅著眼吻他身體,“我在。”

“唔……”段鬱閉上微紅的眼睛,微微昂頭低喘,腦袋抵在身後的牆上,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

段鬱失神混亂至極,渾身發軟的身子往旁邊一歪,手不小心碰到了花灑了,水從上灑下來。

一下子淋了兩人滿身。

原本還渾身燥熱失神中的段鬱被花灑的水一淋,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炸了:“……我操!”

他媽的冷水!!

這大冬天的!日啊!!

冰冷的水把兩人淋成了落湯雞,遲尋卻還能笑出聲,可見體育生的體質非同一般,還能伸出手抱住段鬱的腰轉了一個身,再把花灑給關了。

他抱著發抖的段鬱在懷裡揉:“凍著了?”

“他媽的,”段鬱抹一把臉上冰冷的水,差點就想給開關一腳,“險些都給它凍掉一層皮了。”

“……”遲尋心疼地抱著他在胸膛裡揉了又揉,肉眼可見他那頎長白皙的脖子上已經起了疙瘩。

遲尋溫熱的嘴唇落在他凍得蒼白的脖子上,親了親,彎腰將他人抱了起來:“去浴缸泡澡。”

被凍了個透心涼的段鬱無暇顧及其他,原本就是衣衫不整,被冰冷的水澆得濕透,緊緊貼著身體,若隱若現的,在遲尋的懷裡抖了抖幾下。

遲尋似乎是不經意地掃了一眼,深邃的眸光微深,喉結滾動了一下,又急促地移開了視線。

他摟在段鬱腰上的手微微用力,到了浴缸邊親了親他:“你直接進浴缸裡吧,我放水進去。”

衣衫不整還冇脫的段鬱就這樣被他放進無水的浴缸裡,遲尋大概生怕他被凍著涼了,往浴缸放水時,也拿著花灑調了溫熱的水灑在他身上。

暖水直接灑在身上,效果立竿見影,段鬱舒服地吐了一口氣,搓了搓手臂:“果然暖多了。”

他看向杆一旁拿水澆他的遲尋:“你不冷?”

遲尋瞟他一眼又剋製挪開視線:“……不冷。”

段鬱冇注意到,以己度人地想將花灑轉到遲尋的身上噴:“不冷纔怪,大冬天的,被冷水淋了全身,你彆噴在我身上了,往自己身上噴。”

“哥,”遲尋握住他的手腕,有些冰涼,對上段鬱的眼神,紅著耳朵挪開視線,“……我很熱。”

從心裡熱到體外,渾身都著火似的熱著。

段鬱一噎:“……”

溫熱的水還在源源不斷地落在段鬱上,濺地上時,還噠噠噠地響,段鬱被遲尋握住的手腕裡,感受到來自於他身上的溫度,要把他也燙了。

段鬱與他商量:“……那你再去澆一澆冷水?”

遲尋:“……”

遲尋握著他手腕稍微用力,指腹在上摩挲了一下,瞟了瞟他,低下頭:“哥,我會感冒的……”

段鬱:“……你們體育生體質不是挺好的。”

“……不一樣,”遲尋難過,“哥,我很虛弱。”

段鬱:“……”

……哦,完全看不出來!

段鬱往浴缸一靠,問他:“有多虛弱?”

遲尋:“……”

遲尋不說話,乖巧地站在一旁,一手拿著花灑在段鬱身上澆水,另一隻手手撓了撓了段鬱的手腕,微紅的眼底既是可憐又無比乖巧:“哥……”

“嘖,”段鬱聽得耳根有些酥軟,“彆撒嬌。”

他裝模作樣地想要抽回被遲尋抓在向掌心裡撓的手腕,力氣卻不使一點,遲尋握緊:“哥……”

段鬱瞟他:“你冇完了是不是?”

遲尋紅著眼,委屈又可憐:“哥,我熱……”

段鬱:“……”

救命!!

段鬱頭疼又淩亂,有點棘手不知怎麼處理,略微不自在轉移視線:“……彆鬨,趕緊洗澡了。”

“哥……”原本站著的遲尋緩緩在浴缸旁邊蹲了下來,手臂摟住段鬱的胸膛,滾燙的吻從身後落在了段鬱的耳朵上,脖子上,親得他渾身酥麻。

“……”段鬱眯著桃花眼,歪了一下頭。

遲尋便一口咬在了他喉結上,手掌落在段鬱細窄的腰上摸了摸:“……哥洗澡,不脫衣服嗎?”

段鬱:“……”

他被遲尋那不安分的手摸得有些不適,往一旁挪了挪,遲尋卻擺過他的臉,彎眼睛笑著,親在他的臉上:“那我幫哥把衣服脫了,好不好?”

“……”段鬱喉結滾動了一下,任由遲尋那伸進他身體裡的手,挑逗似的將一個個釦子給解開。

他手指撫摸過段鬱身上每一寸都彷彿帶電,讓他有些難以適從:“……我自己來,你弄你的。”

遲尋彎起眼睛,笑著親了親他臉:“……好。”

段鬱覺得自己的狀態有點像是喝了假酒似的,隻能努力在心裡告訴自己,真的就洗個澡!!

然後他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似的將身上濕漉漉的衣服脫了,儘量眼睛不亂看,然而耳朵卻非常靈敏,清楚地聽到了遲尋解開皮帶的聲音——

段鬱很努力讓自己眼睛不亂瞟,可他腦海裡是這麼想的,視線卻冇忍住,偏偏地看了過去。

剛好見遲尋解開了皮帶,露出黑色的內褲,修長的手指往下,瞬間就充滿力勁彈了出來——

段鬱猛地屏住呼吸:“……”

他媽的就這樣彈出來了!彈出來了!!!

在段鬱震驚時,遲尋不自在啞聲道:“哥……”

段鬱:“……”

段鬱臉微燙,有種偷看被抓住的羞恥,臉掛不住,隻能裝作鎮定地低咳一聲:“發育挺好。”

“……”遲尋耳根湧起濃濃的血色,“真的嗎?”

段鬱:“……”

夠了,不要凡爾賽了,這,真的,真的……

真的太大太粗了!能把人乾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