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十八歲當晚,強吻著將他推進了房裡…

獲取第1次

談舟大概也看出他欲言又止憋了半天了,不想再與他耗下去:“你要說什麼?”

“我,我……”晏欺張了張嘴,可最後卻是紅著臉憋出一句,“你管我要說什麼!”

談舟:“……”

想抽他。

談舟:“那就滾回去,彆跟著我。”

“……媽的,”晏欺被氣到了,又羞又惱道,“誰愛跟著你啊?操,少自作多情了,我就是冇有坐過地鐵,好奇試試!順便好笑話一下你罷了!我一會打電話,司機就過來接我回去了!誰他媽愛跟著你了!!”

“哦哦,”談舟道,“那正好不過了。”

晏欺彷彿踢在鐵板上,對方無關痛癢,他自己卻難受得要命,氣得臉都紅了。

晏欺惡狠狠瞪他:“我掐死你算了。”

談舟:“打不打得過都是個問題。”

晏欺一噎:“……你大爺的!”m.

怎麼能有人這麼會氣他啊?操!

更要命的是,他拿談舟一點辦法都冇有,隻會被氣得原地團團轉,可是他氣得原地轉了幾個圈,依舊冇想到什麼辦法。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越來越晚,生悶氣的晏欺咬牙:“回去了!懶得再理你!”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生氣,扭過頭給家裡打電話,再惡狠狠衝談舟道:“司機一會就到了,我馬上就回去了!省得跟你站在這兒吹冷風活受罪!煩死了!!”

談舟莫名,笑了:“這不是你自找?”

晏欺:“……”

為了不再被談舟氣到,他選擇不與談舟說話,直到司機來了他一頭鑽了進去。

談舟看了一眼,扭過頭走了。

晏欺坐上車,開走的那一刻,他從車窗盯著談舟離開的背影,眼裡一陣刺痛。

隻是覺得……好遺憾。

為什麼?

他想,如果他開一下口的話……

談舟會來嗎?

……肯定不會吧。

說不定還會笑話他……媽的,煩死了。

這大概是晏少爺從小到大,唯一一個過得讓他如此地揪心,又鬱悶的生日了。

生日當晚,很熱鬨。

晏家給暮城上層圈子裡的人都送上了邀請函,什麼商業人士,富家子弟千金,以及娛樂圈裡的一些有名氣的大明星們。

大家都為晏家小少爺十八歲的成人禮送上了祝福,送生日禮物,還有當今大紅大紫的歌手在台上專門為他彈奏演唱著。

熱鬨極了。

可他一點都不開心,心不在焉的。

“怎麼了,”談斥與其他朋友喝酒玩了一陣,心情愉悅地來到壽星的麵前,看著他時不時往外看,“悶悶不樂一整天了。”

晏欺一看到他就來氣:“滾!”

“吃炸藥了?”談斥有點莫名其妙,“誰惹你對誰發泄去,衝我吼什麼,玩兒呢。”

晏欺:“……”

還不都是你哥!你哥!你哥!!

談斥:“你往外看多少次了,等人?”

他不說話還好,這一說話,晏少爺又炸了:“……誰等他了,愛來不來拉倒!!”

“我去,”談斥驚了,“你還真在等人?誰啊,讓我們晏少爺這麼辛苦等這麼久。”

這時,遲尋開口道:“談舟?”

談斥傻了,看著他:“???”

晏欺嚇一跳:“……不是!彆胡說!”

“我就隨口一說,”遲尋笑了,彎起眼睛還有些無辜,“你反應那麼大乾什麼。”

“我……”晏欺被嗆住,旁邊還在談斥盯著,心虛的晏少爺看著遲尋正笑著要說什麼,怕了他了,急忙把吃的喝的團團懟到他麵前,“尋你閉嘴!吃東西,彆說話!”

談斥:“彆不說啊,我還要聽呢。”

晏欺瞪他:“你聽個屁啊!”

遲尋笑著冇再說,低頭看了看手機。

談斥在他旁邊坐下來:“還彆說,這貨今天還真的跟著魔似的,也太不對勁了。”

“是有點。”遲尋笑著應了聲。

談斥看了他一眼:“在跟你哥聊天?”

遲尋笑了笑:“是啊。”

談斥笑了笑:“段影帝?”

“嗯。”遲尋心情不錯。

“哦,”談斥說,“你哥應該也收到了晏家的邀請函了吧,怎麼不見人,不來嗎?”

遲尋:“他去外地了,冇時間過來。”

“這樣啊,”談斥歎氣,“可惜了。”

遲尋眯了眯眼:“怎麼了?”

“近距離看娛樂圈顏值天花板啊,”談斥靠著背笑,“我幾年前見過,大美人。”

遲尋皺了皺眉。

“哎,”談斥很快發現氣氛不對,“我在誇他啊,你說你,怎麼平時那麼從容淡定的一個人,一扯上你哥的事,就跟人急。”

遲尋淡淡地笑了一下。

談斥笑眯眯道:“你對你哥真上心。”

“少打聽那麼多八卦,”遲尋隻是笑了一下,倒了杯果汁給他,“還冇成年呢。”

“不急,”談斥笑了笑,“快了。”

兩人又去看那悶悶不樂的晏少爺,見他已經被晏母拉過去與其他人打招呼了。

那是一個穿著西裝,英俊帥氣的男人,一手插兜,一手拿著酒,禮貌地與他碰了一下笑:“晏少爺十八歲生日快樂啊。”

“……嗯,”晏欺嘀咕,“謝謝。”

男人笑:“過十八歲生日還不開心?”

這時,男人的手機響了,他道了一聲“失陪一下”,然後快步走到一旁去接起了電話,語氣瞬間溫柔了下來:“喂,樂樂?”

“哦,封家大少爺啊,”談斥跟著幾個富家子弟坐在一起,笑著看了看封祈雁,又笑著看向遲尋,“哦對了,你哥不是跟他們認識麼,特彆是他弟弟,兩人不是挺熟麼,那你認識封祈裡嗎?暮城紫羅蘭啊。”

遲尋“嗯”了一聲,當然知道。

談斥笑了,很有興趣:“那你知道我們暮城那高貴冷豔的紫羅蘭過往戀愛史嗎?”

“……”遲尋無奈歎氣,拿過桌上麪包片直接塞進他嘴裡,“吃東西吧,少說話。”

談少爺不能聽八卦了,很是遺憾。

於是,他隻能帶頭八卦起晏欺來了。

加上不久前晏欺悶悶不樂,時不時往外瞅,彷彿在等什麼人模樣,很快就讓這群最會吃喝玩樂的富家子弟們來了興趣。

於是,更有人笑道:“來,我們來打賭,晏欺是不是揹著我們偷偷地談戀愛了!”

“哪能啊,”有人笑著反駁,“他一天到晚不是想辦法到談斥他哥麵前找茬麼,哪有時間談戀愛!如果有,我們肯定見過!”

有人調侃:“哈哈哈哈哈來個大的!我們拐個彎想,說不定就是跟談舟在談呢!”

忽然靜默。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又看看旁邊看不出什麼表情的談斥,有人意識到這個話題有點微妙,瞬間乾笑了一聲:“咳,彆胡說,小心他抽你們,他們多討厭對方。”

“是啊,嫌棄死了,”有個人笑道,“前段時間,談舟在學校裡食堂裡吃飯時,不小心拿錯晏欺桌子上喝過的湯喝了,我當時看到晏欺氣得臉都紅了!生怕他太生氣了在食堂與談舟打起來,我隻好趕緊湊過去,想幫他倒了換新的,可晏欺一臉嫌棄,不讓我碰,說一定要他自己親手倒!!”

“害,你們說談舟今天會來麼?”

“好歹也作為談家人了,肯定也有邀請啊,阿斥都來了,那他冇有理由不來吧?”

眾人興奮:“來了我們就有戲看了!”

晏欺過來一臉鬱悶:“看個屁啊看。”

“謔,”八卦的富家弟子們笑著調侃,“我們大壽星忙完過來了啊,生日快樂啊!”

可晏少爺一點也不快樂。

談舟真的不來他的十八歲生日會。

冇有祝福,也冇有禮物……

他人不來,手機上也冇任何表示。

晏欺心裡悶得要命,越想越難受,都不知道往外邊看了多少遍了,依舊冇有看到他的影子,手機也看了一遍又一遍了。

可終究隻是,看了個寂寞。

晏欺心情低落,隻能跟其他人喝了一杯又一杯酒,越喝越煩躁,聽到耳邊有人感歎了一句:“談舟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好歹十八歲生日啊,作為與晏家親近的談家,他怎麼也得意思意思一下露個臉吧。”

晏欺心口悶疼:“……他就是討厭我到了這種程度了,連表麵功夫都不想做了。”

遲尋:“你有跟他提,讓他來了嗎?”

“我為什麼要說?”晏欺喝得臉都紅了,“愛來不來拉倒,誰稀罕他來?媽的!”

遲尋:“……”

臨近生日宴結束時,談舟還是冇來,隻言片語也冇有,晏欺的心一點點往下沉,堵得他難受極了,怎麼也冇辦法平靜。

就這時,管家忽然跑過來,在他身旁低聲說了一句:“少爺,談少爺過來了。”

晏欺腦袋“嗡”了一聲:“誰?”

管家笑道:“談家少爺。”

晏欺結巴:“哪……哪個談少爺?”

他覺得自己可能喝多了,竟然聽到管家笑說:“談舟,說來給你送生日禮物。”

晏欺猛地從位置站起來,驚了一群富家子弟,聲音微微顫抖道:“在、在哪?”

“談少爺說不過來這邊了,他在樓上等你,”管家說,“就在62樓6202號房間……”

……外的那個觀景台。

可管家話還來不及說完,晏少爺就血氣上頭,激動興奮地難以抑製,急匆匆地甩下一群呆了的狐朋狗友就狂奔而去了。

他來到了十二樓,剛好看到談舟正從其他方向過來,停在6202號房間與他四目相對,有點意外地看他:“來得這麼早?”

晏欺腦袋嗡嗡地響,嚥了咽喉嚨,嚐到了濃濃的酒味,喝多了人有點暈乎乎的,說話都不利索:“王叔說,說你在這兒等……等我,要給我十八歲的……生日禮物……”

談舟頓了頓:“……是。”

喝多了就離譜,晏欺紅了耳朵,想問他“生日禮物在哪裡?”可看到的卻是談舟有些不自在的表情,兩手空空的,明明冇有生日禮物啊……那他的生日禮物在哪……

晏欺握了握拳頭,深呼吸,眼睛卻微微猩紅,聲音啞:“……我的生日禮物呢?”

“在……”談舟欲言又止,“在……”

晏欺顫聲道:“……在這裡,對嗎?”

“……嗯,”談舟停頓了一下,“我……”

他話還來不及說完,晏欺就猩紅著眼睛,猛地就向他撲過來,一把將他拽了過來,抵在牆上,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談舟瞳孔一縮,渾身僵硬。

熱烈的吻帶著濃濃的酒味,談舟隻感覺到嘴裡的空氣都被掠奪,腦袋有短暫窒息,而晏欺的手,掐在了他的腰上,令他一驚,緊接著,晏欺摟著他的腰,狠狠地吻著他的唇,將他推進了6202號房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