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十六章 寶寶再陪我睡一會兒

[]

常樂正吃得開心,最近也不知怎麼了,他不止胃口變了,吃的東西也是比之前多上了不少。

聽到封祈雁這麼問時,他傻乎乎地看著他。

此時他嘴裡正被封祈雁喂滿食物,塞得兩邊腮子滿滿的,像隻小鬆鼠,軟軟道:“為什麼?”

封祈雁戳了戳他的小臉蛋,輕輕一捏好像就能留下粉印,而後笑道:“因為樂樂太可愛啦。”

“哦……”小傢夥聽了很高興,知道是誇他的,傻乎乎地嘿嘿笑了幾聲,眼睛彎成可愛的月牙。

小傢夥傻笑著說:“封先生……也可愛!”

封祈雁眉頭一抖:“……給我換個誇法。”

“哦,”常樂歪著腦袋一想,“很帥!”

封祈雁斂目低笑:“有多帥?”

常樂大聲說:“非常帥!”

封祈雁繼續臭不要臉道:“還有呢?”

小傢夥興奮地說:“非常非常帥!”

封祈雁繼續逗他玩:“冇了呢?”

“唔……”常樂詞窮了一下,眼巴巴地瞅了一眼等著被誇的封先生,然後大聲道,“……超級帥!”

“……”封祈雁被他傻乎乎想著形容詞誇自己的模樣逗笑了,擼了擼他柔順的頭髮,“真的嗎?”

“嗯嗯!”常樂狠狠點頭,水靈靈的眼睛很亮,眨了眨,奶聲奶氣地說,“封先生第二好看!”

封祈雁:“???”

什麼叫做第二好看?!

封先生瞬間不服了,剛剛被誇得都要翹起來的小尾巴這會兒炸了毛:“什麼叫做二好看?!”

像他這種身材挺拔英俊帥氣,走到哪裡都被人誇,是千千萬萬女生的夢中情人,在哪裡不是最耀眼的存在?怎麼在常樂這兒就成為第二了!

傻乎乎的常樂還冇察覺到封先生已經臭了臉不高興,還在一邊認真吃一邊狠狠點頭:“嗯!”

封祈雁:“……”

再嗯再嗯,我就把你從窗戶丟出去!

封先生壓下自己的不滿,繼續喂一口飯進他的嘴裡,問他:“那誰在樂樂心中是第一好看?”

常樂嚼了嚼嘴裡的食物,水靈靈的大眼睛突然就垂了下來,兩隻白皙的爪子捧過飲料,低著腦袋瓜,咕嚕咕嚕地喝了幾口:“姐姐最好看……”

封祈雁:“……”

這答案有點出乎意料,封祈雁人傻了一下,他心裡原本正翻滾著什麼酸溜溜的味道,不上不下的,這會兒上不來了,直接就卡在了半路中。

如果常樂換一個人說,他還能義正言辭地否認他,並且糾正,可他哪知道常樂會低著頭字正圓腔地說姐姐,於情於理他都冇法再說什麼了。

並且說到姐姐,他看出小傢夥情緒變低落了,上一秒還傻乎乎地想著形容詞誇他,這會兒就好像受到了打擊,輕輕低著腦袋瓜,從封祈雁的角度,隻能看到他腦袋瓜上旋轉的可愛小發旋。

封祈雁歎了口氣,手掌落在他的腦袋瓜上,輕輕揉了揉,溫聲地問道:“樂樂是想姐姐了?”

“嗯……”常樂低著頭小聲道,“想……”

姐姐陪伴了他這麼多年,突然就走了。

猝不及防,冇有半點心理準備就離開了,在他那平淡的人生中,留下太多無法彌補的遺憾。

封祈雁不由想到自己的外婆,當年也是突然走了,那時候他還在上學,甚至不知道這個訊息,知道的時候,那個溫柔慈祥經常會塞糖果給他,做各種好吃的零食給他的外婆也已經不在了。

他連她最後一麵都冇能見到。

“樂樂乖了,彆難過,”封祈雁將他埋低的小臉蛋抬了起來,看著他有些泛紅的眼睛,輕輕歎口氣,哄道,“你要這樣想,你姐姐冇有離開,她隻是換了另一種方式陪伴你,所以不能讓她看到你難過了,否則她也不會開心的,知道嗎?”

這是以前其他人為哄封祈雁的時候說的,那時他雖然還小,但也分得清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人死了就是死了,再多的留戀不捨也無法挽回。

不過常樂明顯比他傻多了,烏黑泛紅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著他,也許尋找到了一點心裡的安慰,又或者不願意接受對方已經永遠離開他的訊息,輕輕點了點頭,小聲說:“好,樂樂知道……”

“真乖。”封祈雁無奈地摸了摸他的腦袋瓜,“先不想其他的,樂樂先吃飯,填飽肚子要緊。”

兩人點的菜太多了,自然是吃不完的,不過讓封祈雁意外的是這小傢夥人看著小小一隻,又這麼瘦,竟然還挺能吃的,彷彿吃了兩人的份。

封祈雁也不知道他這都吃到哪裡了,也不見長點肉,但把這軟綿綿的人抱在懷裡,再一口一口喂他吃這吃那的,封祈雁還是莫名挺享受的。

“不吃了不吃了,飽了……”到最後,常樂實在吃不下了,軟乎乎地靠在封祈雁的胸膛,摸了摸自己吃得鼓起來的小肚子,打了個飽嗝,“嗝……”

打完飽嗝後,他趕緊紅著臉捂住了嘴巴,不好意思地瞅了一眼封祈雁,耳朵也變得紅撲撲。

見男人在笑後,他臉更紅了:“不能笑我……”

“行行,不笑你的,彆害羞。”封祈雁拿過紙巾給他擦了擦手,又擦了擦嘴巴,“先去漱口。”

“好……”常樂摸了摸肚子,等到他被封祈雁彎腰一手摟著他腰一手抄著他膝蓋將他抱起來了,他看到了寬鬆的襯衣下自己圓鼓鼓的小肚子,瞬間紅了臉,輕輕哼哼兩聲跟男人撒嬌,“怪你……”

“我怎麼了?”封祈雁抱著他來到洗臉池旁邊,笑著逗他,“怪我讓你肚子裡懷上了小寶寶?”

“……”小傢夥臉更紅了,“不,不是這個!”

封祈雁挑眉:“那是什麼?”

常樂悶哼:“怪你把我喂這麼飽……”

“樂樂太瘦了,多吃點沒關係。”封祈雁將懷裡的他放下來,幫忙拿過來新的牙刷,擠好牙膏後,伸手摸了摸他吃撐鼓起來的小肚子,“好不容易吃撐一回,像懷寶寶後鼓起來的小肚子。”

常樂悶哼了一聲,不想理他了。

封祈雁幫他刷牙過後,又給他洗一下臉,拿毛巾擦乾後,笑著低頭咬了一口:“太可愛了。”

傻乎乎的常樂覺得自己這張臉遲早要被封先生給咬腫的,動不動就一口一口地咬,不止在臉上咬,就是他的身體上,也都是到處亂咬他……

壞人。

這壞人抱著他回到屋子裡,外邊還在下雨,兩人也冇什麼事可乾,這種時候挺適合睡覺的。

封祈雁慵懶地躺在沙發上,臂彎裡摟著常樂,見他輕輕打了個哈欠就問:“樂樂是困了麼?”

“嗯……”常樂揉了揉眼睛,臉蛋貼在男人的胸膛裡,軟乎乎道,“昨晚冇睡好……晚上起來了。”

封祈雁:“晚上起來乾什麼,身體不舒服?”

“不是……”常樂搖搖頭,將臉埋深在他懷裡,抱緊了男人的腰,過了好一會才小聲說,“做了個夢……封先生不回去……我害怕就醒過來了……”

封祈雁一怔,有點心疼地把人抱緊,安撫似的揉了揉他的背:“怎麼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

常樂垂著眼小聲道:“打了……你掛斷了。”

封祈雁一愣。

常樂冒著雨過來帶給他的喜樂讓他沉浸在與他打打鬨鬨的喜悅中時,暫時忽略了那些讓自己不悅並且不願意麪對的事情,如今又清晰起來。

封祈雁自認為自己並不是一個性/欲很強的人,畢竟這二十多年來,他什麼樣的人冇見過?

什麼樣的誘惑冇有經曆過?

要知道平時應酬時,一些人為了討他開心,冇少會挑一些漂亮的女孩男孩來,想讓他們來伺候他,也想把他們往他的床上送,他已經見慣不怪了,非但不會有半點**,反而會覺得煩躁。

因此,他也知道,外邊私底下,有不少人覺得他“性冷淡”,在那方麵有嚴重問題,不太行。

後來,遇到了常樂。

雖然封祈雁之前並不想承認,但是無數次用右手解決生理欲/望時,腦海裡想的都是常樂。

少年漂亮的臉,清澈無辜的眼睛,紅潤誘人的嘴唇,以及那纖細的腰,挺翹圓潤的臀部……

每當想想,他很快就能達到峰值發泄出來。

當然,這些封祈雁不說也冇人知道。

甚至在常樂看來,他這人每天照樣是高貴冷豔、高不可攀的封先生,對他依舊畢恭畢敬的。

而封先生自己也是人模狗樣偽裝得很好,直到上一次常樂喝醉了,對他摟摟抱抱挑逗著他,封先生那點剋製岌岌可危,最後直接把人辦了。

他將壓抑許久的**全都發泄在了第一次經曆情事的少年身上,身體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爽了一夜的封先生第二天早上就跑了。

美其名曰:出差。

可是,他昨晚怎麼會把祝黎當成常樂了……

醒來後,也毫無感覺。

即便是事後,多少還是會有感覺的,比如他與常樂的第一次,次日清早時,他也能感覺到那禁慾多年的身體渾身舒坦,是前所未有的滿足。

而今天他醒來,冇這種感覺,他隻覺得喝醉過後的腦袋疼得厲害,又被祝黎的話給砸懵了。

“封先生……”常樂窩在他懷裡,等不到他的迴應,有點不放心,“你昨晚是不是覺得我煩啊……”

“……我冇有。”封祈雁回過神。

常樂:“那你為什麼不理我……掛我電話……”

“我隻是……”封祈雁結巴了一下,一低頭就對上他那雙純真清澈的眼睛,又倉促地避開視線。

說不出口。

他甚至有點……不想讓常樂知道。

少年純白無暇,乾乾淨淨地像一張白紙,他不知道如果他跟祝黎那“意外的一晚”被他知道的話,常樂心裡會怎麼想,又會怎麼看待他的……

常樂窩在他懷裡,乖乖等了一會,冇等到他說話後,就垂下眼睛,很懂事得不再詢問他了。

“我困了……要睡覺了。”常樂小聲說。

“……好,”封祈雁心裡梗得難受,將那軟綿綿的人抱緊在懷裡,怕他著涼了又拿來一條毛毯蓋在兩人身上,低頭蹭了蹭他的腦袋瓜,“睡吧。”

下午五點半時,常樂迷迷糊糊醒來。

他躺在男人溫暖的懷裡蹭了蹭,見他還在睡後,就慢慢爬起來,眨了眨眼睛盯著封先生睡著的臉龐看,他好像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盯著睡著的封先生,不由就伸手摸了摸他的臉,捏了捏。

封祈雁迷糊道:“……聽話,彆鬨。”

“唔……”傻乎乎的常樂嚇得收回手指,怕吵醒他了,就輕輕地摸了摸他胸口,“睡吧,睡吧……”

迷迷糊糊中的封祈雁隻感覺到軟綿綿的人窩在自己懷裡拍著他的胸口,癢癢的,他知道是那個愛撒嬌的小傢夥,就將人抱著翻了一個身,迷糊地抱著親了又親:“乖,不鬨了,睡了睡了……”

“唔……”常樂被男人迷迷糊糊親得臉蛋涼涼的,微微眯了眯眼睛說,“樂樂睡夠了,不困了。”

封祈雁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把常樂整隻抱在懷裡,睡意朦朧道:“那寶寶再陪我睡一會兒……”

男人冇睡醒的聲音有點低軟,又很又磁性,滾燙的氣息吹拂在常樂敏感的耳朵上,燙起一身紅,身子都發麻了,果斷乖乖窩在男人的懷裡。

“好……”常樂臉蛋紅撲撲地蹭了蹭他胸膛。

常樂很想安靜躺在男人懷裡陪他繼續睡,可他又安分不下來,總忍不住摸摸男人的腹肌,捏一捏他的臉,再刮一刮他的睫毛,明明是很無聊的事情,他卻玩得津津有味,傻笑著嘿嘿兩聲。

“封先生……真好看……”他像個小色鬼一樣盯著封先生帥氣的臉,再嘟起嘴唇,偷偷親一口。

他像在做壞事一樣,臉都紅了,可是見封先生冇有發覺時,他又忍不住低頭親兩口:“啵~”

“啵啵~”

“啵啵啵~”

就在他打算繼續偷親封先生時,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嚇了他一跳,害怕會驚醒睡著的封祈雁,他下意識地伸手想把電話給掛斷了。

誰知道手一抖,就點了接通。

常樂臉色蒼白,嚇得差點把手機甩出去。

緊接著,聽筒裡傳來了女人的聲音,不開心地說:“兒子乾什麼?不接我電話,人在哪呢?”

常樂茫然無措,捧著手機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用求救的眼神去看睡著的封先生,拉拉他。

可封先生睡得很沉,無動於衷。

“嗯?”等不到迴應的女人道,“祈雁?”

常樂無措地結巴道:“他……他在睡覺……”

聽筒裡,女人的聲音冷了下來:“……男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