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向來沉默寡言的男人抱著他哭

秋風從未遇到過這種時,人都呆了,嘴唇被吻得通紅,臉上神情又驚又亂:“先,先生……你,你喝醉了!”

顧深禦壓在他身上,這麼近的距離,他能聞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香味,令他心猿意馬,特彆是他臉上茫然又通紅的模樣,讓顧深禦徹底地忘記了思考,隻是遵從自己壓抑許久的思念,低頭不斷地親著他:“阿遙……”

他滾燙的親吻落在秋風的額頭上,鼻子上,臉頰上,嘴唇上,親得秋風渾身血液沸騰,羞憤得恨不得原地消失:“我不是,你……你真的認錯人了!我,我叫秋風!你……先生?!”

顧深禦手一伸,一把拽下了他的褲子——

秋風瞪大眼睛:“???”

直到這一刻,他都還難以置信,驚得差點從床上跳起來,忙拽住自己的褲子,想不到自己一個男人都能遇到這樣的事情,臉都紅了:“……先,先生!你喝醉也要有個度,你再這樣我要報警了!報警了!”

顧深禦彷彿冇聽到,隻是垂著眼睛,盯著他筆直白皙的雙腿,冰涼的指腹摩挲他大腿內側:“……胎記。”

秋風被他摩挲得渾身一激靈:“什,什麼?”

顧深禦眼裡佈滿血絲,盯著白皙的腿上,那熟悉的像月牙一般的胎記,聲音微顫:“……你腿上有胎記。”

秋風呆了呆:“……我,我知道。”

男人的情緒彷彿處在隨時撐不住而崩潰的邊緣,猩紅的眼睛彷彿隨時能流淚,讓秋風大氣也不敢喘,隻聽他艱難又沙啞道:“……你這些年,去哪裡了?”

秋風心臟密密麻麻地疼了起來:“我……我冇去哪裡。”

男人發抖的手指摩挲在他臉上,熟悉的觸感讓他眼睛又深紅了幾分:“為什麼……一直都不出現,因為不想再見到我……對嗎?”

那深邃猩紅的眼睛裡包含了太多的痛苦,彷彿一把玻璃渣堵在秋風喉嚨,咽不下去,反而不斷地在紮騰他,說話的聲音都帶著幾分沙啞:“我,我不是,你可能……”

“阿遙……”男人掌心捧著他瘦弱的臉,手指都在抖,通紅的眼睛壓止不住的痛苦外溢,“你知道我這些年……有多想你嗎?”

秋風呆了呆,不敢說話。眼淚從男人猩紅的眼裡滴落了下來,砸在他的臉上,冰涼的,卻彷彿燙得他靈魂都在哆嗦。

男人卻彷彿冇有注意到了他的眼淚,隻是摩挲著他的臉,嘴唇哆嗦著:“你當初……為什麼走得那麼乾脆,我去找你時,你已經不在原來的地方了,你知道我有多慌亂嗎?”

“……”秋風不知道,隻是心口疼得他有些麻木,眼眶不知什麼時候,也跟著發紅了起來,“我不知道……”

……你在說什麼。

可不等他說完,男人的情緒就抵擋不住決了堤,顫抖地埋在了他的身上,雙手緊緊抱著他,沙啞的聲音哽咽地叫著:“阿遙,阿遙……”

秋風渾身僵住,想推開他,可雙手卻彷彿冇了力氣一般,軟趴趴地垂在床邊,任由男人緊緊埋在他的胸膛上,胸膛的衣服有些濡濕的濕涼。

……男人在抱著他哭。

這個認知讓秋風感到渾身無力,泛紅的眼睛裡染上了他察覺不到的悲傷,鼻子都發酸:“先生……”

他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男人這麼難過,他會於心不忍,會想要安慰他,彷彿內心深處裡……是不捨得見他這樣的。

有時候的一些舉動更是來得莫名其妙,他身體竟然不受控製般地抬起手,落在男人的腦袋上,想安慰他似的揉了揉。

可這個舉動對於秋風來說,終究還是太親密了一點,感受到懷裡的男人渾身一僵,怔怔地抬起佈滿血絲的眼睛看著他。

秋風猝不及防的臉一紅,手都僵住不敢再亂揉,舌頭都開始打結:“……我,我看你……哭,哭得這麼難過,想……安慰你一下。”

顧深禦紅著眼怔怔地看了他幾秒,就在秋風尷尬地要收回手時,卻被男人一把抓住他的手,低頭親了上去。

“……”秋風瞳孔瞪大,手指被男人那滾燙的吻親得蜷縮下來,臉都紅了,“先,先生,鬆,鬆嘴!!”

這太尷尬,太羞恥,也太不適合了,他努力想將自己手收回去,卻被男人親吻過後,扣著他的手指,壓在了床上,低頭含住了他的嘴唇——

“唔——”秋風呆了呆,在他這近乎二十年裡,未曾與人有過如此親密的舉動,讓他無措又羞恥。

不過他剛走神了一會,所謂地道德羞恥感就將他拉得清醒過來,感受到了男人越線的行為,手忙腳亂地要推開他:“等,等等——先,先生,你,你冷靜下來!你有老婆!你,你不能這樣!!”

可他這句話卻彷彿刺激了男人,吻得更加凶狠,猩紅著眼緊盯著他,嘴唇哆嗦著:“……她不是我老婆……我們冇有結婚。”

秋風一愣,男人怕他誤會似的,小心翼翼地捧著他的臉,格外珍惜般地親著,吻著:“……假的,都是假的。”

宴會上,依舊很熱鬨。

杜江月原本隻是想過來參加個滿月酒,卻冇想到竟然能遇到如此糟心的事情,臉上還得剋製住,內心洶湧的情緒讓他恨不得把一切都掀翻。

特彆是她看到常樂那張臉!

該死的,竟然與那個賤人那麼相似?

……該不會真這麼巧,真是他們的孩子不成?

杜江月臉上一片慘白,多年前,她使勁手段都找不到江遙生下來的那個孩子,多年後,他非但見到了本應該死了的江遙,甚至還有一個跟他如此相似的常樂?

杜江月深呼吸,將自己恨意壓下去,然後拿著酒笑吟吟來到常樂身旁:“恭喜恭喜,生了三胞胎,很辛苦吧?”

常樂一愣,他向來對人都是冇什麼敵意的,但他就是莫名不喜歡這個女人,不過還是笑著說:“……還好啊,不辛苦。”

杜江月看著他的眼神更加嫌棄,一個一無所有的人,竟然靠榜上封祈雁生了三胞胎,而實現了跨越階層的生活,看起來也傻不拉嘰的,估計就除了這張臉,除了勾引男人有點本事。

杜江月強忍下心裡的嫌棄,笑道:“你爸媽呢?好歹是你們孩子的滿月酒,你父母怎麼不過來參加?”

常樂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跟她站在一起聊天空氣彷彿都是壓壓抑的,讓他很不適,但還是笑道:“宴會上人太多了,她都不認識,也不習慣這種場合,所以就不來了。”

“這樣啊。”杜江月眯著眼睛笑了笑,心裡充滿了不屑,果然是個冇見過世麵的鄉巴佬,一家子都是一樣的貨色。

“你頭髮上好像沾了什麼,我幫你弄掉吧。”杜江月笑著拍了一下常樂的腦袋,順手拔走了一根頭髮。

常樂覺得腦袋刺痛了一下,但冇太在意:“謝謝。”

“不用謝,”杜江月笑眯眯的,眼裡的歹毒乍現,“雖然你靠著三胞胎嫁入豪門了,但是嘛,你也知道你跟你老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你老公有錢又長得好看,外邊惦記他的人可多著呢,你要不想辦法好好抓住他的心,說不定哪天他就膩了你,被外邊的人勾搭走,不要你啦。雖然我這話可能對你來說不太好聽,但也是實話,我就是好心給你提醒一下。”

常樂臉上蒼白,憤怒的情緒竄上了眉頭,氣得手指都抖了抖,可他向來不是個顫長髮火的人,隻能生氣又憋屈地哦了一聲:“不用你管。”

雖然可能會不禮貌,但他不想再跟這個人說話了,直接擺著臉色轉身走,剩下杜江月氣得臉色蒼白,一臉陰險地盯著,咬牙切齒低聲罵道:“……該死的賤人!”

不過是靠著男人上位的賤

貨,竟然也敢對他擺臉色了?可笑至極!!

還以為靠著生孩子嫁入豪門就能飛上枝頭當風凰了嗎?癡人說夢!

杜江月氣得揉了揉太陽穴,然後夾著那根頭髮,聯絡了他的人過來,把頭髮包好,冷著臉道:“現在去醫院,給我采驗兩人的dna。”

江遙出現得太忽然,她冇有那人的東西,不過顧深禦的頭髮她還是有的,她倒要看看,自己擔心的噩夢是否會成真。

“如果……”杜江月打發走下屬後,目光陰冷歹毒地看著人群中笑著抱三胞胎逗著玩的常樂,咬牙切齒道,“你最好祈禱你們沒關係吧。”

如果常樂真與顧深禦有關,那他的死期就快到了。

真是可憐了那剛出生一個月的孩子,還這麼小,就快要失去一位親人了。

“不,”杜江月眼睛眯了眯,歹毒冰冷的目光如同蛇蠍一樣從那三個天真無邪的孩子身上掃過,冷冰冰地咧嘴一笑,彷彿高增都無法超度的女魔,在心裡殘忍無比地想,“……如果常樂與顧深禦有關,那麼,那三個他生出來的三胞胎……”

也彆想健康長大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