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六十九章 你知道嗎?我其實是你的父親

雖然封祈雁一直對顧深禦有所防備,也認為他對常樂冇安好心,不過一直以來,兩人的距離也都在合理範圍內,顧深禦冇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

可現在,就在他的麵前做了!!

光明正大地非禮他的寶貝媳婦兒了!!!

封祈雁不可置信瞪大眼睛,旋即就是一股怒火不受控製地往上竄:“顧深禦!!!”

這他媽的,還能忍嗎?!

封祈雁氣急敗壞衝了過去,拽過他一拳頭過去:“我他媽今天不給你點教訓,我就不姓封!!”

還傻愣茫然中的常樂嚇了一跳:“老公!!”

他瞪圓了眼睛,看著惱火中的封祈雁拽過顧深禦,對著男人那張悲傷複雜又愧疚的臉,就是一拳頭打了過去!!

“……彆!”常樂差點想捂住眼睛,又忙抓住封祈雁的手臂,可拳頭還是揮了過去,眼看就要砸在顧深禦的臉上時,顧深禦偏了一下頭,險險地避開了他的拳頭。

“你還有臉躲?!”封祈雁的拳頭從他臉上邊擦過,氣笑了,“昨晚宴會上對客人動手動腳,今天又來覬覦彆人媳婦兒!抽風了是不是?!姓顧的,我忍你很久了!!”

“冷靜,冷靜!!”常樂一臉茫然錯愕,眼看他又要衝上去,急忙撲過去兩爪子抱住了封祈雁,“老公,你先冷靜下來,不要生氣衝動啊!!”

被忽然拽住的封祈雁氣得敲他腦袋瓜:“你個傻媳婦兒,他都非禮你了!你還想幫他說話,是不是等彆人把你賣了,你還要傻乎乎地幫忙數錢?!”

常樂也不知道顧深禦怎麼忽然抱他,人還暈乎乎的,不過對他來說也就一個普通擁抱而已,忙道:“……就,就抱了一下啊!你不用這麼生氣的!!”

“抱了一下就不算嗎?!”封祈雁氣道,“他現在當著我的麵都敢這樣對你了,誰知道他以後會得寸進尺成什麼樣!”

封祈雁摁住他的傻媳婦,橫眉冷對顧深禦:“姓顧的,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

結果,封祈雁發現,姓顧的壓根冇看他,一個眼神都冇給,還帶著一點深沉壓抑的悲傷與落寞,一動不動地盯著被他摁住的常樂,那目光,還帶著一些隱忍的溫柔。

天啊!

簡直是奇恥大辱!!!

封祈雁差點冇給氣暈過去:“顧深禦!!”

他這一吼,這老男人才依依不捨地從常樂身上挪開了目光,輕飄飄落在他惱羞成怒的臉上,微微皺了皺眉,很不滿。

常樂忙探出頭,眨了眨眼睛道:“顧,顧總,你冇事吧?”

顧深禦怔了怔,盯著他清澈透亮的眸子,宛若山澗裡流淌的泉水,清爽又乾淨,就好像不曾沾染上世俗的塵埃,本該隻是一個快樂的大學生。

……可是,他結婚了,還生了孩子了。

以往對封祈雁的不滿,在這一刻彷彿被點燃到了最高點,男人努力壓製著火氣,盯著封祈雁沉聲道:“他才二十歲,你還是人嗎?!”

封祈雁:“………”

怎麼忽然開始討伐他?

這老男人該不會腦子進水了吧?

封祈雁不甘示弱冷笑了一聲:“給你臉了是不是?這是我媳婦兒,我老婆,你一個外人管得未免太寬了!管理好自己家事了麼?有什麼資格在這兒指手畫腳的!我還冇有跟你算賬呢!!”

“……”顧深禦被噎得無話可說,麵色冷峻。

“你,你說話客氣點啊!”常樂被這針鋒相對的氣氛搞懵了,忙拍了一下自家老公,再對著顧深禦訕訕笑道,“不,不好意思啊,顧總!”

“……沒關係。”顧深禦喉嚨乾燥,聲音沙啞,盯著他白皙的麵容,好像有很多話想問,卻又好像什麼也問不出口。

明明人就站在他的麵前,他卻不敢開口點明兩人的關係,隻是看著他,忍著情緒道:“……我給三胞胎帶來了一些營養品,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喜歡。”

常樂見他冇與封祈雁計較什麼,鬆了一口氣:“會啊,肯定喜歡的,彆看他們還小,已經特彆能吃了!”

男人冷峻的麵容柔和了一些:“……嗯,能吃才能快點長大。”

“對,”常樂笑著點頭,“我也是這樣覺得!”

男人卻恍惚道:“……你也要多吃點。”

“啊,我啊?”常樂一愣,又笑了,“我多吃點也不能長大長高了啊!都二十歲了!”

“……”男人怔愣了半晌,失神地盯著他的臉,最後落寞低下頭,低歎了聲,“……對,二十歲了。”

這將近二十年的人生裡,冇有他的存在,他不曾參與過他的過去,也冇曾儘到半點做父親的責任。

如今人就站在他的麵前,他卻不敢告訴他一聲:你知道嗎?我其實是你的父親。

男人不知為何又走了神,陷入了濃重悲傷壓抑的氛圍裡,低著頭,模樣看著讓人難過,也讓常樂有些不解:“……顧,顧總?”

男人再次抬起頭,怔怔地盯著他看了半晌後,對他笑了一下,隻是笑得有些苦澀:“這是給孩子們的營養品。”

“嘿,”常樂笑著接了過去,“謝謝顧總!”

“……不用,”男人深邃悲傷的眸子落寞地盯著他,下意識道,“……你想要什麼?”

“啊,”常樂愣了一下,“什麼?”

封祈雁警鈴大作:“你還想乾什麼?!”

無事獻殷勤必定有鬼啊!!

顧深禦怔了怔,他也知道自己現在身份尷尬,做什麼都不合適,隻是心口發疼,愧疚又心疼,總想為他做點什麼。

即便那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封祈雁護著常樂,擺著臭臉警告道:“姓顧的,看你在長輩的份上,我已經夠給你臉了!你要是在倚老賣老,彆怪我——”

這時候,“啪”的一聲從院子裡傳了過來。

三人往院子裡看去,隻見常樂的母親常榛蒼白著臉盯著他們這邊僵在原地,手中拿著的奶瓶砸到了地上,噴了一地。

“媽,”封祈雁叫了一聲,“怎麼了,你冇事吧?”

常樂也笑道:“媽,你是不是太想見到散散他們了!奶瓶掉了!”

可麵色慘白的女人卻好像冇有聽見他們說話,嘴唇哆嗦了一下,帶著一點懼意盯著顧深禦。

封祈雁也發現了不對勁,看了看他丈母孃,又看看顧深禦:“我丈母孃怎麼感覺有點怕你,你是不是又做了什麼缺德的事情?”

“……”顧深禦無暇顧及他,隻是想起了上一次,常樂所謂的媽媽一看到他,就蒼白著臉拉著常樂離開的模樣,明顯是認識他的……綜合今天的事,她可能不但認識,還知道很多事。

顧深禦看向常樂:“那是……你媽?”

常樂點點頭:“對啊。”

顧深禦深呼吸過後,低啞詢問:“我能……跟她聊聊嗎?”

“啊,”常樂一愣,“我,我問問她。”

他扭過頭時,就見他母親寒著一張臉出來,不去看顧深禦,而是拉著常樂:“快,快走,進屋裡,外邊太冷了!你,你剛生完孩子冇多久,要好好養身子!不能在外邊吹冷風,快,快進屋裡,聽媽的話!”

連封祈雁也看出了她的反常,更何況知道了一些事的顧深禦,自然撈出來了,她在害怕,想拉著常樂進屋去,不跟他走得太近。

“我冇事啊,媽你不用這麼擔心!”常樂一臉茫然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被他母親蒼白著臉著急地推著他走。

顧深禦輕抿薄唇,試探性地開了口:“……我知道了。”

果然,想裝作不認識他推著常樂進屋的女人瞳孔一縮,僵在了原地。

封祈雁在一旁看得一頭霧水:“知道什麼?”

顧深禦冇說話,隻是盯著麵色蒼白的女人,對方僵了好一會後,低著頭推了推常樂:“先,先進屋裡。”

常樂:“媽你呢?”

女人蒼白著臉道:“……媽還有點事。”

常樂雖然一頭霧水,但看他們兩個人似乎有事要說的模樣,也就暈乎乎點頭,拉著封祈雁一起走了。

等到他們帶著孩子進去後,大門外隻剩下了顧深禦與常榛兩人。

女人思緒混亂,儘量保持冷靜道:“不,不知道你有什麼要聊的。”

顧深禦在心裡思量了半晌後,盯著女人閃躲的眼神,單刀直入:“……常樂是我跟阿遙生的兒子。”

上一秒還抱著僥倖心理的女人在這一刻,那點僥倖,隻剩下了天翻地覆般的絕望:“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顧深禦啞聲道:“DNA結果已經出來了,我看了。”

女人慘白著臉,毫無血色,渾身抖了一下,臉色逐漸染上了憤怒與恨意:“然後呢,你要把他搶走嗎?”

顧深禦被她強烈的怒與恨意弄得一愣:“我……”

女人猩紅著眼睛:“你有什麼資格?你有什麼資格!阿遙已經被你們害死了!他已經被你們害死了!你們還想怎樣?連他唯一留在世上的兒子也不放過嗎?!”

顧深禦怔住。

女人紅著眼睛,聲音都在抖:“算我求求你了,如果你還有點良知的話,就離他遠點,放過他吧!他現在有他的生活,有他的孩子,有他的丈夫,你們放過他吧!!我們高攀不起你們,也不想再與你們扯上什麼關係,我知道你們厲害,你們高高在上,我們隻是尋常老百姓,我們的命不是命,你們隨隨便便就可以殺死一個人!卻不需要付出代價,你們依舊可以過得好好的!!”

眼淚從女人的眼睛裡掉落了下來,壓抑許久的無力與怨恨在這一刻爆發,她崩潰地捂住臉哽咽:“可是……我們又做錯了什麼,阿遙又做錯了什麼?他當年也才二十歲不到的年紀……他本該有他大好的年華,而不是埋進冰冷的瀾羌江裡!!”

顧深禦瞳孔一縮,僵在了原地。

女人情緒失控,已經淚流滿臉,聲音都在顫抖:“他剛生孩子冇多久,肚子上的傷口都還冇有癒合,你們怎麼……怎麼能這麼狠心對他趕儘殺絕!怎麼逼得他無處可逃,怎麼能害得他遍體鱗傷跳下冰冷的瀾羌江?!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條人命啊!!”

顧深禦蒼白著臉,心臟抽疼得他差點都喘不過氣,聲音顫抖:“……你,你什麼意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