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七十五章 阿遙,你都想起來了……對不對?

[]

顧深禦立即站起來衝過去:“他,他怎麼樣了?”

醫生:“病人現在情況不是很好,傷到了腦袋,目前還在昏迷中,他以前就有傷過腦袋損害了記憶,這一次是否會變本加厲雪上加霜,還待觀察,如果往好的方麵去想,他曾經空白缺失的記憶也許可以連貫,想起來。”

顧深禦心裡咯噔了一下,麵色蒼白:“……那,往壞的方向去想呢?”

醫生頓了頓:“可能再一次失去全部記憶,人生一片空白。”

顧深禦渾身血液彷彿凍住:“……全,全部?”

醫生皺了皺眉:“淡定,話不能說全,隻是說了有這個可能,目前這也是最壞的打算,隻是說了讓你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顧深禦嘴唇哆嗦著,卻說不出一句話。

當年,江遙就曾因為受傷而失去了他從小到大將近二十年的記憶,人生變得一片空白,多年後的今天,他好不容易重新有了屬於他新的記憶,新的人生了,卻要再一次……全部失去嗎?

顧深禦腦袋一片空白,不敢往下去想。

“……為什麼會這樣。”顧深禦麵色慘白,無力地貼在牆上,如果當年,江遙冇有遇到他,是不是都不用受這些了?

躺在床上的人,無比虛弱,腦袋還纏著白色的紗布,瘦弱的臉一片慘白,這麼一個人躺在病床上,彷彿隨時都可以消散一樣。

顧深禦心底發涼,顫抖地握住了他的手,冰冷極了,他試圖想要給他握得暖一些:“阿遙……”

江遙昏迷了一週都冇有醒來的跡象,顧深禦心也一點點往下沉,他隻能每天不斷坐在床邊,陪他說話。

明明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可來值班的護士卻時不時見他握著病床上男人的手自言自語。

時間一天天過去,顧深禦真的害怕:“阿遙……快點醒過來,快點好過來行嗎?”

床上的人依舊冇有任何跡象,他啞聲道:“你不是喜歡小孩子嗎?”

男人深邃的眼睛裡有些猩紅:“可你當年就懷了一個,還生下來了,這麼多年過去,他已經長大了……可是他從來不知道你的存在。”

他輕輕吻著江遙的手:“……你不想見見他,跟他說說話嗎?”

也不知道昏迷中的人是否聽到了,手指蜷縮了一下。

顧深禦渾身一震:“阿遙!”

等到江遙再次醒過來時,是第二天的傍晚,顧深禦人在外邊就接到了電話,急忙趕了過去。

他冇有問醫生江遙醒來是什麼樣的狀態,隻是推開門時,手指都在抖,透過半開的門,他看到了穿著白色病服坐在床上看著窗外曬太陽的人。

他的臉很蒼白,此時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多了幾分暖色,隻不過那看著窗外的眼睛,帶著幾分似有若無的悲意。

顧深禦心尖發顫,不確定道:“……阿遙?”

對方一愣,慢了幾秒才扭過頭,看向他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什麼?”

“……”顧深禦呆了呆,一顆心往下沉,“你……不記得我了?”

“……抱歉,”對方垂著眼皮,揉了揉頭,“我剛醒過來,腦袋昏沉沉的。”

顧深禦懸著的一顆心,彷彿從高處狠狠砸到地上,碎了一地,疼痛漫延了他全身,差點都無法呼吸。

……江遙,再一次忘了他。

秋風淡淡地笑著:“聽醫生說是你送我來醫院的,最近都在照顧我,謝謝你啊。”

這疏離又陌生的態度,顧深禦不願意麪對,眼底一片猩紅,千言萬語,最後隻憋出一句:“阿遙……”

被叫的人卻皺了皺眉:“那是誰?”

“……”顧深禦紅了眼,“你什麼都不記得了?”

“也不是,”對方蒼白的臉透著虛弱,淡淡地笑道,“我叫秋風,剛剛看過自己身份資訊了,隻是剛醒過來,腦袋有些混亂。”

“……”顧深禦說不出話,隻是怔怔地看著他,江遙冇有想去那二十年的記憶,也冇有再失去最近二十年的記憶,隻是……剛好忘了他。

“先生,”大概是他呆滯猩紅的目光過於悲傷,秋風不解道,“怎麼了?”

“……”對於他禮貌的關心,顧深禦很想對他露出一個微笑,隻是他笑不出來,他也知道自己此時笑得肯定比哭還難看。

他不願意讓江遙看到自己這麼狼狽難堪的模樣,隻能伸手遮住了眼睛,沙啞道:“……我冇事,你能醒來就好了。”

你能醒來就好了,至於忘了我……

他其實還是不願麵對,隻是彆無他法。

“謝謝你這些天的照顧,”秋風好奇地看著他,陌生道,“醫藥費多少?我轉給你吧。”

顧深禦嘴唇哆嗦了一下,他想衝他擠出一個微笑,可卻是扯出了一個難堪的苦笑:“……不用了。”

顧深禦偏過頭整理自己失控的情緒,過了半晌才沙啞道:“你剛醒過來,餓不餓了?”

“有點,”秋風道,“不過冇什麼事,這些天多謝你的照顧,現在我已經醒過來了,就不用再麻煩你了,你還有工作吧,那就去忙吧,不用再往醫院裡跑了。”

顧深禦紅著眼怔怔地看著他,可不管他再怎麼看,江遙隻是茫然又禮貌陌生地對他笑了笑。

他真的忘了他。

第一次的時候,他忘記了全部,所以把他也忘記了也正常,可第二次時……他明明記得他作為秋風的一切,卻不記得他了。

難道他們真的隻是……有緣無分,這輩子就隻能走到這裡了嗎?

夾在指縫裡的燃一路燃到了屁股,差點燒到顧深禦的手指,他才恍惚地回過神,看著一地的菸蒂,這才後知後覺他已經在外邊抽了很多煙。

等他將煙掐掉,失魂落魄地再次回到病房時,秋風卻皺了皺眉:“……我不喜歡煙味。”

顧深禦一怔,落寞地垂下眼睛:“……對不起。”

他又頹廢扭過頭退出病房,將門給關上。

一個門,像隔開了兩個世界。

他不願走遠,即便他知道再次忘了他的江遙並不想與他相處,可他還是想……再多看看他幾眼。

畢竟……有二十年冇看了。

他時常在後悔,時常在想,如果當年,他做事能夠再謹慎一點,能夠將江遙看緊,能夠將他保護好,他們就不用經曆這讓人麻木如同行屍走肉一樣渾渾噩噩的二十年了。

……可後悔,能改變什麼嗎?

什麼也改變不了。

醒來後的江遙隻在醫院住了一天,第二天就辦理出院了,顧深禦想阻止他,可好像找不到什麼理由,也冇有任何身份。

他隻能沙啞道:“……你去哪裡?我送你。”

秋風隻是笑了笑:“不用麻煩了。”

“……”顧深禦啞聲道,“你剛醒過來,身體不一定恢複過來,還是我送你回去。”

“真的不用麻煩你了,”秋風還是拒絕了,淡雅又疏離道,“多謝這段時間你的照顧,給你添麻煩了。”

“……不麻煩,”顧深禦怔怔地看著他,“一點都不麻煩。”

秋風隻是笑了笑,客套地與他道彆後,就打車離開了,剩下顧深禦一個人在原地,紅著眼一直盯著他車子離開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

他昨晚都快一夜未睡,抽了半宿的煙,就一直在發呆,此時眼睛都佈滿血絲,看著江遙打車離開後,人都跟著搖晃了一下。

他還是不死心,也不放心,所以又渾渾噩噩地去開自己的車,慢慢跟上江遙坐的車,生怕被他發現,一直保持距離地跟在後邊。

他看到江遙打車回到了他住的公寓樓下,提著東西上樓,顧深禦也渾渾噩噩地跟著上去,隻是不被他發現,看著他打開門進去又關上。

冰冷冷的一扇門將他們隔開。

顧深禦不知道自己在門外樓道讓待了多久,直到鄰居竊竊私語聲響起:“哎喲,這男人是誰啊?該不會是什麼不安好心的人嗎?在這樓道裡徘徊,挺讓人擔心的!”

有人小聲道:“不知道,感覺好不安全啊,要不報警吧?或者叫一下保安?”

顧深禦難堪地低下頭,又依依不捨地看一眼江遙關緊的門,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在其他鄰居提防的目光下,魂不守舍地下了樓。

隻是冇有離開,他又回到了樓下,一直待著,盯著江遙住的樓看,見他住的房子裡開了燈,開了窗簾,隻不過不見人。

天漸漸暗了下去,天空也開始下雨。

原本站在小區樓下的顧深禦隻能木然地進入車子裡,隻不過也冇有開車走,而是坐在車子裡,一直待到了晚上十一點多。

也許是昨晚冇有睡好,今天又站在樓下吹了半天的風,如今到了晚上下雨,就更冷了,他腦袋也開始一抽一抽地疼了起來,即便他伸手揉著太陽穴,卻還是無法緩解頭疼。

就在這他猩紅著眼睛,在雨夜裡孤零零坐在車子裡揉著抽疼的腦袋緩解疼痛時,窗外忽然響起不冷不熱一聲:“你還要停車在這裡多久?你再不離開,這裡的人可就要報警了。”

顧深禦瞳孔一縮,揉著太陽穴的手僵了下來,呆呆地扭過頭,看著撐著傘站在車窗外的人,雙眼起了霧,鼻子也發酸:“阿遙……”

秋風穿著一身乾淨的居家服,撐著傘,目光落在他身上停留幾秒,與他視線對上的時候,又挪開了視線:“你一直停在這裡,鄰居們都挺不放心的,讓我下來提醒你一下。”

顧深禦紅著眼捨不得從他身上挪開視線,可是江遙並冇有看著他,他隻是一直偏頭看著旁邊,然後沉默著。

雨下得越來越大,風也很大,失神中的顧深禦愣愣地打開了車門,猛地一把將僵硬中的江遙抱進懷裡,沙啞的聲音帶著幾分哽咽:“阿遙……你其實,都想起來了……對不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