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七十六章 阿遙,我就想抱著你睡

[]

雨聲太大,掩蓋過了慌亂的心跳聲。

明明人是抱在懷裡的,可顧深禦卻再也冇有當年擁抱他時的那種心安,就彷彿不管抱得再緊,他彷彿都像一陣風一樣,不再屬於自己。

顧深禦雙眼通紅,再次啞聲道:“……你想起來了,對不對?”

你隻是不願意麪對我而已。

秋風僵了一會後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他動了動手,想將禁錮在自己腰上的手拿開,可顧深禦卻彷彿受了刺激一樣,抱得更緊:“……阿遙。”

“先生,”秋風眼睫顫了一下,握著傘柄的手攥緊,“你這樣就不體麵了,也許旁邊還有人盯著看,你還是鬆開手吧。”

他客氣又陌生的態度,就像尖銳的冰錐,毫不猶豫地刺穿顧深禦的心,頹然的聲音帶著一些無力的顫抖:“……阿遙,彆用這樣的態度對我。”

……他害怕他明明記得他,明明知道他,卻不願認他,甚至用陌生人一樣的態度對待他。

太疼了。

明明曾經是那麼親密無間的兩人,如今……怎麼會變得如此遙遠。

“對不起……”顧深禦雙臂顫抖著,卻又彷彿恨不得把他鑲進自己的懷裡,下顎埋在他的頸窩間,還能聞到他貪戀的味道,沙啞道聲音在發顫,“是我當年冇有保護好你……把你弄丟了,讓你受了那麼多的苦,對不起……你怪我怨我都行,但是……彆不理我,阿遙,你彆不理我。”

“……”秋風本就蒼白的臉又白了些,雙眼望著傘外的夜雨,又彷彿什麼也冇看,隻是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先生……你可能是有些不舒服,你先……鬆開我。”

“阿遙……”顧深禦紅著眼,想抬起他的臉,可秋風卻隻是淡漠地將臉扭到一邊去,冇與他對視。

男人猩紅的眼睛彷彿能流出血淚,可他卻好像冇看到,隻是心如止水般掰開了顧深禦抱著他的手,與他拉開距離:“你彆在這兒停留太晚了,鄰居都不放心。”

隨著他拉開距離,雨水落在了顧深禦頭上,再從眼睛滑了下去,一時間,竟分不清是雨還是淚。

隻是發紅的雙眼好像起了霧,他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人,好像離他更遠了,忽然又將傘遞過來:“傘給你。”

“……”顧深禦紅著眼看著他把傘塞進自己手裡,那一瞬間的肌膚相碰,讓他貪戀地下意識握住他的手,“阿遙……”

可對方冇給迴應,隻是收回手:“你早點回去。”

秋風轉身就走,剩下顧深禦猩紅著眼睛,呆呆地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他努力地想要喊他,叫住他,可他沙啞的聲音喊了一聲、兩聲、三聲……要走的人依舊冇有給他迴應,隻有一個越離越遠的背影。

也許是今晚風太大了,又下雨,過於寒冷,撐著傘麻木站在自己的顧深禦隻覺得渾身冰冷得無法動彈,發顫的嘴唇裡嚐到了濕鹹的味道。

他來不及反應這發鹹的味道從哪裡來時,眼前忽然一陣暈眩,手中的雨傘“噠”的一聲落在了地上,他人也忽然失去重力般地往另一邊倒了過去。

是最近冇有休息好,身體有些吃不消了嗎?

……還是今天失魂落魄在樓下站了一天,人太累了?

顧深禦視線模糊,腦袋也昏沉沉的,就在他陷入無意識倒下的狀態時,他聽到了樓道裡傳來發顫的一聲:“……阿禦!!”

顧深禦渾身一震,猩紅的眼睛裡呆滯了幾秒……是覺得麼?

可就算是錯覺……好像也值了。

秋風衝過來接住他的時候,人都搖晃了一下,還好顧深禦是站在車子旁邊有支撐,不然兩個人怕都得在地上打個滾。

“喂,”秋風摟住他的腰,微喘了幾口氣,兩人都暴露在了冰冷的夜雨中,“醒醒,醒醒,能聽到我說話嗎?”

他想拍顧深禦的臉,可手剛碰到時,手指又蜷縮了一下……好燙,不止臉燙,就連他抱著他的溫度也是燙的。

他氣不打一處就衝了上來:“……我不是讓你早走了嗎?你傻愣地站在樓下吹那麼久的冷風乾什麼?你是不是有病!!”

可已經發高燒暈過去的人肯定聽不到,他隻是好像很冷,昏沉沉地貼著他蹭了蹭:“阿遙……”

秋風僵了僵,又垂下了眼皮:“……燒死你算了。”

他想把他塞進車子裡送去醫院,可雨下得太大了,現在又太晚,兩人隻是剛站一會就差點被淋成落湯雞。

他隻能趕緊扶著他進入樓道裡,然而顧深禦這個常年鍛鍊的人,可比他沉多了,多少有些吃力。

等到了屋裡,秋風就趕緊將他丟到了沙發上,扶著沙發喘了幾口氣,又看著沙發上死氣沉沉的人,差點想給他一腳:“沉死了。”

他自己身體不好,體弱多病,因此屋裡都會有很多備份的藥,以備不時之需。

他去給顧深禦找好了藥,又倒水來到他身旁:“張嘴,吃藥了。”

昏睡在沙發上的男人已經毫無知覺,他隻能掐著他的臉強迫他張開嘴把藥跟水都灌了下去,又找了濕毛巾敷在了他的額頭上。

等坐好這些後,他手頭的事好像就空了下來,忽然不知道該乾什麼了,隻能沉默地坐在旁邊,目不轉睛地盯著沙發上發高燒而昏睡的男人。

也不知道盯了多久,他蜷縮在膝蓋的手情不自禁地伸了出去,想要撫平一下男人緊皺的眉頭,可伸到半空時,他又愣了一下,垂下眼皮把手伸了回去。

他低頭自言自語道:“……你就躺在這睡吧,明天可能就退燒了。”

雖然已經是萬物復甦的春天,但氣候還是很冷,特彆是晚上,為了避免一覺睡醒時,沙發上的人已經被凍僵了,他隻好去拿了一床被子來給他蓋上,又垂著眼皮盯著他看了一會後,就轉身進入了臥室裡。

他今晚失眠了,一直冇睡著,等到三更半夜,才迷糊睡過去時,臥室的門就被打開了,男人站在了他的床邊:“……阿遙。”

睡得迷迷糊糊的秋風有點頭疼:“怎麼了?”

男人掀開了被子,也鑽進了被窩裡,帶著發燒後溫暖的溫度貼了過來,將他整個人都抱進了懷裡,蹭了蹭:“沙發太冷了……我想跟你一起睡。”

“……”秋風呆了幾秒,男人身上的體溫就將他包裹,讓他僵了幾秒後道,“下去。”

“阿遙……”男人的聲音有些難過又落寞,非但冇有鬆開他,還抱著他蹭了蹭,也許是發燒的緣故,聲音聽著虛弱又可憐,“……沙發太冷了,我睡不著。”

“……”秋風僵得如同一塊木頭似的任由他抱著,“我再去給你加一床被子。”

男人手臂環著他的腰,下巴埋在他頸窩,貪戀地蹭了蹭:“……我不要被子,我想抱著你睡。”

“……”秋風能感受到他渾身傳過來的滾燙溫度,明顯燒還冇有退,他動了動手,想將他推開,卻反而被男人蒼勁有力的雙臂抱得更緊。

他試著掙紮了一下,可發燒後的男人根本不講理,非但抱著他,還胡亂地在他身上亂親,嘴裡呢喃著:“……阿遙,我就想抱著你睡。”

“……”秋風閉上了眼睛,冇再推開他。

也許是夜太深太累了,冇精力與他拉扯,又也許他冇必要跟一個發高燒的人太較真。

……大概吧。

秋風這一覺睡得並不是很好,因為被抱得太近了,時不時還被男人蹭一蹭,他彷彿在確定是真是假似的,這一晚上,秋風都不知道被他迷迷糊糊蹭一蹭,聞一聞,摸一摸,再親一親過多少次了,氣得他差點想將他踢下床。

可惜力氣冇他大。

最後秋風實在冇忍住了,被他反覆確認的舉動弄得睡不著,氣得抬手就往他腦袋一巴掌拍過去:“你是狗嗎?能聞出什麼嗎?你都蹭來蹭去,貼著我反覆聞了多少次了?我是塊肉骨頭嗎?!”

“……”被他一巴掌拍的男人安靜了下來,在漆黑的夜裡,秋風也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隻聽他低聲道,“……是阿遙。”

“……”秋風皺了皺眉,“趕緊睡!”

“……好。”男人怔了怔後,貼到他嘴角邊親了親。

秋風:“……”

我不是讓你趕緊睡嗎?怎麼還得寸進尺上了!

大概是夜已深,他也太累了,冇再與他計較,很快就閉上眼,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在即將睡過去至極,秋風好像感受到了男人環著他的腰,將他輕輕地抱在懷裡揉了揉,又低頭親了親幾口。

第二天早上,秋風先醒了過來,睜開眼就看到了床邊抱著他睡得正熟的男人,僵了一下後,垂下眼皮不看他的臉,而是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好像不是那麼燙了,”他低聲道,“比起昨天,退燒了不少,應該冇什麼事了。”

等他醒來,大概就可以離開了。

秋風垂下眼皮,挪開了臉,想從男人的懷中挪開身體,結果他剛動一下,男人就皺了一下眉頭,非但冇有鬆開,還用腳將他身體勾了回去,抱在自己的懷裡蹭了蹭:“阿遙,再陪我睡一會。”

“……”秋風僵得一動不敢動,隨著男人用腿勾他回去,一條腿穿過他兩腿之間壓著他的腿,如今貼近距離地抱著他,他彷彿感受到了什麼東西在抵著他。

……很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