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她想殺了江遙,殺了他們兩個人的孩子!!

這一切變化來得太快,秋風瞳孔一縮,根本來不及躲開,腦子就變得一片空白,關鍵時刻,常樂猛地拽他一把:“爸!!!”

“……爸?!”一刀捅了個空的杜江月瞳孔驟然一縮,眼底佈滿了血絲,“你叫他爸?!”

常樂被嚇得臉色慘白,剛剛那一幕看得他雙腿發軟,而杜江月好像瘋了似的,已經不管不顧了,本來要捅向江遙的刀,猛地捅向了常樂:“給我去死!去死!去地獄!!你們把我害成了這樣,你們也彆想活!!”

她憎恨江遙,更憎恨這個屬於江遙與顧深禦的孩子!該死,該死!!顧深禦之前肯定是知道了,才讓人給她換了一張他與常樂不是父子關係的虛假證明!!!

濃烈的恨意與不甘瀰漫上她猩紅的眼睛,他想殺了江遙!也想殺了他們兩個人的孩子!!

去死,去死,都給她去死!!!

“樂樂!!”秋風慘白著臉叫了一聲,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猛地一腳踹向了杜江月,“滾開!!!”

杜江月猝不及防地被一腳踹得踉蹌了幾步,可反應迅速,又猛地向他們兩個人撲了過去!手裡的鋒利的刀對著他們就是一陣亂捅!

正常人誰都不想麵對一個瘋子,特彆是一個拿著刀隻想殺人的瘋子,秋風慌亂道:“樂樂,快跑!叫保安!!!”

秋風將常樂猛地推到一邊去,杜江月的刀就向他捅了過來,險些就從他的腹部穿過!

常樂嚇得尖叫了一聲:“爸!!”

“……我冇事,你快跑,彆待在這兒,叫保安過來,她瘋了!”秋風麵色慘白,剛說完,杜江月又猛地拿刀向他撲過來!

根本不給他一點喘息的機會!

秋風本來就體弱多病,根本冇有她這個瘋子那麼旺盛的體力,剛躲開了她捅過來的一刀,閃到一邊去,想要摁住她,奪掉她手中的刀。

可他剛拽住她的另一條手臂,她就瘋了似的,猛地用頭狠狠撞向了他的腦袋,然後反手拽住了秋風,猩紅的眼裡恨意瀰漫,興奮難掩:“去死!!!”

她抬起刀,毫不猶豫地對著他的心臟狠狠捅了過去——

接著,身後傳來了尖叫聲:“放開我爸!放開我爸!你放開他!!!”

杜江月來不及反應,一棍子就狠狠砸在了她的腦袋上!

“砰——”的一聲,杜江月腦袋嗡了一聲,耳朵都在嗡嗡作響,而秋風也掙脫了她的禁錮,快速地閃到了一邊去大口呼吸。

杜江月被那一悶混子砸得腦袋嗡嗡地向,身體往前踉蹌了幾步,隻覺得腦後一片滾燙,彷彿有什麼粘糊的液體流了出來。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佈滿血絲的眼睛,氣得聲音都在抖:“你敢打我?”

常樂從來冇麵對過這種場麵,跟人吵個架他都害怕,更彆提拿著混子狠狠砸得她頭破血流了,而對方手中還拿著刀,他害怕得渾身都在抖,可卻寸步不離地擋在秋風的麵前,拿著混子對著拿刀的杜江月顫聲道:“你彆過來,彆過來!!!”

“哈哈哈哈……”杜江月猩紅著眼睛,發出了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你們一家好樣的好樣!不愧是父子,讓人如此憎恨!!把我害成瞭如今這樣,你們也彆想好過!!!”

秋風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能才殘害瞭如此多條生命,給予彆人無限的傷害與痛苦之後,她還能把一切都怪罪在彆人身上,還能說出這樣的話,彷彿她纔是一個受害者!!

秋風氣笑了,壓抑在心裡的那些憤恨,那些不甘,全都爆發了出來,他咬牙切齒道:“你作惡多端,事到如今,全都是你活該!!罪有應得!就算要下地獄,那也是你!!”

“我就要死,要下地獄,也會拉上你們父子一起!”杜江月麵目猙獰,大笑了幾聲,“我當年能殺你一次,我現在照樣能!!”

一個人徹底瘋起來,不管不顧的時候,潛力彷彿是無限的,她無視了常樂顫抖拿著的棍子,猛地拿著刀撲了過去!

常樂尖叫了一聲,再次一棍子狠狠砸在了他的身上!

可棍子隨著哢嚓了一聲,斷成了兩半,手裡再與其他道具的他被秋風猛地一把推開,眼睜睜地看著滿頭是血,麵目猙獰的杜江月拿刀向秋風捅了過去!!

常樂慘白著臉尖叫出聲:“爸!!!”

聽說人在臨死前,總會走馬觀花地看到許多過去的畫麵,特彆是那些重要的,會在這時候,清晰地浮現在眼前。

秋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隻是在這個時候。他腦海裡不受控製地浮現出了顧深禦的臉。

……遺憾啊。

他想,終究是有太多的遺憾。

就這麼短短的一瞬間,秋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快死了,不過就他這病弱不堪的身體,要真是一刀捅下去,怕也活不下去了吧。

他聽到常樂哭著尖叫了一聲:“爸爸!!”

秋風微微恍惚,他好像看到了顧深禦,身體微微旋轉了一下,就落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聽到他在耳邊啞聲道:“……冇事了,冇事了,阿遙,冇事了,彆怕。”

“……”秋風怔了怔,呆呆地看了看他的臉,不像是假的,而他的身體,正被男人抱在懷裡,輕輕地揉著安撫,“抱歉,讓你受驚了。”

想象中刀插入心口的疼痛並冇有傳來,秋風呆呆看著他,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腹部,什麼也冇有,直到常樂崩潰地叫了一聲:“爸!!!”

杜江月顫抖的聲音也跟著響起:“……顧深禦?”

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刀,從身後插進了男人身體裡,鮮血順著刀刃流下,染紅了她的手。

她被顧深禦帶過來的人三下五除二地止住時,插進男人身體裡的刀也被她顫抖地拔了出來,滾燙的血液滴落在地上,刀也“啪”的一聲,落在地上,而男人一聲不吭,隻有鮮血在流。

杜江月張了張嘴,說不出一句話,隻有沾了鮮血的手在不斷地發抖著。

……怎麼會變成這樣的。

究竟是哪一步開始出錯的?

恍惚間,她腦海裡浮光獵影地浮現了多年前,剛滿十八歲的杜大小姐從海外留學歸來,名頭正盛,亭亭玉立又心高氣傲的大小姐無疑是許多人追捧仰慕的對象,可這些她早就習以為常,不當回事了。

年僅十八歲心高氣傲的少女,怎麼會輕易看上一個那些對她嬉皮笑臉討她歡心的追求者?一點新意與刺激都冇有。

直到在宴會上,她神情懶散地晃著紅酒杯,百無聊賴地倚靠在一旁打發時間,人群中,出現了一個她一眼晃過去就看到的青年。

青年長得很高,穿著裁剪得體的西裝,擁有著一張無可挑剔俊美的臉,深邃的眼睛,眸色很深,足夠冷漠,卻也讓人移不開眼。

等她反應過來時,她已經盯著人群中的青年看了一會,脫口而出問旁邊的傭人:“那是誰?”

傭人笑道:“回小姐,那是顧家少爺,顧深禦。”

“……哦。”她漫不經意應了一聲,卻把這個名字在心裡默唸了一遍又一遍。

人群中耀眼奪目的青年,不止她一個人在悄悄盯著看,其他人也看,而青年對於其他投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熟視無睹,他隻專注自己的事,冷漠卻不失禮數地與他人交杯交談,彷彿在散發著光。

她一時看失了神,直到青年從她身旁經過,她才猛地驚醒,手中的紅酒杯滑落了下去,半空中,袖子捲起,露出白皙的手腕晃過,滑落的紅酒杯被青年骨節分明的手接住。

青年這纔看了她一眼,深邃淡漠的眼睛談不上有什麼情緒波動,隻是卻看得她耳根發燙:“……謝謝。”

青年什麼也冇說,將紅酒杯還給她後,就從她身邊走過,隻剩下了冷淡的背影。

可她卻移不開眼。

少女滾燙的心事,灼穿了她整個年少——

如今,那人在她的麵前,被她親手捅了一刀,鮮血在不斷流出來,而她的視線也跟著一片模糊,嘴唇哆嗦著,眼淚流了出來:“顧深禦……”

常樂紅著眼,撲了過去:“爸!!”

其他人也衝了上前:“顧總!!”

杜江月被人摁著跌坐在了地上,雙眼猩紅又模糊,她看著顧深禦被捅了以後,失重的身體微微壓在了江遙身上,而被他護著抱在懷裡的人卻顫聲道:“……阿禦?”

“……我,”顧深禦抱著他深吸了一口氣,臉色慘白,“我冇事。”

秋風從呆滯的狀態裡回過神,麵色一片慘白,雙手都在顫抖:“醫,醫生!!快,快,叫救護車!!送去醫院!!!”

其他人已經打電話叫救護車了,可趕過來需要時間,隻能陪著慘白著臉顫抖的常樂與秋風,打開車門,要將他扶上去。

就在這時,被人摁住跌坐在地上,崩潰失神的杜江月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猛地掙脫了他們的禁錮,猩紅著眼睛一把拽住被他們踢開沾了鮮血的刀,趁著眾人扶顧深禦上車無暇顧及時,使出渾身的力氣衝了過去!

她猩紅著眼睛,發瘋地對準江遙狠狠捅了過去:“你給我去死!!!”

一道失控的尖叫聲響起:“媽!!”

顧深禦的聲音也跟著響起:“阿婭!!”

“哧——”

刀穿進身體的聲音響起,杜江月能感受到,自己的刀真的捅進了對方的身體,可她來不及歡喜,就聽到周邊一陣驚呼聲。

她模糊的視線裡,漸漸清明瞭起來,看到了不知何時衝過來的顧婭,而她一刀捅進了顧婭的身體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