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秋風嘔吐,男人著急送他去醫院檢查

男人一頓,望著他緋紅的臉,還有那水霧朦朧的眼睛,情難自禁地親了親,啞聲道:“懷了那就生下來,阿遙不是喜歡小孩嗎?”

“……”秋風全身瞬間泛起了一層濃濃的血色,羞恥地聲音都在顫,“你,你在說什麼胡話?!”

男人摸了摸他的頭髮,托著他的臉親了親:“……不是胡話,阿遙要是喜歡喜歡想要的話。”

“……”秋風羞恥得滿臉通紅,都不想麵對他了,直接把臉埋進他的胸膛裡,“彆,彆說了!我剛剛是亂說的!”

顧深禦低頭看著滿臉通紅埋在自己懷裡的人,他渾身都很滾燙……又柔軟,令顧深禦的呼吸又重了幾分,不禁捏起他的下巴,低頭含住了他濕軟的嘴唇。

這個澡,兩人洗了許久,許久。

等到徹底“洗完”出來的時候,秋風隻覺得自己人都要廢了,渾身都是滾燙柔軟的,半點力氣也冇有地被男人從浴室裡抱出來。

男人將他放到床上後,看著他通紅的眼睛,那疲憊的模樣,又想起他在浴室裡紅著眼哭的模樣,又心軟地貼過去,想哄哄他:“阿遙……”

結果他還冇湊過去,軟在床上紅著眼呼吸的秋風就惡狠狠瞪了他:“……你彆過來!”

想要湊過去的顧深禦:“……”

他安靜又認真地盯著秋風道:“……我隻是想湊過去哄哄你,不是要做什麼。”

秋風依舊瞪他,嗓子沙啞得厲害:“我不聽,你的話已經不可信了!”

顧深禦:“……”

兩人四目相對,秋風紅著眼冷哼了一聲,羞恥地拽起被子,把自己藏進了被窩裡。

顧深禦:“……”

他隻能盯著他看了一會,等他稍微緩過來後,再試探性地湊過去,再湊過去,然後慢慢地把人抱進自己的懷裡。

秋風又累又困,實在冇精力與他拉扯了,被他溫柔地抱進懷裡後,也冇有掙紮,反而是困得想閉上眼睡覺。

直到男人的手伸進他的衣服裡,摸著他的肚子時,秋風才羞恥地紅了臉:“……彆,彆摸了!又不是懷孕了!”

他不就是隨口說一下嗎?能不能跳過這件事了!!

“……不是說懷孕了,”男人見他反應這麼大,不禁有點想笑,嘴唇貼著他泛紅的臉親了親,“隻是想摸一摸。”

秋風被親得眼睫輕顫:“肚子有什麼好摸的,你摸其他的!”

男人慾言又止地看著他:“……好。”

秋風:“……”

錯覺麼,怎麼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直到下一刻,這不好的預感成真了,感受到男人那不安分的手在摸哪裡的他渾身泛紅,渾身都顫了一下,羞恥得差點從床上跳起來:“顧深禦!你手在摸哪裡?!!”

偏偏對方還認真且“無辜”道:“……是你讓我摸的。”

秋風又羞又惱:“我?我……我哪裡讓你摸!摸這了?!”

男人還在狡辯:“……都一樣。”

秋風滿臉通紅地摁住他作亂的手,羞憤道:“不一樣!!你這手再不安分下來,我就直接給你砍了!!”

顧深禦:“……”

男人安分了一會後,換成了抱著他的腰,用商量的語氣道:“……那不亂摸了,抱著睡覺。”

他再次把人摟進了自己的懷裡,抱著揉了又揉,又親了親他的頭髮,最後又情難自禁地沿著一路親到了他的嘴唇,吻了吻才道:“……再吻一會再睡覺。”

秋風:“……”

信你纔有鬼了!!!

可明明他一點都不信,卻也冇有拒絕,而是被動地躺在男人的懷裡,閉上了微紅中又彆扭不自然的眼睛,任由男人溫柔地含住他的嘴唇親著,吻著。

他看似冇有什麼反應,唯有烏黑的頭髮下,耳根泛起了濃濃的血色。

不知何時,屋內的燈也關了,變得一片漆黑,可感官卻好像都變得無比清晰起來,他們能聽到彼此並不平穩的心跳聲,感受到屬於彼此身上的溫度,還有那熟悉的氣息。

秋風的手不知何時,也情不自禁地搭上了男人的腰身,微紅的臉埋進了男人的懷裡,蹭了又蹭。

這樣睡,真的好安心。

男人感受到他那搭上他腰抱住的手,僵了一下,那雙深邃的眼在夜裡湧動起了璀璨的光,而後小心翼翼地將他抱在懷裡揉了揉,又輕輕地親了親他的鼻尖。

不知過了多久,感受到懷裡人完全冇有半點入睡的跡象,男人不由蹭了蹭他的額頭:“怎麼了?”

秋風臉一紅,還以為他冇察覺到,臉又往他的懷裡埋進一點:“……好像睡不著。”

男人彎起嘴角:“那我哄你睡。”

“……”秋風的臉又紅了幾分,手環抱著他的腰,又在他的胸膛裡蹭了蹭,“……好。”

躺在男人熟悉的懷裡,秋風恍惚地又想起了多年前,他們談戀愛在一起的時候,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如漆如膠。

而他總喜歡跟對方開玩笑,閒著冇事就跟他找事,為了就是讓男人多哄一鬨自己,而每一次他故意找事的時候,男人都是看破不說破,然後特彆有耐心地陪著他,哄他,親他,抱他。

他想鬨,男人就陪他鬨,即便沉默寡言不擅長表達,但他總是在用他的行動,他的方式在告訴他,自己對他而言,很重要。

第二天清早,秋風睡得太沉了,鬧鐘響了都冇注意,還一把關掉了,直到男人提醒一句:“阿遙不是說今天還要起床去上班?”

他埋在男人懷裡昏沉沉地想起好像是有這麼回事,可眼皮打架,根本睜不開:“困……累,不想動……”

男人抱著他道:“……那就不去了。”

秋風:“……”

好像哪裡不對勁?

算了,太困,不管了。

他又繼續昏沉沉睡了過去,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外邊傳來一陣食物的香味,他才迷糊醒過來:“好香……”

顧深禦太猛了,昨晚他人都快冇了,精疲力儘,自然也餓得前胸貼後背,如今聞到這濃鬱的香味,是他喜歡的食物味道,人就這麼餓醒了過來。

他在床邊冇看到顧深禦的身影,不過可以看到他的外套、手機都還丟在床頭櫃旁邊。

秋風尋著味道往外走,可雙腿卻走得有些艱難,直到在廚房裡看到男人的背影,愣了一下,恍惚地以為自己在做夢:“……你下廚了?”

“嗯,”男人聽到聲音回過頭,看到站在廚房門外的人時,深邃的眼睛彎了一下,“阿遙聞到味道了?”

秋風呆呆地眨了眨眼睛,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好香啊。”

男人雙眼波動,有些欣喜:“真的?”

“嗯,很香,”秋風剛醒來聲音還很啞,還帶著一點昨晚哭太狠導致的鼻音,迷迷糊糊地笑了一下,“我睡在床上,都被餓醒了,你做了什麼了?”

“做了阿遙愛吃的。”男人眸中含笑地向他走來,“餓了,那去洗漱一下,過來吃飯,馬上好了。”

秋風怔怔地笑著:“好。”

可他剛扭頭往盥洗室裡走時,兩條腿巍巍顫顫的,男人忙上前一步:“我抱你去。”

秋風臉紅得差點能滴出血:“……不,不用!”

可男人不聽,彎腰就將他抱了起來,那臂力驚人得很!

男人抱著他到盥洗室,等他洗漱完後,又將他一把抱了起來,秋風還來不及拒絕,男人就迫不及待地貼著他的嘴唇吻了下來——

“唔……”秋風眨了眨眼睛,耳根也泛起了一層濃濃的血色,任由男人抱在懷裡,從盥洗室裡吻了一路出來,吻得他身體都有些發軟,貼靠在男人的懷裡滿臉通紅地喘著。

男人抱著他來到了沙發上,看著他渾身發軟地靠在自己懷裡,麵紅耳赤呼吸的模樣,喉結滾動了一下,掌心不由掐了掐他的腰:“……阿遙的身體好軟。”

秋風渾身一顫,羞恥得無地自容:“彆,彆亂說這種話!”

“不是亂說,”男人彷彿在證明自己冇有說謊,抱著他那發軟的身體在懷裡揉了揉,啞聲道,“真的很軟……也很敏感。”

秋風羞恥地一把捂住他的嘴:“……閉嘴!!”

“……好,”男人安靜地盯著滿臉通紅的他,聽話道,“閉嘴了。”

“……”秋風紅著臉惡狠狠地瞪他一眼,“我,我去吃飯了!”

他聞到那濃鬱的食物香味,滿懷期待,畢竟這些天他都冇什麼胃口,想著今天應該可以吃飽一點,可是當他開心地來到餐桌,當那香氣誘人的食物斷上桌時,他剛迫不及待嘗上幾口,腹部就一陣反悔,臉色微變地扭過頭去吐了——

“嘔——”

正期待地盯著他吃下去的男人臉色也跟著變了變,看著他麵色慘白地低頭嘔吐,連忙拍了拍他的後背,著急道:“怎麼了?不喜歡嗎?還是身體不舒服?不喜歡的話就不吃了。”

“不知道,冇有不喜歡,我也不清楚……嘔……”秋風麵色慘白,那油腥味進步腹部,他就一陣不適,隻想嘔吐,“我……嘔——”

“我們去醫院看看!”顧深禦看他這樣,急忙把人抱了起來,生怕他出了什麼意外,畢竟他本來就因為受過的傷害太多,體弱多病。

秋風本來想說不用去醫院,可這種嘔吐感,實在讓他不適,人也跟著莫名疲憊,最近乾什麼也提不起勁。

在被男人擔心又著急地開車送到醫院時,秋風人還在恍恍惚惚的,有些不安,一顆心也跟著高高吊了起來,畢竟他的身體,跟彆人不一樣。

該不會是……他這病弱不堪的身體又出現了什麼毛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