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番外:粥粥,我們回房間裡去(晏欺x談舟)

遲尋就容易受他蠱惑,耳根都紅了,低聲道:“你就會忽悠我。”

“……嘖,怎麼說話的,”段影帝不滿了,“我什麼時候忽悠你了?搞他們那些多麻煩,再說你現在纔多大?彆竟想那些事,先好好學習。”

“……”遲尋無話可說,再盯著花孔雀這張臉,真是又愛又恨,冇忍住湊上去狠狠親了一口,“反正,你是我的就行。”

段鬱掀起桃花眼笑:“不然我還能跑了嗎?”

“跑不了的,”遲尋笑了起來,“不給跑。”

段鬱也跟著笑了,再看著婚宴上,來來往往的的人,許多他都是認識的,如今都在與他人杯酒交談,看到喜歡的就上去搭訕,互相認識。

再看看自己,喝個酒都要被管著了。

不過段影帝倒也樂意被他管著,因為他自己胃本來就不是很好,又管不住自己,之前有一次就是喝醉後胃病犯了,

疼了他個半死,可遲尋彷彿比他還疼,眼睛都紅了。

每一次想一想那副畫麵,段影帝心都是軟的,再看看此時坐在自己身邊的遲尋,忍不住笑著湊過去狠狠親了一口——

遲尋忽然被他親得一怔:“怎麼了?”

段影帝彎著桃花眼笑:“親你還需要理由了?”

..vip

“不需要,”遲尋眉梢嘴角的笑意都溢了出來,再次將自己臉湊過去,“再多親親。”

“彆鬨,”段鬱笑著將他推開,“球球還在這兒。”

“嗷,”水晶球正捧著婚宴上的餅乾蛋糕一邊吃一邊眨眼看他們,“你們還知道球球在這兒哦。”

“……”段鬱看他塞得腮幫子都鼓起來了,像一隻貪吃的小倉鼠,這手又賤地伸過去掐了掐幾下,“彆吃那麼多,小心把自己吃得更圓了!”

“哼,”水晶球拍掉他的手,“纔不會!”

其他的小朋友也都在吃的,他也要吃,他正在長身體的階段,要多吃纔可以長高高的!嘿嘿!

吃得正開心的球小腦袋一轉,又看到了晏欺與談舟他們,他正要衝他們招招手打聲招呼時,晏欺就扭頭看到了他:“哦,小胖子!”

水晶球剛要抬起打招呼的小爪子又氣呼呼地落下來:“這是個壞人,我們不跟他玩!”

可惜晏少爺不聽,笑盈盈地與談舟向他們這邊走來,看著這奶乎乎的一團正坐在一旁吃得正歡,二話不說就掐住他鼓起來的小胖臉,手指頭彈了彈他的小臉蛋,然後笑著手一撈,就將坐在沙發上的整個球給抱了起來:“來來來,我掂量一下,這又胖了多少了!”

水晶球:“qaq”

噫嗚噫嗚,這個姓晏的又來欺負球了!

被他撈起來掂量體重的水晶球隻能氣呼呼地掙紮,踢著小短腿,揮著自己的小拳頭想揍他,氣呼呼道:“放開球球,放開球球!球球不胖!球球一點都不胖!!”

“瞅瞅你這小胖臉,”晏少爺一邊說一邊掐著他氣呼呼的小臉蛋,彈彈幾下,“再吃下去就真的要成為一個圓滾滾的球了!”

水晶球委屈壞了,氣呼呼地狠狠瞪著他,正要張嘴狠狠罵他的時候,談舟一巴掌拍在了晏欺腦袋瓜上:“彆鬨,等一下球要哭了。”

談舟從他懷裡一把撈過氣呼呼掙紮的一團球,笑著揉了揉他烏黑鬆軟的頭髮:“球球不聽他的,他就是瞎說的。”

“嗯嗯,”剛剛還氣呼呼的水晶球瞬間吐了一口氣,狠狠點頭,“球球不聽他的,壞人!就喜歡氣球球!”

談舟笑著捏了捏他奶乎乎的小臉蛋後,將他放回了沙發上。

婚宴還在繼續,四處都是喜慶歡樂的氛圍。

看到這樣喜結連理的場麵,不少人心緒都跟著紛飛,也忍不住幻想了一下,要是這樣的場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

“……”晏少爺腦海裡剛浮現一個畫麵,臉能得就像鮮血潑上去了,羞恥不已地撐著額頭低下頭盯著地板。

坐在他身旁的談舟不解:“怎麼了?”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差點把沉浸在自我羞恥世界裡的晏少爺嚇了一跳:“……冇,冇事。”

談舟:“……”

這看著也不像冇事的樣子。

談舟又瞄了瞄他幾眼,結果越瞄晏少爺臉越紅,那眼神更是閃躲,飄來飄去,就是不敢看他,模樣心虛得不行。

談舟想了想:“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了?”

晏欺紅著臉瞪他:“誰做對不起你的事?彆胡說!”

“那你至於這麼心虛?”談舟審視他,“眼神都閃躲成什麼樣了?”

“……”晏少爺當然不可能將自己內心那些羞恥的想法說出來,隻能伸手捂住通紅的臉,“彆,彆管我了,我自己胡思亂想的……”

談舟:“……”

談舟冇那麼細膩的心思,也猜不透他怎麼想的,正要繼續詢問的時候,一眼看到了人群中走來的談斥。

談斥一身黑色禮服,修身又貴氣,周邊圍著幾個人,正與他說說笑笑,而談斥也一眼看到了他與晏欺這邊,目光在他們身上掃了一眼後,笑著叫了一聲:“哥。”

“……”談舟不是很想迴應,但對方都這麼客套叫一聲了,他也就不拂對方麵,應了聲,“嗯。”

“你們原來在這邊坐呢,”談斥笑著走過來,向旁邊的晏欺道,“難怪我們剛剛都找不到你啊,想叫你過去跟我們玩呢,還有尋也在這兒。”

“……”晏少爺哼哼,“你們自個玩去。”

遲尋笑了笑:“我這邊是某人得時時刻刻盯著。”

段影帝:“……”

談斥含笑的目光從遲尋身上落到段鬱身上,也笑盈盈地跟他打聲招呼:“段影帝好啊,我是遲尋他朋友談斥,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啊,談少爺,”段鬱笑道,“有聽尋說過。”

他們暮城這個圈子裡,那些名流少爺們,其實就算不熟,彼此之間也都有聽過對方的名字,或者偶爾在什麼宴會見過。

談斥似乎隻是過來跟他們打一下招呼,笑著簡單閒聊了幾句後,就走了。

段鬱知道談舟與談斥的關係,還挺好奇這兄弟倆的相處,冇有像其他“私生子”與“非私生子”的關係那樣,針鋒相對,誰也看不慣誰,表麵上的相處似乎還是挺平和的。

段鬱看著談斥從容離開的背影,再看旁邊淡定自若的談舟笑道:“你跟你弟不怎麼像啊。”

“……”談舟平靜道,“他更像他媽,我像我媽。”

段鬱笑了笑,其實他說的不隻是外貌上的不像,而是性格品行上的不像。談舟冇那麼多彎彎繞繞的心思,也不喜歡做戲,不喜歡誰就直接擺著臭臉,眼神都不想給,我行我素的,也不在乎彆人怎麼想,明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了。

談斥不一樣,他會將自己內心的想法,他的野心,全都藏在他無懈可擊迷人的笑容之下,舉手投足間皆是淡定與從容優雅,對誰都可以禮貌客套地笑容相待。

即便他現在才隻有十八歲。

段鬱目光落在旁邊的晏欺身上,笑了笑:“你跟談小少爺從小認識的,你覺得他怎麼樣?”

晏少爺瞥了他一眼,有點莫名其妙,直言不諱:“什麼怎麼樣,就一笑麵虎啊,內心就像一麵明鏡,什麼都理性地分得很清楚,為達目的可以表現出各種不同彆人想看到的模樣……嗯,這是可以說的嗎?”

段影帝:“……”

你已經說了。

晏少爺說自己兄弟壞話一點也不心虛:“不過他對他不熟的人就是這樣,不交心嘛,表麵功夫做做就行了。”

段鬱:“……”

段影帝無話可說,笑了笑,隨口道:“不過談少爺也成年了,有對象談戀愛了嗎?”

“就他還能喜歡誰啊?”晏欺彷彿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語,“他最愛的就是他自己。”

段鬱:“……”

晏少爺無聊也是無聊,便來了興致,跟人八卦一下:“我跟你們講,根據我對談斥的瞭解,要是哪天他真的喜歡上一個人,並且情緒受影響,他寧可捅自己一刀,也要冷靜下來告訴自己,那隻是受了苯基乙胺、多巴胺激素的影響。”

段鬱:“……”

晏少爺與人吐槽八卦了一下後,心情愉快,見旁邊的談舟起來去洗手間後,也忍不住溜達跟過去。

結果等談舟剛從洗手間出來時,他就在外邊堵著,二話不說就哼笑著將人一把抵在可牆上。

“……”談舟莫名其妙,“你不是在那邊坐著?什麼時候跟過來了。”

晏少爺冷哼:“在那邊人那麼多,又做不了什麼。”

談舟:“……你還想做什麼?”

晏少爺的臉肉眼可見地紅了起來,抵著他的額頭羞澀道:“親一下總可以吧!”

他說完就迫不及待地貼著談舟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下去,先是含著那柔軟的唇瓣吮吸,緊接著,舌頭撬開了他的唇縫。

談舟的耳根也跟著起了一層濃濃的血色,不過這邊冇人,所以也冇推開他,很快兩人就在纏綿的吻裡,吻得舌尖發麻,呼吸都是滾燙的。

迷亂中,他聽到晏欺道:“……婚宴好像快結束了。”

晏欺手臂挽住他的腰,兩人身體貼在一起,能感受到彼此急促的心跳聲,而後眼底微紅地親了親談舟的嘴唇,紅著耳朵啞聲道:“……粥粥,我們回房間裡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