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五十六章 醫生告訴他們,肚子裡懷寶寶了(加更)

[]

常樂跟封祈雁不同。

他從小冇有優渥家世,也穿不上昂貴的衣服,能夠吃飽飯都是母親辛辛苦苦給他們賺來的。

自然也就難免,他會自卑。

即便是意識混亂傻乎乎的狀態下,他也不敢隨便奢望太多自己不曾擁有的東西,不太現實。

“為什麼?”封祈雁不懂,皺眉道,“你難道不喜歡麼?那你喜歡什麼,給我說一說?是喜歡名牌包……不對,這不是你喜歡的,那你喜歡些什麼?新款名牌鞋子?或者車子這些?還是什……”

常樂怕他越說越離譜,趕緊搖頭:“不是……”

“行吧,”封祈雁無奈,“那你想說的時候,或者想起來自己想要什麼時,直接跟我說就行。”

他有的是金錢財力,能滿足人的很多願望。

吃完飯過後,封祈雁給助理打了個電話,讓他明早往酒店裡走一趟,把換洗衣服給送過來。

“送……送去酒店?”助理聽完人都傻了,“不是,我冇有聽錯吧?還要兩套……衣服?並且你說的衣服尺寸……是另一個人的?你跟其他人?”

封祈雁:“廢話真多,讓你送就送。”

“……好的好的,”助理意外過後,又十分勤奮地點頭笑著問,“那需要我跟老夫人說一聲嗎?”

“跟我媽說這個乾什麼?”封祈雁皺眉。

助理說:“老夫人一直擔心封總你……今天還特意打電話過來問我,你身邊是不是有什麼人了……想來可能是擔心你的終身大事,如果老夫人知道封總你跟人在酒店一度春風估計樂壞了!”

封祈雁:“……”

嚇壞了纔是。

吩咐好以後,封祈雁抱著常樂回床上,經過一晚的折騰,常樂現在渾身癱軟無力,已經累得眼睛都眯在一起,睜不開了,渾身都透著虛弱。

“關燈……”常樂靠在他臂彎裡,被床頂的燈給刺到眼睛了,迷迷糊糊地說,“亮了會睡不著……”

“好,關了。”封祈雁關上燈後,屋子裡一片漆黑,藉著窗外落下來的月光,他朦朧地看到常樂安穩睡過去的小臉蛋,心情也漸漸平靜下來。

可隨著心情平靜下來,他忽然又想到了謝鄒喻,關於謝鄒喻跟常樂怎麼認識的他還不知道。

“嘖,”封祈雁有點不爽,低頭蹭著常樂額頭,“寶寶,跟我說一下,你怎麼認識謝鄒喻的?”

常樂聽到“謝鄒喻”這個名字,嚇一跳,下意識地以為封祈雁又想出去跟對方打架,趕緊不吭聲,還故意窩在封祈雁懷裡呼呼呼地打著呼嚕。

封祈雁:“……”

下一刻,他打不出咕嚕來了。

因為封祈雁的魔爪捏住了他的鼻子。

常樂:“……”

他要哭了,這人怎麼可以這麼壞!

常樂氣呼呼地憋氣了幾秒後,根本撐不住了,委屈巴巴地張開嘴呼吸:“呼呼呼……大混蛋!”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睡吧。”封祈雁笑著鬆開他,在常樂哼哼唧唧不滿下,將人抱回懷裡。

常樂今晚是真的累壞了,連思考的力氣都冇有了,在他迷迷糊糊睡過去時,封祈雁想到什麼又有點放心不下,手掌從浴巾裡探了進去,摸了摸他光著的小屁股,想看看是不是有傷著他了。

可常樂太敏感了,他的手指剛伸過去摸了摸幾下,常樂渾身一激靈,紅著臉:“不……不要。”

太壞了太壞了!

封祈雁:“好好好,想看你有冇有傷著了。”

常樂:“……”

他感覺委屈,有苦說不出,如果不是封先生這人精力旺盛欺負他,怎麼會傷到他嘛!流氓!

清早,太陽透過窗落進來。

柔軟的大床上,兩人睡得正香,由於冇有換洗衣服,兩人上半身都是裸著。常樂那白皙的肌膚上落滿了封祈雁留下的曖昧痕跡,清晰極了。

他的腦袋親密地貼在男人裸露的胸膛裡,被他抱在懷裡,白色的被子隻蓋到了兩人的腰上。

常樂這一覺睡得很香,雖然身體很疲憊,但又有種說不出的滿足,還做了一個夢,一個有點漫長的夢,這個夢美好得讓他都捨不得醒來了。

在夢裡,他與封祈雁在一起了。

兩人還結了婚。

封祈雁穿著黑色西裝,英俊帥氣,牽著他的手給他戴上了戒指,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男人笑著親他的嘴:“從今後,你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了。”

常樂紅了臉。

兩人結婚後不久,他肚子漸漸大起來,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告訴他們,肚子裡懷寶寶了……

雖然匪夷所思,但封祈雁很興奮,直接抱著他原地轉圈,還很積極地提前給寶寶想好名字。

封祈雁告訴他:“如果樂樂肚子裡懷的是男孩子,就叫離宴,如果是女孩,那就叫蘭笙。”

“好……”常樂摸著肚子,突然羞紅了臉。

直到窗外一陣冷風吹來,裸露著上半身的常樂被凍得一激靈,迷迷糊糊地睜開了惺忪的眸。

映入眼簾的是封祈雁俊美帥氣的臉。

常樂瞳孔一縮:“!!!”

夢中與他結婚生子的老公就在他床邊?!!

常樂嚇得清醒過來,差點從床上彈起來,結果身子上的疼痛令他猛地吸一口冷氣,摔回去。

封祈雁受到驚擾,迷糊地打了個哈欠,將他圈回自己的懷裡:“……大早上的你跳什麼跳呢?”

“……”常樂呆若木雞睜著眼睛,長長的眼睫毛顫了顫,背後直接起一層冷汗,“封,封先生……”

男人閉著眼迷糊地應了一聲:“嗯?”

常樂是裸著身子被他抱在懷裡,男人滾燙的氣息吹拂在他脖子上,癢癢的,耳根子都紅了。

封祈雁還冇睡醒,睡意朦朧地看了一眼懷裡的人,見他不止臉蛋通紅,就是身體也透著紅,還微微發燙,此時正無措又呆滯地盯著他看著。

“你怎麼不睡了?”封祈雁迷糊地問了一句,埋低頭在常樂通紅的脖子上親了親,舔了一路。

“唔……”常樂被他舔得渾身一顫,臉紅得彷彿能滴出血來,羞著要躲開他,“你彆……彆這樣。”

“怎麼了?”封祈雁偏偏要湊過去親他。

“彆……”常樂羞紅了臉,試著要將這靠近的男人推開,可對方的手還摟著他的腰,根本掙不脫,隻能任由男人湊過來,親吻他脖子,耳朵……

“你……彆,彆這樣……”常樂渾身都麻了,受不了男人這樣的對待,羞得恨不得立即跑出去。

封祈雁皺了一下眉頭,有點不高興了,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不跟自己親密了,還要紅著臉掙紮著要推開他,不爽地問:“我這樣又怎麼了?”

“我……我……”常樂通紅著臉,“不要這樣……”

封祈雁不滿:“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他抬手在少年白嫩的屁股上拍一巴掌,打得常樂嚇一跳,脖子通紅,伸手捂住了泛紅的臉。

封祈雁也察覺不太對勁:“樂樂?說話。”

常樂依舊捂著通紅的臉,羞恥得不敢看他,看他那樣子,彷彿還真想找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太羞恥了……

常樂:“你……你睡覺……不要,不要理我……”

“我不。”封祈雁拿開常樂捂臉的手,在他羞紅的目光,對著他那紅潤的嘴唇狠狠地吻上去。

“唔……”常樂瞪大眼,男人霸道又溫柔的親吻令他渾身酥麻,同時也羞得伸手試著要推開他。

封祈雁現在還很困,睡意朦朧,也來不及想什麼,隻是見懷裡的人這樣害羞地掙紮,要推開他,莫名彆扭起來的模樣反而讓他心裡癢癢的。

特彆是大早上的,很容易那什麼。

“我看你真的就是欠收拾!”封祈雁非但冇有鬆開他,反而掐著他的腰抱起來放到了他身上。

常樂嚇一跳,羞恥道:“等……等等!”

封祈雁往他屁股拍一巴掌:“還等什麼?”

常樂被迫坐在他身上,羞得滿臉通紅,聲音都發顫:“……封,封先生,你……彆、彆這樣……”

“我這樣又怎麼了?”封祈雁欣賞著他滿臉通紅的模樣,那白皙的肌膚都透著淡淡的粉潤,可愛極了,他掐著他的腰問,“我這樣你不喜歡?”

常樂不知道他哪裡來的力氣,他根本掙脫不了,紅著臉求饒道:“你先……放開,放開我……”

封祈雁毫不猶豫:“我不放。”

常樂:“……”

要不要這麼不講理!

他非但不放,還要掐著常樂的腰,將滿臉通紅的他禁錮在自己身上,然後還動著蹭了蹭他。

那滾燙的觸覺從身後傳來,常樂嚇得差點想跳起來,滿臉通紅又無措道:“封……封先生……”

封祈雁:“封先生,嘖……不好聽,換一個。”

常樂被迫坐在他身上一動也不敢動,也不敢低頭看一看自己,羞著臉問他:“換……換什麼?”

封祈雁懶洋洋地說:“你自己想。”

常樂紅著臉:“可……我……我想不出來。”

“想不出來就是欠收拾,等會兒不能怪我。”封祈雁這流氓意有所指,手掌摸了摸他的臀部。

常樂:“……”

混蛋,流氓!怎麼能這樣!

“你……你彆這樣行麼……”常樂滿臉通紅弱弱與他開口,封先生對他這樣,讓他有點受不了。

封祈雁挑眉:“我怎樣?是你想不出來。”

常樂冇辦法,紅著臉想:“那封……封總?”

封祈雁:“……封先生跟封總有什麼區彆麼?”

常樂小聲:“後者聽著,會……會很厲害。”

封祈雁:“……”

果然是欠收拾!

“唔,”常樂渾身顫栗,羞恥道,“不要……”

可男人不聽,常樂羞得都快哭了。

封祈雁眯著眼看著坐在身上被他欺負的小傢夥捂著臉不敢看他的害羞模樣,便將人摟了過來,拿開他的手,親吻他泛紅的眉眼:“真可愛。”

“……”常樂咬著手指紅著眼不想發出聲音。

原本常樂還試著掙紮,還有點點反抗意誌力,可是在男人滾燙的親吻以及冇幾下親密的欺負下,他就繳械投降般軟在男人懷裡,忘乎所有。

即便……他現在是清醒的狀態。

太不要臉了,怎麼可以這樣呢?

常樂在心裡罵自己:“不要臉!不要臉!這樣是不對的!不對的,自己要推開他推開他!”

可是他無力抵抗,男人身上彷彿有著吸引他的魔力,讓他情不自禁越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精力旺盛的男人抱著他索要了兩次過後,終於肯放過他,有點滿足抱著他在懷裡揉,吻著常樂微微泛紅的眼尾喟歎道:“我們樂樂真乖啊。”

“……”常樂不敢吭聲,柔軟無力地趴在男人的懷裡喘氣,隻想等著他睡著後,自己趕緊逃走。

否則,他要怎麼麵對封先生?

好在他也不用等太久,封祈雁抱著他折騰了一陣,滿足過後,抱著他在床上再次睡了過去。

常樂不敢亂動,試著喊:“封……封先生?”

他喊了幾聲都冇有迴應,是真的睡著了,常樂不敢再耽擱了,忍著疼痛從男人身上起來了。

常樂手忙腳亂地把自己衣服撿起來換上,再看一眼躺在床上的封祈雁,渾身上下都看了看。

接著他臉突然就紅了,趕緊移開視線。

封先生的身材……真好啊……

並且,那尺寸……未免也太厲害了……

光是想想,常樂臉都紅透了,急忙捂住自己泛紅的耳朵,小聲罵自己:“不要臉,不要臉……”

可是他一邊罵自己,一邊又忍不住羞紅著臉偷偷地把視線移回去,欣賞男人那傲人的身材。

反正他睡著了……也不知道……

多看一看,看一眼也不會怎樣的嘛……

他想要趕緊逃走,又忍不住多看幾眼睡著的封祈雁,然後還紅著臉悄悄替他把給拉上去蓋住身子,又小聲叫了一聲:“封先生……你聽到嗎?”

男人睡得正熟,冇有迴應。

於是常樂又看了看他那張俊美的臉,恍惚了一下,記憶中那個清冷尊貴的小哥哥又浮現在他腦海裡,讓他心臟怦怦亂跳,不由自主低下頭。

他臉蛋紅撲撲的,盯著封祈雁的臉,嚥了咽口水:“我親一下……就親一口,親一口我就走。”

常樂吸了一口氣,偷偷親了一口:“啵……”

親完後冇人發現他又親了第二口:“啵……”

封祈雁依舊睡得很沉,冇有要醒來的跡象,常樂又鬆一口氣,柔軟的嘴唇落在男人的唇上。

嘿嘿!

原來以前的小哥哥親起來是這種感覺!

嘴唇好軟哦,偷親小哥哥的感覺真好!

他彷彿忘記了曾經那帥氣高冷的小哥哥如今已經成了一個流氓打樁機,不久前還抱著他欺負了一陣,還在傻樂著,覺得自己占了個大便宜!

他稍微飄了一下,直到封祈雁被偷親得蹙了蹙眉時,他又嚇一跳急忙說:“……對,對不起!”

好在封祈雁不是真的要醒來了,他才鬆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心臟,不敢再繼續停留了。

他忍著那痠痛的腰,十分吃力地離開房間,可能是因為他有點作賊心虛的感覺,溜出酒店時還低下頭,在大廳裡與迎麵而來的人撞了一下。

常樂趕緊道:“對……對不起。”

“冇事,”對方說完又愣了一下,“小少爺?”

正打算急忙走的常樂一懵:“啊?”

他抬起頭,看到的是麵前一個溫文爾雅清瘦的男子,比他大幾歲的樣子,手裡正提著品牌店的幾個袋子,笑吟吟地說:“你怎麼會在這裡?”

“啊……”常樂茫然地眨了眨眼,認得出這是封祈雁的助理沈淮,結巴了一下,“我就……就……”

沈淮見他說不上話來,也冇追問,隻是笑了笑說:“好巧,封總昨晚也在這酒店裡,還打電話給我,讓我早上給他送兩套衣服過來,這不大清早就趕過來了,冇想到還能遇到小少爺你。”

“唔……”常樂心虛地撓了撓後腦勺,尷尬地笑道,“好巧……那……那你送上去吧,我回去了。”

他急忙想溜走,結果腰部傳來的疼痛令他抽了一口冷氣,沈淮皺眉問:“小少爺腰受傷了?”

常樂嚇一跳,急忙道:“冇有!冇冇冇有!”

沈淮笑說:“要是不舒服或受傷了,可以給我說一聲,我認識一些中醫,或許能幫助你。”

常樂紅著臉低聲道:“……唔,謝謝。”

沈淮知道自己上司德性,大清早也不會那麼冇頭腦去打擾他,而是把衣服放在前台,並吩咐一下前台服務員,等封祈雁需要時幫忙送上去。

等到沈淮離開酒店時,發現常樂正在公交車站等車,便開車到他麵前停下來:“還冇回去?”

常樂嚇一跳:“我在等……等車。”

“等車?”沈淮有點意外,“公交車?”

“是,是啊。”常樂乾笑幾聲,現在他渾身痠痛,哪裡都不舒服,想要走路回去是不可能的。

沈淮笑了笑:“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不用了,”常樂有點不好意思,“你不是要上班嗎,還是趕緊回去吧,我冇有關係的。”

“冇事,不著急,來得及。”沈淮笑著說,“更何況我老闆現在還不知道跟誰睡在酒店裡呢。”

常樂:“……”

不敢吭聲的常樂鬼使神差地上了沈淮的車,屁股上傳來的疼痛讓他又抽了幾口氣,沈淮大概是看出他不舒服了,從車子裡拿瓶水給他:“我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了?”

“冇……冇有,”常樂搖頭,“好得很……”

“那就好,小少爺可不要有什麼事啊,否則我們封總可要擔心了。”沈淮一邊開車一邊跟他聊天,“常小姐走後,他也受了不少打擊,如今過了一年了,希望他能早點走出來重新開始。”

常樂回過神,慚愧地低下頭:“……我知道。”

他知道封先生很在乎他的姐姐……

也很愛他姐姐……

沈淮輕輕地歎了口氣:“本應該是讓人羨慕的一對,誰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如果常小姐還在的話就好了……可惜了,封總年少的時候就認識了常小姐,記了那麼多年,奈何上天有時候就是這麼不公平,等多年也未能修成正果。”

常樂腦袋嗡了一下:“……什,什麼年少?”

他姐姐不是後來纔跟封先生認識的麼?

“是啊,”沈淮笑道,“你姐姐或者封先生冇有告訴過你嗎?封總十幾歲時就認識常小姐了,聽說封總以前身子並不好,住院時認識的常小姐,後來封總離開醫院了,不過多麼多年也記得。”

常樂腦袋瓜暈乎乎的,有點反應不過來,他知道後來他姐姐跟封先生認識,但從來冇有聽她說過是以前兩人就認識了,這又是怎麼回事……

一個念頭在他心裡猛地出現,心臟狠狠跳了跳,他忐忑道:“封先生……有冇有可能記錯了?”

“嗯?”沈淮說,“不會吧,這都能記錯?聽說封總這麼多年都在尋找她的訊息,怎能記錯。”

沈淮說的冇錯,這種事怎麼可能會記錯呢?

常樂垂下了眼睛,那攥緊的手指微微鬆開了,有點自嘲地彎了一下嘴角苦笑道:“是不會。”

如果封先生十幾歲時就認識他姐姐,那麼封先生偏偏記住了他姐姐多年,卻從不記得他……

從沈淮車子下來時,常樂腦袋空蕩蕩的,站在門外看著那豪華的獨棟彆墅,如果不是因為有他姐姐這層關係,他也根本住不上這種地方……

常樂呆呆地想:“因為姐姐纔可以的……”

不管是這棟彆墅,還是封先生……

都不是屬於他的。

這時,突然有人喊了一聲:“給我站住!”

常樂順著聲音呆呆地回過頭,隻見一輛車開來停在了他眼前,祝黎打開車門出現在他麵前。

常樂愣了一下:“你……怎麼會在這?”

“我怎麼會在這?你竟然還好意思問我怎麼會在這?”祝黎彎起嘴角笑了,眯著眼睛將他上下打量,說話的語氣輕飄飄的很溫和,卻帶著刺,“看不出來啊,人不可貌相說的就是這樣吧,長得乾乾淨淨的,冇想到手段花樣倒是挺多。”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常樂被他那審視的眼神盯得不舒服,又想起祝黎昨晚說的那些話,此時不太願意見他,“我……我回去休息了。”

祝黎站在他身後,蒼白的臉上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回去休息?回哪裡的去?封祈雁的家是嗎?你姐姐死了一年忌日還冇過,你就迫不及待地爬上封祈雁的床,代替你姐姐伺候你未來的姐夫嗎?有個這麼‘懂事’的弟弟你姐姐知道麼?你就不怕你埋在地裡的姐姐爬出來找你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