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五十七章 我們各有所需,不用負責,好嘛?

[]

常樂被他吼得一怔,消瘦的手指下意識地攥緊了褲子,長長的眼睫毛顫了顫,滿臉的無措。

“怎麼?說不話來了是麼?這個時候裝什麼啞巴呢?你不是挺能乾的麼?自己的親姐姐還冇死多久,你就迫不及待地挖牆腳與封祈雁發生關係!可真是好弟弟啊!你姐姐未免也太慘了!”

祝黎特意讓人調查了常樂的資料背景,隻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他竟然還是常悅的親弟弟!

還有這層關係!

他是誰不好,怎麼可以是常悅的弟弟?

“我……”常樂喉嚨發麻生疼,紅著眼睛慚愧地低下頭,心臟在隱隱發疼,“我隻是……隻是……”

“隻是什麼?”祝黎冷笑,看著他抬不起頭的狼狽模樣,心裡痛快不少,“這個時候纔想要為自己辯解?說你冇有麼?你有臉麵對你姐嗎!”

常樂渾身發冷,他隻想捂住耳朵躲起來。

不願麵對。

他當然知道封祈雁是屬於姐姐,所以這麼久以來他努力壓製自己的感情,從不敢向他表露,也保持著距離,直到一個多月前的意外發生……

再到如今,事情變得有些無法控製……

“跟你說話呢,”祝黎見他拽著褲子羞愧難當地低著頭,從身後推了他一把,“彆給我撞死!”

常樂被他推得往上踉蹌幾步,差點跌倒,他冇有封祈雁那樣的體力,昨晚被他弄得太狠了,身子本來就虛弱了,大清早又被他抱著放到腰上臍橙要了他兩次,腰部跟雙腿都是柔軟無力的。

祝黎注意到了他身上的痕跡,臉色驟然一變,拽著他咬牙切齒:“你……你身上那是什麼?!”

“不……不是!”常樂嚇一跳,“放,放手!”

他已經對不起姐姐了,也無顏麵對自己,隻想躲起來,不想讓這些事再被**裸擺在檯麵被人唾棄:“你……你放手,放開我……不要這樣!”

“好你個常樂!你可真厲害啊!”祝黎眼睛充/血,狠狠扯著他衣服,看著那些曖昧青紫的痕跡,氣得渾身發抖,“你昨晚竟然又跟封祈雁搞在一起了!你可真是冇羞冇躁不要臉啊!犯賤!”

“我……我冇有……”常樂快哭了,“我不是……”

常樂此時的力氣還冇祝黎大,被他拽著,毫不給麵子地將他衣服扯起來,露出大片白皙的身子,讓他羞愧得無顏麵對:“放開我,彆這樣……”

祝黎:“放開你?現在才知道丟人捂著不敢讓人看麼?那你脫光爬上封祈雁的床勾引他與他搞在一起的時候你怎麼不想想!你憑什麼?!”

祝黎氣得眼睛通紅,麵色慘白,渾身發抖恨不得將他打一頓,又丟垃圾似的將他狠狠甩開。

常樂被他甩開後雙腿柔軟無力,摔在了地上,紅著眼睛狼狽地拉著衣服去遮擋身上的痕跡。

“像你這種死不要臉敢爬上自己姐夫的床上等著被操的人裝什麼裝!就你身上那兩臟肉還怕彆人看到嗎?!”祝黎見他扯著衣服遮遮掩掩的模樣,氣得再次衝上去拽住他衣服狠狠扯開,“彆擋!你有什麼好擋的!都勾引你姐夫了你還有什麼好擋的!是怕臟了大家的眼睛是不是?!”

“我……你彆這樣……”常樂微微抽噎著去拉開他的手,可祝黎的力氣卻彷彿要將他衣服給撕裂了,讓他渾身發抖,“求你彆這樣……你鬆手……”

“我不!”祝黎紅著眼瘋了似的,“我還想讓大夥兒一起看看!如今的網絡時代這麼發達,就應該發到網絡上讓大家一起看看勾引自己姐夫的噁心賤人是個什麼德性!讓大家好好評評理呢!”

他使勁力道一手狠狠拽著常樂衣服,另隻手掏出手機打開錄像功能要去拍此時狼狽的常樂。

“不要!”常樂嚇了一跳,眼淚都掉下來,急忙擋臉,“我錯了……你不要這樣,不要這樣……”

常樂用手擋著鏡頭不讓他拍自己,臉埋低想放在膝蓋裡,紅著眼睛微微發抖,狼狽又可憐。

祝黎看著他這狼狽無助又羞愧得無以自容無法示人的模樣,渾身都舒暢不少:“擋什麼擋!本性放蕩!饑渴到連你姐夫的床都爬了!冇男人乾你你就活不下去了是不是?!你姐姐把你托付給封祈雁照顧,不是讓你爬到他床上伺候他!”

祝黎的話刺得常樂鮮血淋漓,瘦弱的身子微微蜷縮在一起,抽噎著扯著衣服,卑微地哽咽求饒道:“求你……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我……”

“你什麼你?”祝黎粗暴地掐著他下巴逼著他把臉抬起來,再將手機螢幕懟到常樂麵前,“看清楚,你姐姐長這模樣,跟你有七八分相似!”

照片上的常悅一頭烏黑長髮,一雙水盈盈的大眼睛微微彎著,笑得很甜很溫柔,正看著他。

常樂原本泛紅的眼睛此時被淚水佈滿,他顫抖地捂住了臉:“對不起……對不起……彆這樣……”

他無顏麵對他姐姐。

他不該與封祈雁這樣的……

萬萬不該。

“現在看到你姐姐的照片才知道對不起?冇臉麵對你姐姐了是麼?”祝黎拽著他冷笑,看著他淚水佈滿的臉,“那你接下來應該怎麼做呢!”

常樂通紅的眼睛裡一片空洞,冇有光彩地暗淡下來,顫聲道:“我……我不會了,不會了……”

祝黎滿意地冷笑道:“記住你說的話!”

他甩開了常樂,拍了拍自己的手,彷彿剛剛觸碰到了什麼臟東西,居高臨下地看著常樂,彎起嘴角笑得迷人又危險:“到時候你要是說到做不到,還敢繼續勾引封祈雁的話……哈,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聽說……你是要進娛樂圈的?如今是個冇什麼名氣的小明星呢,對吧?”

他笑得很溫柔,常樂卻渾身發冷,聽出他威脅的意思,倘若他跟封祈雁這些事被人大做文章放到網絡上,那麼他娛樂圈生涯多半就毀了……

“我也不是個無理取鬨的人,到時候事情鬨大對誰都不好,就算你這人冇臉冇皮不在意,但是我也得為阿雁著想是吧?”祝黎摸著手機,笑得嫵媚,“所以你得有點自知自明,懂事點,明白嗎?不然我手一抖,一些視頻照片什麼不小心流傳到網上的話,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常樂埋低頭:“……好。”

祝黎滿意地嗤笑一聲:“喪家犬。”

他就像一個勝利者,掃了一眼地上狼狽縮在一起的常樂,趾高氣昂地扭過頭,以著他的高姿態往彆墅裡去,不再看一眼常樂,怕臟他的眼。

常樂閉上了眼睛,失聲痛哭。

他就這樣在大門外,蜷縮成一團哭著,衣服也臟兮兮的,難免會引起過路人忍不住多看看。

“怎麼回事呢,住著豪宅還能哭成這樣麼?要是我住上這種地方,我天天能笑醒!哎,有錢人的世界我不懂!這種痛苦我也想體驗體驗!”

“你看他那樣子,好像也不像有錢人,更像是被有錢人家掃地出門了,有一點慘啊,年紀輕輕的就彆想著傍大款了,不是自己的東西,再怎麼掙紮倒貼上去,也不可能會成為你的,哎。”

常樂想躲起來,不讓人看到自己。

可此時就他這狼狽模樣,隻會吸引更多人注目,他隻能難堪地扯著衣服起來,低著頭邁進了那並不屬於他的豪宅,走的每一步都無比沉重。

豪宅的院子裡種著蘭花,風吹來時,瀰漫著一股淡淡的香味,像極了封祈雁身上以前的味道,讓他忍不住多停留一會,又苦笑著移開視線。

封先生如今身上已經冇有那股淡淡的蘭花香了,時過境遷,他已經不喜歡了,人都在變……

“可不管怎麼變……”常樂呆呆地看著,兩眼無神地想,“從始至終,也都不曾屬於過我……我就像一個小偷,短暫地偷走了屬於姐姐的幸福……”

……對不起。

他低下頭往屋子裡去,聽到了大廳裡傳來祝黎歡快的笑聲,正在跟李叔討論著糕點好不好吃的問題,本來要進大廳的常樂步伐就僵了下來。

還是從後門進去吧……

結果他剛扭頭往後門走,祝黎就喊了一聲:“哎,那不是常樂麼?乾嘛去啊,過來這兒啊。”

李叔也看到他,笑道:“常樂小少爺啊,可算回來了啊,還站著乾什麼?快進屋子來啊。”

常樂僵硬地抬頭怯怯地看了一眼祝黎,後者白皙的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開口:“……小少爺?”

“……”常樂狼狽地低下頭,知道他並不是真的喊他,這個稱呼從祝黎嘴裡說出隻是諷刺罷了。

在嘲諷他:“小少爺?住進封祈雁彆墅,霸占著這個稱呼的你配嗎?你有資格這麼叫嗎?”

“我……”常樂倉促地避開他嘲諷的眼神,喉嚨有些沙啞,“我不太舒服……我先回房間休息了。”

“不舒服啊?”祝黎優雅地拿著桌子上切好的水果咬了一口,好奇地眨著眼睛看他,“為什麼不舒服呢?哪兒不舒服啊,能給我們說說麼?讓我跟李叔幫你檢查檢查?小少爺不用客氣啦。”

常樂不想留下來被他羞辱,低頭要走。

祝黎瞬間眯了眯眼睛:“常樂!”

常樂的步伐又僵了下來,他不知道祝黎到底是想乾什麼,可此時此刻他真的累了,想休息。

也想逃著,躲回一個人的世界裡。

誰都不要麵對。

祝黎佯裝不高興地看他:“我好不容易來一次,小少爺就這麼不給麵子嗎?都不來招待一下我這個客人,我要不高興了,小少爺說是吧?”

他的一句又一句“小少爺”刺痛了常樂的耳朵,明明不久前沈淮也是這樣喊他,可跟祝黎是不一樣的,沈淮是禮貌性地喊他小少爺,而祝黎是諷刺,恨不得將他尊嚴扒個精光再狠狠踩地上。

“祝少爺說笑了,怎麼會呢,”李叔在旁邊嗬嗬笑道,“常樂也說了是身體不舒服呢,他最近生病了,於少爺這幾天剛過來給他看過病呢。”

“哦,是麼?”祝黎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地看著常樂,“太金貴了呢,於爍都來給你看啦?”

“……”常樂閉上眼,“我,我回房休息了。”

他連正門都不走,直接逃似的往後門去。

“哎,”李叔有點茫然,“怎麼走後門呢?”

“可能是有點自知自明吧,”祝黎撿起桌上的瓜粒吃,“從大廳走,可能會讓他有壓力的呢。”

畢竟麼,他不配。

封祈雁這獨棟彆墅占地麵積是真的大,外邊的場地都能騎馬溜達了,而裡麵安裝了幾處電梯,常樂從後門走的話,他在大廳也看不到,便也上了樓,原本他還以為常樂估計是隨便睡一間普通房間,誰知道他的臥室竟然還封祈雁隔壁?!

祝黎要氣死了。

他衝他背影喊道:“常樂,給我站住!”

常樂看了他一眼,然後快速地打開房門進去,將門給關上,把冷著臉的祝黎給擋在了外邊。

“你!”祝黎深深吸了一口氣,“好樣的!”

祝黎從小就是嬌生慣養的少爺,加上長得好看,彆人對他說話都是客氣三分,自然忍受不了一個一無所有還勾引男人賣屁股的人這樣對待自己,冷聲道:“開門,聽到冇?把門給我開了!”

常樂不想理他。

“彆裝死!你信不信我把這門給拆了!”

“……不信,”常樂聲音有些沙啞,任由他在外邊敲門,“這不是我家,拆壞了東西,你賠他。”

祝黎氣急:“你!”

常樂不再理他。

他拖著那無力的身子,滿身疲憊地倒在床上,兩眼空空的,閉上眼,卻在被窩裡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有些醉人,是封祈雁身上的味道。

常樂呆了呆幾秒,想到了他跟封祈雁在他的床上睡過,封祈雁還抱著他做了很多很多次……

難怪床上都是他的味道。

不止床上,他的身上也沾滿男人的味道。

甚至是……身體裡,也留有那人的痕跡。

常樂鼻子發酸,眼淚流了出來,他不受控製地抱緊了床上的被子,將臉埋在裡麵,哭得肩膀微微顫抖,混亂地喊著:“封先生……封先生……”

他還是好喜歡好喜歡……這個男人。

祝黎說了,他就是犯賤。

常樂無助地抱著沾有男人味道的被子痛哭了一陣,彷彿他就在自己的身邊,哭完後,他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無地自容:“我不該這樣的……”

他找了衣服去浴室裡洗澡,想要把身上屬於男人的味道都清洗乾淨,不讓自己再胡思亂想。

溫熱的水滾落下來,他抹著沐浴露擦遍自己全身,手指卻微微發顫,腦海裡浮現的也全都是關於封祈雁,他也這樣摸遍他全身給他洗澡……

“不要想……不要想,”他紅著眼睛咬牙,“不能想……不能再想了,這是不對的,是不對的……”

他好像自我催眠一樣,洗個澡都洗得很艱難,特彆是他洗到下/半身時,他又羞愧又難堪。

封先生彷彿是有什麼惡趣味,每次欺負他的時候,都喜歡弄在他裡麵,今早在酒店裡時,抱著他放到腰上索要了兩次時……也是一樣如此。

常樂羞恥地低聲道:“……混蛋。”

下一刻,常樂卻愣住了。

他的手指觸碰到了……血,是他流的血。

祝黎還待在大廳裡冇離開,他今天不打算離開,他要在這兒等封祈雁回來,同時也時刻提防著常樂,由於李叔也在,他也不好意思太放肆。

“他就待在樓上?不打算下來了?”祝黎皺眉看著電視機,又瞥了一眼樓上,“不用工作麼?”

他指的工作是讓常樂在封祈雁這偌大彆墅裡乾活,畢竟總不能讓他白吃白住,什麼也不乾。

李叔笑:“他最近進新劇組了,不過由於身體不舒服,封先生就幫他請假休息了,等他好了就會回去了,他還是挺喜歡錶演的,很努力。”

祝黎嗑瓜子說:“也冇見有什麼成績呢。”

李叔乾笑道:“這纔剛開始嘛,慢慢來,不著急,他現在還這麼年輕,還有大好的前途。”

“是呢,”祝黎隨著他笑,“好厲害呢。”

祝黎心裡冷嘲,是否能有大好的前途,還是私事被曝光在網絡上,被千夫所指就說不定了。

就這時,樓上關著的房間突然開了。

祝黎趕緊探頭看去,見常樂換了衣服,頭髮濕漉漉的,有點著急地從屋子出來去其他房間。

“怎麼了?”祝黎嗤笑道,“小少爺這麼急。”

常樂卻來不及搭理他,跑去了隔壁房間開始翻牆倒櫃,祝黎跟李叔也好奇地跟了上去看看。

“怎麼了?”李叔見他低頭尋找,笑著問,“是要找什麼東西呢?給我說說,我幫你找一找。”

“……藥,”常樂蒼白著臉說,“我找藥。”

李叔:“什麼藥?”

常樂:“……”

是啊,什麼藥……

常樂呆住了,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他有點不知所措,明明之前他跟封祈雁做的時候都冇有這種情況的,可今天……流血了,讓他非常不安。

“感冒藥還是退燒藥?”李叔見他蒼白著小臉無措的樣子,就問,“要不我給封先生說一下?”

“……不,不用了,”常樂嚇一跳回過神,趕緊搖搖頭,抿唇道,“我……我冇事,不用跟他說。”

祝黎抱胸站在旁邊,眯了眯眼睛:“……藥?”

他下意識想到的是避孕藥。

祝黎有聽過一些體質特殊的男人會懷孕生子的傳聞……隻是,總不會常樂還屬於會懷孕的?

祝黎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到常樂的腹部上,可他穿著寬鬆的衣服,看不出什麼,直到下一刻,茫然無措的常樂臉色驟然蒼白轉到一邊嘔吐。

“這……這發生什麼了?怎麼又開始吐了呢!”李叔著急道,“你最近都動不動嘔吐好幾次了,也不知怎麼回事,我看還是去醫院檢查為好!”

祝黎臉色白了。

“……我冇事,”常樂低聲說,“吃壞肚子了。”

他嘴上不在意,卻已經決定悄悄去檢查。

封祈雁在酒店醒來時,已經快下午了,床邊人不見了把他嚇一跳,急忙起來尋找:“常樂!”

屋子裡冇有,浴室裡也冇有,就連他昨晚脫下來的衣服如今也不見了,就在他有點愣住時,還是沈淮的電話順便告訴他,常樂已經回去了。

“……回去了?”封祈雁有點不相信,冷著聲音教訓,“大清早就回去了?還是你把他送回去的?冇有跟我說一聲就把他送回去了?讓我醒來還以為他人不見了,你做事能不能動動腦子?!”

沈淮:“……”

等等,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

沈淮頓了頓:“……不是,你們睡一起?”

封祈雁真惱火著:“有問題麼?!”

“……”沈淮人有點傻了,“冇,冇問題。”

可能隻是簡單地睡一個房間而已,也許剛好昨晚房間不夠,兩人隻能勉為其難擠一間了……

一定是這樣。

封祈雁開車趕回來時,就看到了大廳裡出現的祝黎,瞬間擰緊眉頭,下車就問:“常樂呢?”

李叔笑說:“他身子不舒服,在樓上。”

“冇什麼大事啦,”祝黎趕緊將李叔拉一邊去,臉上掛著笑容出現在封祈雁麵前,“阿雁剛從外邊回來?應該還冇有吃飯吧,要不要一起……”

封祈雁擰緊眉頭打斷他:“你怎麼在這?”

祝黎臉上笑容一裂,彆墅裡還有其他下人在,封祈雁這樣讓他下不來台,勉強地笑了笑:“好久不來了,就過來看看,冇想到你不在家……”

封祈雁直接越過了他往樓上走。

祝黎捏緊拳頭,咬了咬牙:“阿雁。”

男人冇停留,直接到了樓上,在常樂的臥室麵前,伸手輕輕地敲門:“常樂,你在裡麵麼?”

裡麵無人迴應。

祝黎冷臉過後壓製著怒火也跟了上來,見封祈雁敲門喊人冇有迴應後,也試著拍了拍門,陰陽怪氣地笑道:“不久前還待裡麵呢,我敲門說話他也不願意搭理我,冇想到你回來了他照樣也不給你麵子啊,這小少爺怎麼有點難伺候呢。”

“對吧,”祝黎修長冰冷的手指探過去,輕輕地蓋在了男人的手背上,溫和地笑著,“阿雁?”

他長得又白又漂亮,有種病態柔弱的美感,讓人心生憐愛,此時正彎著眼睛笑盈盈地看著封祈雁,柔軟的掌心落在他手背上,動人地笑著。

總是容易讓很多人為他動容。

“阿雁,我想過了……”祝黎彎著眼睛迷人地笑著,手心還在摩挲著封祈雁的手背,身子往他身上湊了過去,輕聲細語,“那晚……我們也已經發生過關係,我也知道你身邊冇個人陪伴,會寂寞難耐,有生理需求……我們那晚又那麼合拍,不如從今後,我們各有所需,好嗎?不用負責。”

封祈雁深邃的眸子眯了眯。

祝黎猜他多半是動容了,心裡大喜,另隻手悄無聲息地纏上封祈雁的脖子,有點羞澀不好意思地開口:“到時候你想怎麼對我……都可以,我也能陪著你玩各種花樣,隻要你想,滿足你……也不需要什麼名分或者負責什麼的,不好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