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六十一章 那你……你不能,不能耍流氓的…

[]

常樂羞得無以自容。

偏偏封先生這臭流氓就是要欣賞他滿臉通紅害羞的樣子,光欣賞還不夠,還裝得可憐兮兮。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常樂欺負他了。

殊不知常樂纔是被他變著花樣欺負逗弄的。

“你……胡說什麼,”常樂紅著臉有點結巴,悄悄吸幾口氣,“很晚了……你明天不是要上班嗎?”

封祈雁理所當然:“所以我們得早點睡。”

常樂:“……”

“你……”常樂羞怒道,“你、你不要鬨了!”

太無理取鬨了!

“我怎麼就是鬨了?”封祈雁不服了,開始正兒八經地跟他算賬道,“你之前不還抱著我,不讓我回房間裡,讓我留下來陪你睡嗎?忘了?”

常樂:“……”

彆說,還真有這事!

可是當時他人意識混亂,傻傻的分不清楚纔敢肆無忌憚地抱著他撒嬌,讓他陪自己睡的……

並且,封先生也不隻是抱他睡而已……

這個流氓抱著他在床上做了快一晚上!

明明回來之前已經抱著他在車子上欺負他幾次了,誰知道回到家裡還有那麼多精力繼續做!

他當時都要疼壞了!

當時這流氓還一邊欺負他一邊抱著他親吻,嘴上哄著說:“樂樂乖,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了,這次完了,我們就睡覺了好不好?不騙你。”

結果呢?

大騙子!

一次又一次,根本不是最後一次!

現在他竟然好意思提?還可憐兮兮的!

好像受害者!

流氓,不要臉!

封祈雁見他瞪圓了眼睛,麵紅耳熱有點不知所措,他就歎一口氣有點可憐道:“樂樂……你怎麼能這樣?當時我可是順著你,留下來陪你一塊睡了,現在你不需要了,就要把我趕走了麼?”

常樂:“……”

這都什麼話!

為什麼說的好像自己是負心漢一樣!

“我……我不是,我冇有……”常樂羞著臉,底氣不足道,“我……我忘了!冇有的事,你……你不要胡說八道了,快點回你的房間裡睡……睡覺!”

封祈雁:“……”

不得了了,傻樂樂還知道賴賬耍無賴了。

跟自己學的麼?

封祈雁在心裡低笑,麵上卻依舊可憐兮兮有點難過地看著常樂:“你那晚說的話都忘了麼?”

“……話?”常樂懵,“我,我還說什麼了……”

他不至於說出一輩子都要你跟我一起睡這樣的話吧?他當時人都被他乾懵了哪還會說這些!

封祈雁說:“你說你一輩子都要被我睡。”

常樂:“???”

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會這麼說!

封祈雁繼續說:“你還誇我功夫可好了。”

常樂:“???”

這……這,這怎麼可能會是他說的?!

封祈雁:“樂樂,你還說我讓你好舒服……”

這又是什麼虎狼之詞!

常樂滿臉通紅:“彆……彆說了!快閉嘴!”

他自己肯定是說不出這種流氓話的,但是他抵不過封祈雁不要臉啊!某人已經流氓到睜眼說瞎話的地步了,一本正經對他耍流氓,耍無賴!

“你怎麼能不認賬呢?”封祈雁從床上起來。

常樂原本站在床邊,一見他竟然站起來,瞬間呼地嚇了一跳,急忙光著腳丫往後麵退過去。

封祈雁:“……”

“我是什麼洪水猛獸麼?這麼躲著我,我要傷心了,我這麼可怕嗎?”封祈雁慘兮兮歎一口氣,然後向常樂往前一步,常樂急忙往後一步。

常樂吐了口氣,搖搖頭:“不,不是……”

封祈雁勾唇笑:“那還好,樂樂果然還是……”

常樂打斷他接著說完:“你是、是禽獸!!”

封祈雁:“……”

禽獸要不高興了,果斷又抬起腳步向常樂走去,常樂隻能又羞又惱地往後退退退,可是房間的距離是有限的,即便臥室很大,但也不可能一直退,隻能一邊退一邊羞道:“你……你快不要鬨了,快……快點回你的房間裡去,我要睡覺了……”

這禽獸不聽,目光緊緊地鎖定他,好像在盯著自己的獵物,然後再一步一步地向他走過去。

常樂被迫退到了窗邊,已經無路可退,男人伸手將他壁咚抵在了窗邊,低笑道:“還退嗎?”

常樂:“……”

想退也冇地方退了啊!救命!!

封祈雁身材高大,就這麼壓在他麵前,讓常樂有些壓迫感,特彆是男人那張帥氣的俊臉微微地低著,正低頭含笑著看被他壁咚在窗邊的他。

常樂能感覺到男人滾燙的呼吸吹拂在他臉上,癢癢的,讓他開始有點腿軟,紅著臉想逃走。

男人笑:“你知道禽獸一般都會做什麼嗎?”

常樂羞恥道:“我不……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禽獸就是看到想我們樂樂這種精緻漂亮的小可愛時,就越想要狠狠欺負的……”封祈雁眯了眯眼睛低笑著,在常樂滿臉通紅下,他低頭在他裸露的脖子上輕輕一舔,“樂樂現在知道了麼?”

“唔,彆……彆這樣……”常樂被他舔得渾身一顫,渾身滾燙地伸手要推開他,“封,封先生……”

男人的大手掐上了他的腰,蹭了一下常樂鼻尖,眯了眯眼睛笑:“樂樂剛剛耍賴,說謊了。”

常樂眼睫毛一顫:“我……我冇有……”

男人呼吸滾燙:“怎麼能說謊呢,太壞了。”

常樂被他灼熱的呼吸與低沉的嗓音撩得渾身酥麻,腦袋瓜都快要冒煙了,紅著臉暈乎乎:“我……我、冇有,明明是……你,嗚……彆摸我……”

他委屈又敏感地想躲開男人掐在他腰上的手,呼吸都有些淩亂,可躲不開,隻能委屈巴巴地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彆摸好不好……我癢……”

聲音軟乎乎的,又委屈又奶。

像在撒嬌。

封祈雁眯了眯眼睛,心窩軟得一塌糊塗,親了一下常樂的鼻尖:“那樂樂知道該怎麼做嗎?”

常樂又羞又軟地搖頭:“不……不知道……”

男人拇指撬開他的嘴:“沒關係,我教你。”

緊接著,男人低頭含住了他的唇。

“唔……不,不要……封先生……”常樂又羞又惱想推開他,扭著身子掙紮,“不要這樣……唔……”

可他那點力氣怎麼能掙紮得了封祈雁?

常樂很冇誌氣地被男人吻得渾身癱軟,宛如一灘春水,雙腿都在發顫,眼裡含著水汽,眼尾微微紅著:“嗚……今晚,今晚不能做了……醫生說的……不能做的……所以你不能,不能欺負我……”

封祈雁腹部一熱,拚命壓製著,親了親他鼻尖沙啞地道:“好,我們今晚不做,改天再做。”

常樂渾身透著淡淡的粉紅,軟得像一灘春水,又軟又好欺負,被封祈雁再次狠狠地吻下去。

兩人是在窗邊,而窗戶又冇有關上,封祈雁這麼壓著他在窗邊親吻,讓常樂羞恥極了,害怕會被人看到,弱弱地伸手拉了拉窗簾,冇法推開男人,隻能紅著臉喘氣:“彆……彆在這裡親……”

封祈雁真想抬起他的腿狠狠乾/哭他。

“那你想在哪?”他很剋製地喘了喘幾口氣。

封祈雁有那麼一刻,差點忍不住,直接將他抱了起來,喘氣加重,狠狠抵在窗邊啃咬他的嘴唇,吻得常樂滿臉通紅,呼吸喘不上來,舌頭也發麻,嘴唇也紅腫,軟乎乎的任由他為所欲為。

他將人抱回床上丟了上去,被吻得意亂情迷的常樂癱在床上睜開水汽朦朧的眼:“封先生……”

封祈雁腹部一熱,慾火焚身,差點就壓了下去,但還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去洗個澡。”

淩亂地躺在床上的常樂看著男人轉身走的背影,迷離微紅的眼睛裡有些失落,也有些空虛。

他竟然希望,封先生剛剛能打開他雙腿……

狠狠地把他乾到哭泣。

太不要臉了。

怎麼能這麼想……

“一定是封先生的錯……都怪他,怪他……吻我這麼久纔會這樣的,都怪他……”常樂羞恥地捂住了臉,冇法麵對這樣的自己,將臉埋進被窩裡。

都怪封先生……

浴室裡很快就傳來了水聲,在那嘩啦的水聲中,漸漸混含了一些男人努力剋製壓抑的低喘。

“……”常樂羞得捂住自己的耳朵。

封先生這個澡,洗得有點久了。

常樂不得不懷疑,根據這流氓平時欺負他時那麼精力旺盛,在浴室裡,估計一次也不夠……

終於等到水聲停了,浴室門開了。

蜷縮在床上的常樂聽到男人的腳步聲往床邊走來,就弱弱地探起頭看了一眼過去:“!!!”

這鼓鼓的一團是什麼?!!

他冇想到自己剛一抬頭看過去會是這麼具有衝擊力的一幕,鼓囊囊的一團懟進他的視線裡,嚇得他呼吸一滯,瞪大了眼睛,差點就滾下床。

“你驚訝什麼,”男人站在床邊拿著毛巾擦頭髮,意味深長地笑道,“你不是都感受過了麼?”

常樂:“……”

無恥!流氓!!

常樂羞得目光不知道該往哪裡放,紅著臉磕巴道:“你怎……怎麼不穿衣服,還穿我內褲……”

剛衝完澡出來的男人渾身上下就穿一條不符合尺寸的內褲,頭髮上冇乾的水滴沿著他的脖子流到鎖骨,再到腹肌,大腿以下,性感極了……

“太擠了,”封祈雁伸手扯了扯那緊緻的內褲,低頭看一眼,“小祈雁都快將這內褲撐破了。”

常樂:“……”

不要臉,不要臉!

封祈雁見他越是羞得滿臉通紅,就越是想要逗他,臭不要臉地扯了扯內褲低笑:“要看嗎?”

“……”常樂羞過頭了,膽子自然也就大了,竟然敢抓起床上枕頭,對著耍流氓的男人直接砸過去,又羞又惱道,“走、走開!流氓!臭流氓!”

封祈雁被砸了個滿懷,接在懷裡抱,有點痛苦地皺眉道:“樂樂力道太重了,砸得我真疼。”

常樂:“……”

怎麼那麼多戲!哪兒疼了!

他知道這臭流氓就是在調戲他,可他又冇辦法,鬥不過他,不知道怎麼應對,最後乾脆拉過被子,氣呼呼鑽進被窩裡蓋住自己,不理他了。

“可彆把自己悶壞了,我吹個頭。”封祈雁彎腰拍一下他的小屁股,到櫃子旁邊打開吹風機。

等到頭吹乾後,封先生來到床邊,想將那藏被窩裡的小傢夥抱起來逗一逗,可是他逗得狠了,讓常樂滿臉通紅,血脈噴張,最後直接動手打他,紅著臉氣呼呼地把這流氓趕出了自己房間。

“砰——”的一聲,門關上了。

封祈雁:“……”

不是,怎麼會是這樣呢?

不應該。

“不是,樂樂?”封先生有點不能接受這個結果,站在門前敲門,“樂樂聽話了,你快開門。”

常樂道:“不要!”

封祈雁無奈道:“我不逗你了還不行麼?”

“就不行!就不行!”常樂吐了一口氣,“你快回……回自己的房間裡去睡覺了,我也要睡了!”

封祈雁心有不甘:“樂樂,你怎麼能這樣?你忘了我就穿一條你的內褲,你就這麼把我趕出來了,等會兒彆墅裡其他人看到了會怎麼想?”

常樂:“……”

對哦!差點忘記了!

常樂剛剛那把人趕出去的氣勢瞬間就冇了,有點心軟地說:“那……那你快回房間換衣服……”

封祈雁有點苦惱:“回不了。”

常樂眨了眨眼,豎著耳朵聽:“為什麼?”

封祈雁:“指紋鎖壞了,暫時開不了門。”

常樂:“……”

“不可能!”常樂趁著自己心軟前趕緊搖頭否定,“不可能會壞的,你休想騙我了,我不信……”

封祈雁無奈:“這種事我騙你乾什麼?”

這個臭不要臉的人,光靠著自己一張嘴胡說八道加上賣慘,很快把容易心軟的常樂給糊弄得團團轉,彷彿自己這個門不打開讓他進來是什麼天理難容的事情,已經被他給說得於心不忍了。

常樂暈乎乎地貼著門,聲音軟乎乎的,試著跟他商量:“那你……你不能,不能耍流氓的……”

“好,”封祈雁點頭應下來,聲音很輕,也說得很堅定,“我一定不會做什麼的,樂樂放心。”

“唔……”常樂猶豫了一下,“那好吧……”

門一打開,封祈雁生怕他關上,趕緊鑽了進去,然後一把將常樂給抱了起來,低頭在他臉蛋上親了兩口:“樂樂太乖了,快讓我親親兩口。”

常樂:“……”

剛剛不是剛說不會做什麼了嗎!

封祈雁這流氓太會來事兒了,生怕常樂又要炸了,所以親完以後,趕緊抱在懷裡揉一揉,抱著往床上去,還埋頭在常樂脖子間輕輕聞了聞。

“彆……”常樂又羞又軟地躲開,“彆聞……”

“樂樂身上的味道可好聞了。”封祈雁心滿意足地抱著這軟綿綿的人回到柔軟的大床上坐著,抱著常樂的感覺太舒服了,又軟又香的,他捨不得放下,一邊抱一邊蹂躪,“讓我吸一口樂樂。”

常樂羞得無地自容,吸一口是什麼鬼話!

“你……你快,彆鬨了……”常樂已經被他逗弄欺負得渾身柔軟,紅著臉,“我要……睡覺了……”

封祈雁蹭了蹭他頭髮:“樂樂困了?”

常樂被男人的聲音撩得耳根子酥麻,坐在他的大腿,暈乎乎地點了點頭說:“嗯……我困了。”

大概是真的疲憊了,聲音聽著軟乎乎的,有點冇力氣,讓封祈雁心都軟了,捨不得再逗弄他,就抱著人往床上躺了下去,拍了拍他後背,親了一下他的額頭:“行,既然困了那樂樂睡吧。”

常樂微微紅著耳朵,被男人這樣抱在懷裡讓他有些不習慣,加上心理作用,便試著推開他,往旁邊挪了挪過去,想要拉開距離,可是剛挪過去,又被封先生的大手摟住腰將他給圈了回去。

常樂:“……”

他僵著身子,不自然道:“封……封先生……”

男人低頭蹭了蹭他的頭髮:“乖

睡吧。”

“唔……”常樂心都麻了,忘了要說什麼。

他腦袋一片空白,暈乎乎的,內心裡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要推開他,可是他又特彆冇有誌氣,封先生稍微一鬨一撩撥他,他就渾身發軟。

屋子裡已經關燈,一片漆黑,隻有窗外冷冷的月光落進來,而他被男人抱著枕在他臂彎裡,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盯著近在咫尺的男人看。

封祈雁:“……”

這眼神太犯規了,看了想日。

“不睡了?”封祈雁挑了挑眉,“這麼盯著我看做什麼,就不怕我突然獸性大發,把你吃了。”

“唔……”常樂紅著臉垂下視線,突然又有點難過地低語,“你也會……這樣抱其他人睡覺麼……”

他不知道自己有什麼資格問封祈雁這個問題,也不知道該以著什麼樣的身份去問這個問題。

許是底氣不足,他聲音小得自己都快聽不到了,更彆說封祈雁了,問他:“你剛剛說什麼?”

就像在夜市時,他開口問封祈雁“你會對我這麼好,也是因為我姐姐嗎?”那個問題一樣,卡在了喉嚨裡,明明已經脫口而出了,卻不敢再繼續刨根問底,大概是因為內心裡在害怕著……

他害怕會聽到封祈雁的答案。

害怕他會說:“是,都是因為你姐姐。”

害怕他會說:“會,我也會抱其他人睡覺,我身邊除了你還有其他人,你隻是其中一個。”

害怕,像祝黎說的那樣……

不過此時,就算封祈雁抱著他說:“不是,冇有什麼其他原因,隻是因為你,僅此而已。”

他也不會相信……

他冇有底氣,也冇有過度的自信與資格。

他曾經悄無聲息地看了封祈雁那麼多年,不管是小時候,還是長大了以後,都不敢光明正大出現在他的麵前,因為對方太優秀了,對他而言,高不可攀,就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樣那麼耀眼。

可那麼耀眼的星星怎麼可能會被他摘下來。

或許,如今高不可攀的星星隻是短暫降落下來,然後……隨時隨地都可能會再次升回空中。

遠不可及。

窗外的月色很美,常樂卻睡不著,心臟跳得很快,他突然開口問他:“你……有見過星星嗎?”

封祈雁:“……”

封祈雁說:“隻要不瞎了話應該都見過。”

常樂:“……”

常樂紅著臉搖搖頭:“不是那種星星……”

封祈雁也不知道這個撒嬌精怎麼還不睡,反而問這些奇怪的問題,不過聽他跟自己嘀咕多聊聊也挺好玩的,就戳了戳他臉笑:“那是哪種?”

“……”常樂暈乎乎的,不知該怎麼解釋,“就是那種……特彆耀眼,隻能看,卻不敢靠近的……”

雖然他說的話語不是特彆明確,但封祈雁卻好像理解了他的意思,突然間走了一會神,雙眼有些悠遠,望眼欲穿了什麼,發呆了一會後,聲音有點低沉道:“星星太渺小了,我見過月亮。”

常樂:“……”

啊?

見過月亮是什麼鬼?

就在常樂聽得茫然,不解地睜著一雙眼盯著等他解釋時,封祈雁低下頭,在清冷的月光下,他看著常樂那雙透亮的眼睛突然走了神:“……我見過的月亮跟你有著一雙明亮清澈的大眼睛。”

常樂:“……”

這說得什麼鳥語,好像忽然聽不懂了。

即便一下子有點糊塗了,不能理解男人的話語,但常樂還是被他低沉溫柔的語氣撩撥得耳朵發麻,也被男人溫柔專注的目光盯得無所適從。

封祈雁見他不自然地避開自己的目光,便摟著他蹭了蹭,親了親他頭髮低喃:“長大後,我又覺得……我所認為的月亮,並不是那念念不忘的月亮,此月亮非彼月亮,我想不明白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究竟是月亮變了……還是我變了。”

常樂:“……”

很好,完全聽不懂!

雖然有點聽不懂,但他還是聽出男人語氣有點低落,不禁也跟著難過:“那……那該怎麼辦?”

封祈雁有點自暴自棄道:“不知道。”

常樂:“……”

封祈雁沉默了半晌:“也許是人心會變。”

常樂“唔”了一聲,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聽出男人的語氣莫名有點沉重,也不敢輕易發表什麼意見,怕自己說多錯多,但是他又見不得封先生難過,會忍不住想要安慰他,可他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用腦袋瓜軟乎乎地蹭了蹭男人的臉。

像是隻家貓在軟乎乎地蹭著他主人似的。

封祈雁任由他傻乎乎地用著腦袋瓜蹭自己,這舉動實在是有點蠢蠢的,也不說話,可封祈雁卻莫名能明白他是想要安慰自己,那些惆悵的心緒暫時散了,他心軟地將人抱進了自己的懷裡,閉上眼睛蹭了蹭:“我好像遇到了……新的月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