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六十四章 嫁入豪門,為他懷孕生子

[]

常樂人都懵了,冇見過這麼多錢!

就算見也是做夢時,偶爾才能見到的!

封祈雁倒好,臭個臉生個氣轉點“零花錢”給他打車去劇組,眼皮都不眨就是一百萬過來?!

“他……他,他冇有瘋了吧?”常樂盯著他的方向,“是不是他忘記打小數點了?開車冇注意?”

這對常樂而言,真的是一筆钜款,拿著都燙手,沉甸甸的,急忙掏出手機給他打電話過去。

電話剛打過去冇幾秒就接通了,常樂聽到風從車窗邊呼嘯而過的聲音,不過這男人還在生氣中不肯開口說話,常樂吸了一口氣:“封先生?”

流氓男人高貴冷豔:“嗯。”

“……”光是從一字“嗯”常樂就聽出他不高興了,放軟語氣問他,“你乾嘛……給我轉了一百萬?”

“怎麼,不夠用?”這壕到至極的男人開口,“你個敗家小玩意兒,我再給你轉一百萬過去。”

常樂:“……”

不是,你清醒一點!

封某人是真的說到做到,常樂還真是怕了他一言不合又轉一百萬過來,趕緊打住:“不是不是!你先冷靜一下!我們好好說話,冷靜啊!”

聽筒裡的男人甩脾氣道:“我就不冷靜!”

常樂:“……”

不冷靜!不冷靜!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好吧,還真可以。

常樂在心裡嗷嗷地吐槽過後,想起男人氣走的樣子,又莫名地心軟說:“你……消消氣行嗎?”

封祈雁言簡意賅:“不行。”

常樂:“……”

幼稚!

無理取鬨!

明明以前還衣冠楚楚,正經得不行,高不可攀,看了就讓人忍不住退後,不敢靠近,可最近就跟吃錯藥似的,不是變得幼稚無理取鬨就是耍流氓,還專門逮他一個人,就因為他好欺負嗎?

常樂嘀咕:“你跟其他人時不是這樣的……”

封祈雁反問:“我為什麼要跟其他人這樣?”

常樂:“……”

封祈雁:“其他人也敢跟我這樣麼?”

常樂:“……”

常樂小聲嘀咕:“說得好像我好敢哦。”

“你怎麼不敢了?”男人道,“嬌氣包。”

男人那低沉的語氣中說的那一句“嬌氣包”莫名聽得常樂耳根一熱,臉都微微紅了,竟然聽出了一點寵溺的味道,讓他的腦袋瓜都快冒煙了。

他紅著臉暈乎乎地在原地轉了個圈,軟乎乎地說:“那我先把錢轉回去給你,你下次不要……”

封祈雁斬釘截鐵:“不行。”

常樂:“……”

封祈雁彷彿恨鐵不成鋼地開口說:“我有的是錢!有的是錢!你放心大膽地花就完事了!”

常樂:“……”

逼著他花錢又是什麼興趣愛好?

常樂無奈歎氣:“封先生,這個錢我……”

男人不講理地打斷他:“同樣的話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就這一百萬而已,我都轉過去的錢了,你還想轉回來給我?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常樂:“……”

這跟我看不看得起你有關係嗎?

跟封先生這個有錢人講不了道理,常樂腦袋已經卡殼了,一邊暈乎乎打車去劇組,一邊還想著怎麼跟他說這個事,偏偏那男人就自個說:“打車剩下的那點錢,你想怎麼用就怎麼用,不用問我,多給自己花花,買點東西吃,或者買點東西給你媽也行,到時候用完了就跟我說一聲。”

常樂抿了抿嘴唇垂下了目光,不知該怎麼形容自己此時此刻的心情,有點複雜,最後他隨口學了一句網絡上的用語,說道:“大佬求包養。”

男人道:“好。”

常樂:“……”

不是,你好什麼好!

常樂臉瞬間紅了,小聲說:“先掛了,自己開車小心點,我去劇組了,估計晚上纔回去。”

男人的語氣緩和了下來:“嗯,行。”

到了劇組常樂過意不去,在外邊特意買了一點水果飲料過去慰問一下大家,畢竟他一個配角都好意思拖戲,也不知道給大家新增多少麻煩。

“客氣什麼呢,身體不舒服好好休息一下冇有什麼,也冇給大家造成什麼麻煩,加油啊!”

“還給大家買水果飲料過來,有心啦!”

“拍戲的時候加油哦!看好你!”

劇組裡的工作人員跟一些演員都挺好說話的,每個人臉上麵帶笑容,十分地歡迎他的到來。

常樂訕訕笑了笑,去更衣時,成筠慢悠悠跟在他身旁打量他,同時又忍不住嘀咕道:“剛剛那些人熱情的態度你都看到了冇?被收買了。”

“收買?”常樂茫然,“收買什麼?”

“嗐,”成筠兩手抱胸,“當然是被你身後那位神秘人士收買了,不止承擔一些有的冇有的拖延費用,還以你的名義,什麼因為身體不舒服冇法來感到抱歉,送點禮物給大家表達歉意,大家辛苦了什麼的,隨便一送的禮物就價值不菲了!”

常樂:“……”

他竟然都不知道?!

不用想就都知道是封某人乾的了,彆人冇有那麼多閒錢亂花,可是竟然都不告訴他一聲……

“來,給我說說,”成筠豎起耳朵聽八卦,“你的那位神秘大佬是誰?怎麼認識的?什麼時候抱上大腿的?厲害啊你!還抱了一根這麼粗的!”

常樂:“……”

……確實挺粗的。

常樂覺得自己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要被封先生這臭流氓帶歪了,紅著耳根子微微偏過頭,小聲說:“唔,冇什麼的,不要再胡說了……”

“這怎麼是胡說?你還知道藏著掖著了,”成筠一副“跟我還需要裝什麼裝裝”的表情瞅他,“你還怕我知道了會搶著去跟你抱這根粗大腿嗎?”

常樂:“……”

他身邊為什麼不能有一個正常人?

常樂不想理他,等換好戲服,造型師給他戴好假髮,化好妝時,成筠還在他耳邊跟他小聲嘮叨:“目前看來這大佬對你還不錯,好好伺候人家,要懂事一點,說不定還能嫁入豪門呢,到時候享受榮華富貴,彆忘了給我包一個大紅包!”

常樂:“……”

趁著冇人,成筠繼續說:“不過這豪門也不是那麼好混的,有時候就是有名無份,光有個名氣,什麼也撈不到,還是得有個孩子穩定點。”

常樂:“……”

夠了,快閉嘴!

再說下去的走向多半是教他怎麼謀奪家產!

他猜得冇錯,成筠這掉進錢眼裡的混蛋正兒八經地給他出建議道:“聽你成哥一句勸,嫁入豪門穩住腳跟的法子就是為他懷孕生子!就算大佬孩子多,生的不是繼承人,但也有湯喝,股份孩子肯定還是能夠拿到的!到時候大佬老樹枯柴人一嗝屁,你就守寡自由了,再重新找一個!”

常樂氣道:“年紀輕輕的,你才嗝屁!”

“不錯不錯,”成筠欣慰,“已經開始知道護了,對著那上了年紀的大佬時也要這樣,護著他,喊親愛的,小甜心,你永遠是最年輕最棒的!”

常樂:“???”

是不是多少有點貓病?

“這些豪門老爺子就喜歡你這種小年輕,”成筠已經主動把常樂背後那大佬想象成一個豪門老大爺,皺了皺眉,“說到底還是得生個孩子好!”

常樂:“……您想的是不是有點遙遠?”

為避免這人再胡說八道,他氣道:“我是男的!男的!怎麼懷?怎麼生?給我清醒一點!”

誰知道這混蛋瞬間義正言辭往他肩膀拍巴掌,恨鐵不成鋼:“你個蠢貨!誰說男的生不了!”

“……”常樂被嗆了一下,“什,什麼?”

常樂還茫然的時候他就已經被人叫過去,暫時冇時間搭理成筠,跟人簡單試一下戲後就上場,等他看到現場裡的謝鄒喻裡,開始尷尬起來。

謝鄒喻慵懶地坐在一堆機器前指導人拍戲說著什麼,聽到聲音就看了過去,兩人麵麵相覷。

常樂已經化好妝,戴上假髮,穿著角色的服裝長衣,整個人空靈乾淨,彷彿不食人間煙火。

常樂被謝鄒喻的目光盯得渾身彆扭,那晚在醫院的事依舊尷尬著,勉強笑:“謝……謝導好。”

“嗯。”謝鄒喻輕輕皺了一下眉頭,似乎對這個稱呼不滿意,移開視線,“準備好了就開始。”

常樂鬆口氣:“……好。”

“弟弟真的太漂亮了!好好看,穿上這身衣服也太合適了!”演女主的楊燕一看到常樂來,雙眼就亮了起來,恨不得直接撲上去,“這纔多久不見,又變好看了!這皮膚未免也太好了!”

常樂被她誇得臉紅:“冇有冇有……”

“太謙虛了!怎麼保養的?!”楊燕像個沉迷男色的色胚,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伸手想去rua一rua常樂,“姐姐也想要擁有這麼好的皮膚!”

“咳咳咳!”有人猛地咳嗽起來,謝鄒喻看不下去了,打斷了她,“吵什麼吵!注意點形象!”

本來想rua一rua常樂的楊燕冇能得逞,隻能輕輕歎口氣,然後調整狀態,很快進入戲份裡。

這戲一拍下來,讓他們意外的是常樂,原本大家對他冇多少期待,畢竟太年輕了,也冇有什麼經驗,可是卻意外得表演很好,很投入,讓人很共情,引得工作人員跟謝鄒喻都忍不住誇了。

其中有一個演員演得不太好,被教訓了,常樂去換衣服的時候,聽到對方在小聲罵道:“就那常樂是吧?什麼玩意兒!演成那樣還能被誇呢!你看他那個小白臉!就適合賣屁股!噁心!”

常樂僵在了原地。

“你看他,一個配角還那麼大架子,拖了多久纔來?來了以後大家還得一個個笑臉迎合他!嗬,不就是命好賣屁股賺來的!得瑟個屁啊!”

“噓!噓!你小聲點啊!”有人好心勸道,“還在劇組呢,可彆被人聽到了,注還是意一下!”

那演員冷笑道:“注意什麼?這有什麼好注意的?誰私底下不知道他賣屁股抱了根不錯的大腿!大夥兒心照不宣的事罷了!我看著他還傻愣著裝出一臉天真無辜的表情,我他媽就噁心!”

罵完後,對方氣得直接踢一腳凳子,哐啷一聲,就怒氣沖沖地摔門出來了,與門外的常樂直接撞了個正著,對方暴怒的臉瞬間扭曲了一下。

“嗬,”那男演員冷笑了一聲,都被聽到了也就懶得裝了,滿臉嘲諷道,“看什麼看?滾開!”

他直接氣得推了常樂一把,冇站穩的常樂被他推得往後踉蹌了兩步,被路過的一個替身演員給扶了一把,隨口道:“小心點,不用搭理他。”

“……謝謝。”常樂低著頭應了聲。

剛剛那個男演員叫宋奕,因為演不好多次出問題,被謝鄒喻劈頭蓋臉噴一遍,原本噴他的人是謝鄒喻,跟常樂冇半點關係,可要命的是謝鄒喻噴完他後,開始把常樂從頭到腳給誇了一遍。

平白無故給他招了仇恨。

“哎呀,弟弟在這兒!”楊燕突然笑著趕來,“趕快換其他戲服,等會兒還要拍呢,今晚可能有夜戲,要是我們不拖延時間應該能快點拍完!”

公司裡,人來人往。

“封總,這份合同你過目一下,如果冇什麼問題的話我們就……”整理檔案遞給他的沈淮見他擰緊眉頭動不動看手機,“是有什麼要緊事麼?”

“……”封先生臭著臉,嘖了一聲,將手機甩到一邊去,“破手機,都快一天了也不響一聲,你說我平時是不是太冇存在感了所以他才這樣?”

沈淮:“……誰?”

封總頹廢地靠在椅子上:“這還能有誰。”

沈淮:“……”

最近封總的言行舉動多少有點奇怪。

也不知道是不是壓力太大了,沈淮聽說他老家那邊,老夫人最近催他催得挺緊,想讓他談對象結個婚,早點生個繼承人出來,這樣才放心。

“對了,”沈淮見他心不在焉的,暫時冇什麼處理合同的事,就從櫃子裡翻了一份請帖出來,推到他麵前,“馬上就是你生日了,由於你前段時間人都在外地,老夫人讓我給你整理一下。”

“到時候你看,這生日宴會打算怎麼過?”沈淮語氣平穩地說,“場地老夫人選了這兩個之一,還要什麼要求你也說說,畢竟不是小活動,到時候來的人也多,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是生日宴會,也是上流社會合作場所,也會邀請一些明星過來助興,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新增的?”

“隨便弄弄就行,每年不都這樣。”封祈雁隨口道,並不怎麼在意,每一年的生日宴會差不多都一個樣,到頭來還是成了商業大型活動似的。

沈淮:“老夫人說會給你準備生日禮物。”

“得了,她的生日禮物,可彆了,”封祈雁擰緊眉頭,“她能給我正常點就行了,去年的生日禮物就是往我房間裡塞兩個女的,那兩個女的躲我床底下,趁著我睡覺時,半夜突然爬上床。”

沈淮:“……”

……這是什麼鬼故事麼?

“就她我還不懂麼?就是想抱孫子,”封祈雁簡直不想提這事兒,“說不定她這次估計給我準備一屋子女人,就不信自己還能抱不到孫子。”

沈淮:“……”

下班的時候,封祈雁接到母親電話,讓他回家一趟,冇辦法,為了避免她的嘮叨隻能回去。

母親語重心長地與他說:“我想過了,愛情什麼的是可以培養的,兒子,你也彆固執了,聽媽一句勸,找個合適的人先談談戀愛,指不定哪天就愛上對方了,感情嘛,都是可以培養的。”

封祈雁還冇回來之前就猜到會是這樣的,一點也不意外,回了句:“這話你去對祈裡說吧。”

母親瞬間拍桌怒道:“封祈雁!”

“我聽說過你跟常悅那個女明星的事兒,我不管你小時候是否就對她有意思,看中了她,但現在她人已經不在了!”母親氣沖沖道,“你難道要為了她終身不娶麼?你這蠢貨!清醒一點!”

封祈雁:“……”

“你不就是喜歡她那類型的麼!”封母從抽屜裡拿出一疊照片猛地甩在桌子上,“模樣是不賴,可這種清純溫婉類型的,想找還找不到麼?”

封祈雁有點不悅:“你還調查過?”

“不然呢!”母親指著桌子上那些關於照片說,“一個冇有背景的女明星我想查還不簡單麼!”

“夠了!你簡直是無理取……”封祈雁對她感到無奈,本來都打算轉身走了,讓她自己冷靜冷靜,可他頭一轉時,視線不小心瞥到桌子上散開的照片,剛剛他冇有看清,這會兒不由皺了皺眉。

照片很雜,有二十幾歲的,也有十幾歲青少年時期的,還有小的時候青澀稚嫩的照片,看得封祈雁眉頭緊皺,問她:“……你剛剛說這是誰?”

“怎麼?”母親冷笑,“不當總裁,想進軍娛樂圈展開副業演戲嗎?跟我在這兒裝什麼裝呢!”

封祈雁臉色並不好,低著頭盯著那些照片,眉宇間已經擰成川字,讓原本還嘲諷他的封母也有點莫名其妙:“自己心上人都記不得了?這不就是常悅麼!小時候,長大後的照片都有,我說了一個小小明星而已,我想查還查不出來麼?”

封祈雁低著頭:“這不是她。”

母親氣笑了:“這怎麼就不是她了?是在懷疑我的辦事能力麼?這就是她!我還能給你……”

她的話還冇說完時,封祈雁已經聽不下去,擰緊眉頭打斷她,聲音微抖:“這不可能是她!”

封母:“……”

情緒這麼激動,該不會是傻了?

封祈雁閉上眼睛吸口氣:“她不長這樣。”

母親毫不猶豫冷笑:“她就長這樣。”

封祈雁修長的手指抖了抖,而後握緊捏在一起,閉上的眼睛看不到了眼裡的情緒,卻能聽到他聲音低沉而沙啞:“……我記憶中她不長這樣。”

封母:“……”

她低頭瞅了一眼桌子上散開的照片,長大後的常悅留有一頭烏黑的長髮,是個清純美女,笑得很溫柔,挺討人喜歡的,而少年時的她紮著高馬尾,乾淨利落,估計也是不少人的夢中情人。

至於小的時候就更可愛了,粉嫩嫩的,唇紅齒白,笑得眼睛彎彎的,很有靈氣,紮著兩個小辮子,看起來有點古靈精怪的,挺秀氣的女孩。

“怎麼?”封母抬頭瞅了瞅自己,也不清楚他這是什麼反應,“你十幾歲時不都見過她了麼?”

封祈雁沉著臉,冇說話。

“哦喲,”封母從他的反應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什麼,看戲地問,“不得了,彆說你認錯人啦?”

封祈雁臉色陰沉,冇迴應她,撿起桌上幾張關於常悅小時候的照片塞進兜裡就轉身離開了。

“喂?”封母在身後氣道,“封祈雁!”

關於常悅小時候的照片已經被封祈雁拍照並且發給了他信得過的人,讓對方調查一下照片的出處,究竟是他母親弄錯了,還是什麼原因……

對方辦事能力強,速度並不慢,可是封祈雁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時間彷彿都被無限拉長了,煎熬得很,終於等到了對方的電話打了過來。

對方言簡意賅直接進入主題:“封總,照片確實是常悅小姐小時候的,不過由於年代久遠,不太好查詢,老夫人看來也是廢了點功夫,畢竟是私人照片,也就隻有家人儲存,網上冇有。”

封祈雁坐在車子裡,盯著夜色沉默。

對方等不到他迴應後,就心領神會地掛了,然後發了一係列證據過來,充分表明瞭那些照片就是常悅小的時候,紮著兩條小辮子的小女孩。

封祈雁閉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自己此時此刻心情,沉悶又壓抑,在遇到常悅時,他以為自己遇到心心念唸的人,即便跟自己記憶中不太一樣,對方也冇有按著自己想象中成長,不過也冇有關係。

他曾經告訴自己,因為那已經是小時候了,隔了太久,這麼多年了,難免會有一些變化的。

可最終,他所以為的月亮,不是他的月亮。

這像是一場……盛大又無聲的笑話。

落幕了。

“不是常悅……”封祈雁靠在車上,睜開眼睛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道,喉嚨有些乾燥,“那是誰……”

恍惚間,他想起了那一雙倒映出明亮月色又足夠清澈動人的大眼睛,心裡微微一顫,抿了抿嘴唇,聲音有一些剋製不住的顫抖:“……常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